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蒼天已死(五)

玄黃在不久後已恢復當初身型,容貌與性格略有不同,但亦無阻其餘天族對他的關懷。他的實力與其他天族尚有一段距離,即使一直吸取天地靈氣,也只達至初階三門者。

九歌站在天地台前的高山,看著仍然無花草樹木的孤寂世界,如本能般歌唱起來,變幻豐富的聲音時而激昂,時而孤寂,時而高亢,時而淒美;高如於天際之間咆哮,低若在深淵之中低鳴。音與音之間渾然天成,毫無瑕疵,令任何言語、動作亦黯然失色,通通變得空泛無力。

他的歌聲源於發自內心最深深處的訴求,鬼斧神工般完美,足以懾人心神,將其他聽得如痴如醉的天族拉進另一處平靜的音樂淨境。縱然他們已渡心魔,頃刻內心翻騰不斷,迷惘、迷失、孤單等種種情愫無法壓抑,如泉湧出,各自回想當初走出忉利天的初衷,憶起對未來的夢想。

九歌的仙音依依不捨地停留於山邊,縈繞於眾天腦海之中。他們不知何時起、何時完,只知自己聽得目泛淚光。蓋亞輪廓柔和,一雙水靈雪亮的眼睛更顯動人,嘆一口氣,以手拭去淚水,細說:「弟之歌聲實在觸動心靈,不愧九歌一名。」



九歌目光複雜,回身看著自己的親人,道:「吾乃天族最幼,卻受眾天愛戴,未有任何爭奪搶掠。此情,永世不忘。」又苦笑一聲,續說:「天地靈氣由兩儀退至四象,吾等漸老,印證世界終會崩壞。一切,終會成空。」

太一胸襟廣闊,豪邁大方,雖全身肌肉,卻散發一股文人書生的氣質,笑說:「正因如此,天帝才望吾等能超越生死,即使世界崩壞,吾等亦可聚於一起,再聽九歌仙音。」

修羅臉目刻板,走到九歌身邊,拍拍對方的肩膊,說:「世界變幻,或有一日,一切逆轉。不論如何,吾亦會以雙手盡力守護眾天。走吧。前方似乎靈氣充足。」即使未來,修羅依然保持其承諾,站在九歌身旁,對抗伏羲、宙斯等人。

九歌深呼吸一口,臉孔掛上一個迷人的笑容,說:「還請眾天賜教。藏,與吾比快!」話畢,他轉身就走,率先向前跑去。藏聽此,也樂得與九歌趁現時遊山玩水,即以字符生風,御風而行,速度快得驚人,不消一會已經追上九歌,後者臉露訝色,笑問:「竟有此一著?」

天帝見彼此關係甚好,內心大為感動,卻不說一話,低頭微笑,擁著身旁的崑崙和蓋亞上前走去。直至走到其中一座高山,蓋亞見藏和九歌正躺在地上開懷大笑,便問:「誰勝誰負?」



九歌裝個鬼臉,說:「汝猜!」蓋亞看著藏偷偷露出一個勝利笑容,也知後者以風加快而略勝一籌,不過兩者當然未用全力,只屬玩樂性質,絕不能作實。蓋亞溫柔輕笑,裝作不知,便坐在他倆之間,繼續聽兩名才智絕倫的天才談天論地。

天帝看著這片高低起伏的大坡地,遠處亦有不少湖泊,山、海、天被濃濃且白茫茫的天地靈氣融為一體,感受眼前的實是一片福地,喜道:「此處之天地靈氣仍留於兩儀,實對吾等有利。變強吧,讓吾等超越生死,方可創造吾等之世界。」

頃刻,天帝感到一股強者與強者之間的強烈感應,目光登時變得炯炯有神,鋒利如隼,眺望眼前,聲線轉沉,認真道:「小心,對方有一實力或與吾相若。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聽到天帝道出此話,眾天也緊張起來。崑崙的實力比其他族員較接近天帝,亦微微察覺到眼前遠方正有另一批生靈向自己走來,將會在不久後碰面,不得不緊張起來,說:「對方乃吾等首次遇見之族,相反卻非必然。」

藏較為冷靜,將業力凝聚雙目看去,且嘗試擴散感知力以感應對方,知對方數目比天族更多,更生起一個念頭,說:「對方數量較多,吾等必須小心。話雖如此,但他們與吾等未有隱藏氣息;只要感知,也可得悉對方存在。或,彼此也是首次遇見他族。」



天帝暗聚業力,渾身充滿能量,每絲肌肉亦蘊藏著無窮無盡的爆發力,達至自身顛峰,沉聲說:「既然對方加快腳步前來,吾等亦上前迎接。」

雖說雙方相距千里,但天族和地族並非普通人物,乃強中之強,不消一會已走完,但當相隔不足五里時便互相減慢腳步,直至相距僅有百米。兩族一字排開,留意對方的身型、業力、瞳孔等以估計其戰力。修羅不禁皺眉,輕聲向天帝說:「站於首位者霸氣凝而不散,力量深藏不露,定要小心。」

天帝以餘光望向修羅微笑點頭,才悠然自得踏前數步,張開雙手以示其和平不戰的好意,卻沒有露出任何破綻,動作瀟灑風流,大顯其不凡氣度,豪氣說:「吾乃天族之首,天帝。未請教。」

閻羅本性嗜血,先前為不讓地族氣運下降方抑制殺戮之心,此時看見天族,叫他內心怎可不激動?他渾身上下興奮得顫抖陣陣,雪白無瑕的瞳孔隱藏著深如汪洋的殺機,笑容陰森冰冷,道:「吾,乃地族之首,閻羅。從主都酆都出走多時,終尋到須彌大陸上另一批生靈!」

天族感到對方漸將濃郁絕倫的殺意釋放,最後更是咄咄逼人,如抽走周邊空氣,幾乎難以呼吸。天帝知大戰在即,更知是天族的生死存亡之際,將深藍業力運行全身,同樣釋放稍微強上一分的霸氣,硬生生逼退閻羅的霸氣,淡然道:「吾等遠離忉利天,只為尋得生靈與求道。」

閻羅盯著天帝,彷彿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對手,其嚴肅臉容添上一分暴虐,仰天大笑,笑聲響徹雲霄,叫天族目光不敢移開一分。笑聲過後,閻羅不怒而威,催動其深紅業力,釋出那滔天霸氣,說:「吾等又何嘗不是?吾所求乃生死之道!時機終至。吾弟,盡情殺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