外傳--蒼天已死(三)

崑崙知天帝內心慈悲,絕不會無緣無故去摧毀任何事物或生靈,便隨著他手指望去。天帝說:「山,若未破,可禦風雨雷電,屹立不倒;破之,則散落大地。為何?引力也。」

天帝續說:「所謂引力,即萬物間之引力。破山成土,則被大地之引力吸至地面。歷年後,則再成高山。又如雲聚而雨下。」

崑崙聰慧,聽頭知尾,點頭說:「汝以山比物。吾死後,將被天道之引力吸至其中,多少年後,才再降世。」

天帝微笑:「不敢肯定,但吾猜已不遠矣。玄黃雖死,但其靈魂只散在其他世界,故吾等要尋法,吸引玄黃靈魂歸來。或,吾等之存在,已足引玄黃回來。」



崑崙道:「好。一切聽從天帝之話。」

天帝握緊拳頭,傳出一陣空間漣漪,慨嘆:「吾欲與天道對抗,惜今吾力未足矣。但願靈氣仍維持如此濃厚,尚未完全散至四象。」

九歌與藏此時走來,臉露喜色,更召來其餘天族。前者道:「吾等先前創造字符,本只用作記事。今,藏與吾發覺字符可譯世界奧秘,造出四象。」

藏露出一個自信滿滿的笑容,運起深藍業力,砌出極為細小的字符,當某些字符合拼後,竟生出一股火炎,令眾天大感神奇。九歌臉孔尚帶稚氣,如孩童遊玩般,將特定字符拼合,生出一道水炮,射向並淋熄藏那火炎。

九歌笑說:「水剋火,實乃天道之本。」



藏見九歌得意忘形也不禁大笑,出言稱讚,才向大家說:「吾等可熟悉字符,加強戰力,為各未知作好準備。」

天帝豪邁大笑,道:「好!讓吾等成就須彌最強!這須彌大陸,也是天族的領地!」

此時天帝不知道即使經歷數以萬年之後,縱然只剩自己、修羅和九歌,天族仍是須彌大陸上最強的種族,被喻為須彌第一,仍是須彌大陸上無族膽敢隨意觸碰的種族。天族,彷彿是無敵的代名詞;即使後來的九頭、三足金烏、路西法、創史等也無法超越。

除天帝外,所有天族亦學習並利用字符創造自己的戰法。九歌對此大感好奇,上前問:「天帝為何不來?」

天帝輕輕一笑,提起右手並運起業力,說:「吾等吸收天地靈氣,業力早含兩儀。字符雖是快捷,卻是捷徑,實非吾心所欲。或當吾融會貫通,會再向汝學習字符。」



九歌聽後點頭,雙目更帶尊敬,答:「天帝所想確是有理。若天帝改變主意,吾隨時候命。」

天帝大笑:「有汝等為吾弟,生命何求?」

此時,在須彌大陸另一邊,亦有不少生靈剛好成立種族。他們生於一處巨大盆地,周邊有一座高聳入雲的山,認為自己來自大地,乃大地之子,因此自稱地族。

與天族不同,地族本來有十八名族員,分別是閻羅、無常、大焦熱、大紅蓮、黑繩、皰裂、青蓮、具皰、紅蓮、焦熱、阿鼻、活、眾合、喚、嘔聲、枉死、合大和歎聲。他們渾身膚色暗紅,瞳色與天族截然相反,是柔和的白色,然而他們擅戰好勝,崇尚武力,嘔聲、合大和歎聲已魂歸天國。

閻羅乃地族之首,實力最強,同樣吸收世界初開的天地靈氣,同樣成為傳說且踏進兩儀之境的顛峰,足與天帝相比。他方臉大耳,容貌凶惡,眼利如隼,一雙粗濃眉毛更添其威,且法令紋極深,身軀龐大且壯健,拿著嘔聲的頭顱,喝了一口當中漿液,再拋給無常,說:「吾等皆為大地之子,別自相殘殺。要戰,吾等外出獵殺。」

無常乃地族第二,接過那頭顱,同樣喝下當中汁液,深知彼此非根本不需進食,只需吸收天地靈氣則可,但既然族員已死,亦不可浪費;只要是能量,就該吸乾吸盡。他扯出嘔聲雙目,連血吞下,隨意說:「須彌之大,地族絕非唯一生靈。」

大紅蓮拿著合大的腿,一口撕掉一大片肉,同樣毫不在意自己食的正是同族,笑聲奸狡,說:「離開酆都出去闖吧。讓地族之名傳遍須彌。」

枉死現時乃最弱小的地族,實在心有驚慌,但知不可被拋離太遠,否則終有一日在地族之中不佔任何地位,偷偷拿起歎聲的左臂吞噬,更大力點頭和議閻羅等的主意。



閻羅看著枉死,後者登時背出冷汗,前者掛起一個冷若冰霜的笑容,拿起嘔聲的手,連骨咬碎吞下,說:「吾未知他族,如吾等不為一體,恐怕不成氣候。由此起,再不內鬥,只吸靈氣。明白乎?」

所有地族點頭示意,而枉死更是鬆一口氣,內心大肆慶祝,知地族弱肉強食、漠視關係的習慣終於畫上句號。清理三具屍體後,餘下的十五名地族亦離開酆都,向其餘的須彌大陸進發。

不論天族或地族,也不知遠離兩族的遠處,又有生靈誕生於世。若天帝或閻羅此時已得道成王,或許能感到當中變化而察覺再有生靈降世,可惜他們始終未歷真正的激戰,未經生死之間的恐怖,根本無法從中感悟而得道。

而這些生靈與天地二族有所不同,雖然容貌略有相似,但他們背後長有不同的翼,同樣高貴絕倫,瑰麗如一塊美侖美奐的碧玉。不過這些生靈最為獨特的卻非雙翼,而是他們竟有陰陽之別,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性器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