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蒼天已死(四)

那些擁有性器官的生靈正是日後在須彌大陸足以左右大局的神族與魔族,不過現時祂們尚未成族,每神或魔也只不過是弱小的單體。

不久後又有另外四批生靈降世,就是後來的日族、月族、陰族和陽族。

日族狂傲不羈,下顎較大,力大無窮;月族優雅知性,性感迷人,美不勝收。陰族甚是神秘,寒氣逼人,如黑暗中的鬼魅;陽族生性剛烈,眼射精芒,好比天空上的太陽。

天地、神魔、日月、陰陽,是世界初開而應命而生的首八個種族。他們幾乎吸盡整個須彌的天地靈氣,令後來誕生的所有生靈也無法享有此等力量,只可成為他們的食物;只要得罪八族,實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直至後來第一條龍--九頭與第一條鳳凰--三足金烏吞噬周邊小族,令自身氣運漸漸增加,聚集其餘龍、鳳凰,搶佔領地後,方可稱為龍族與鳳凰族,在八族不知不覺間追上,合稱須彌十族。

不過當神族和魔族仍未成族,天族不斷吸收天地靈氣,竟當真令玄黃輪迴重生。天帝感到玄黃即使輪迴轉世,容貌稍有不同,但靈魂甚是熟悉,內心大喜,笑得開懷,抱起仍是嬌小的玄黃,其餘天族亦不禁大笑,走來看著久違的兄弟。

天帝等天雖未得道成王,但也大約感知得到玄黃誕生之時,附近的天地靈氣似一抽而空。藏輕輕道:「原來吾等當真應命而生。」

天帝點頭,瞇起雙目,看著天上太陽,道:「天地靈氣化為肉身,靈魂被封在其中。」

九歌看著天空,回想先前曾提及的天道,說:「所謂應命,亦是應天道。吾等同是天族,而一同所聚之氣運,吸引同是天族的玄黃回歸此世界。」



藏接著分析,說:「肉身本是四象共存,乃天地靈氣最高之體現。只要吾等一直集合,再配合天地靈氣,則可召回逝去之靈魂;族之氣運則斷定時間長短。不過若隨世界生靈漸多,而天地靈氣漸少,恐怕此法總有一日再不可行。」

九歌又說:「天地靈氣已漸趨四象,若再遲數十載,不知會否再消散下去。吾等能如此輪迴重生之機實少之又少,未來定必要小心。」

天帝搖頭微笑,道:「任天地靈氣消失殆盡,吾等或可將業力反推兩儀,化為陰陽以重塑天地靈氣,為各兄弟造出身軀。」

修羅份外高大威猛,自知智慧不及其餘天族,因而甚少說話,但此刻見玄黃依然弱小,道:「此處再無天地靈氣,不如去其他地方,先讓玄黃盡快成長?」

天帝大笑,點頭說:「修羅所言甚是,相比其他,玄黃實是吾之首要。自離忉利天,吾等只向西行。倒不如向東行?」天族一向隨心而行,實無特定方向,倒是毫無所謂。



地族以閻羅為首,從東邊十輪金山之下的酆都出發至今,依然尚未遇上任何生靈。因族員數目較天族多近一倍,加上野心勃勃,為吸收更多的天地靈氣,他們的行走速度比天族更快。

與天族相似,地族的嘔聲、合大和歎聲在閻羅等附近「復活」。閻羅感到附近的天地靈氣被抽空後,不禁帶驚,幾乎出手殺害,但感到合大等之靈魂印記方停手,以那沉實且嚴肅之聲線道:「吾之同伴回來了。」

無常大感神奇,冷笑一聲,說:「原來死後有法重生。既然如此,吾等就不需留手。」話畢,他目光稍微移向站在一邊的枉死,後者似感到一股恐怖寒意,渾身濕透,更登時生起雞皮疙瘩。

閻羅乾咳一聲,瞪著無常,道:「弱肉強食,實乃天道,然而既為同族,不可互相爭鬥,否則削弱地族氣運,亦會影響自身。」

無常實力僅僅在閻羅之下,即使單打獨鬥,前者亦有信心要閻羅付出不少代價方可收拾自身,依舊保持那笑容,卻點頭說:「作為同族,亦要保護其族員,以保種族氣運,因氣運與自身能力相連。」

阿鼻身體雖未有無常、大紅蓮等巨大,但亦健壯如鐵,而且身手不凡,才智非常,因此亦得閻羅與無常等的重視,雙目如失焦,手指敲響額頭,亦說出與藏、九歌相似的結論,更說:「吾等應天道而生,理應同樣有其他生靈之存在。」

閻羅點頭,走到阿鼻面前,說:「那吾等為何能應天道而生?」

阿鼻目光聚焦於閻羅,才搖首道:「恕吾不才,暫無頭緒。」閻羅聽後,也未有特別反應,只走去另一處,看著此等景色。阿鼻續說:「閻羅,嘔聲、合大和歎聲重生之時,除天地靈氣外,世界又有否任何特別?」



閻羅知剛才事出突然,但因驚慌而提高自身警覺,聽到阿鼻問題後也要好好細思,隔一會才道:「雖吾可感知天外有天,卻未能細緻感知整個須彌。須彌之大,恐是吾等窮一生亦未可盡覽。」

正當阿鼻想答話之際,閻羅轉過身子,看著阿鼻又說:「吾卻知另一事。不管嘔聲、合大或歎聲,靈魂非是完整。靈魂印記雖似,卻與當初略有不同,只似十之八九。」

阿鼻雙目再次失焦,目光散漫,手指「篤篤」的敲響額頭,說:「如此一來,所謂『死』,實乃天道將靈魂分拆而投至其他世界。三地雖重返須彌,卻非當初之完整。問題在於分裂之份會否化身另一生靈?不論答案,吾等亦可更了解此世界。」

閻羅驚嘆一聲,帶著蓋世霸氣,倘若世界的王者降臨大地,俯視萬物,笑道:「阿鼻實在聰慧!若吾等可解天道之謎,則可穿越生死,成就永生大業!走!去吸收更多靈氣!諸位,變強,與吾走至頂點!」

或因命運交織,天族與地族的行走路線終於相交,後世亦稱該處為天地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