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蒼天已死(六)

閻羅一聲令下,地族盡露其本性,凶惡狂暴,向天族衝去。即使天族逃跑,也總會被對方追上,何況現時地族正面攻來,比起未來被其偷襲勝算更大,於是天帝思前想後,湧起無比戰意,應聲大喝:「殺!」

話畢,天帝與閻羅已衝至對方面前;前者冷酷無情,目光炯炯,而後者威風凜凜,目光殘暴。兩者皆揮出一拳,拳勁極為集中,同進兩儀之境的業力運用達至入微如絲,卻如有默契般均於一點爆發。

「隆」的一聲,兩者登時退後數千米,就連其餘天族和地族也不敢貿然衝前。隨之而來的卻是無比爆風,即使後來的大型原子彈威力也未及如此強大,大地更是被硬生生炸出一個大型凹洞,天地合倏地變得沙塵滾滾,灼熱難耐。

雖然天帝已渡心魔,不過這也是他首次面對如此龐大的殺意;過往即使他與其他天族切磋交流,也盡量點到即止,故此現時與閻羅激戰,心靈也難以平靜下來。他暗覺此拳竟吃了一虧,呼吸比先前更為急促,心情更是凝重,眼神之中竟有一分訝異。



與天帝不同,閻羅天性嗜血暴虐,並無所謂兄弟親人的概念,早就親手殺死並食用其他地族;要不是阿鼻察覺氣運一說,他們也不會自成一族停止互相殘殺,以聚氣運。閻羅凝視天帝,其肅穆臉容更顯威風,深紅業力如火般熊熊湧起。

兩者本來就實力相約,但戰鬥乃一場生死賭博,並非只憑平日的實力,更講求發揮;只要一子之錯,足以分出勝負。天帝此刻腦海混亂,根本不能發揮出平日的實力。此消彼長之下,閻羅實佔上風。

閻羅絕無憐憫之心,一心只為殺死根本不讓天帝有任何喘息的機會,快如閃電追去,霸氣極為橫蠻,氣派蓋世,世間似為之而動容,左手凝聚業力化成一顆能量彈,右手將業力化成一把長若一米五的深紅血刀,吆喝:「陽玉!」

天帝的動作比起平常慢了一分,更被對方那唯我獨尊的氣派嚇得一怔,目中閻羅如變得山嶽般巨大,才回過神來,深紅熾熱的陽玉已臨面前,唯有湧起深藍業力於右指,與之硬拼。他業力渾然天成,即使是臨時變陣而出,威力也不容忽視,只是他意想不到的是雖然閻羅看似粗獷野性,卻是粗中有細。

陽玉之外原來只是軟弱無力的業力層,內裡卻是一股龐大的業力。當天帝右指戳破陽玉,指勁才老,陽玉內按捺已久的業力便傾瀉而出,彷彿要將面前一切吞噬。天帝大驚,立即凝聚業力於左臂,希望可以擋下這真正的陽玉。



一是聚力而出,一是臨時變招,後者又怎可擋過前者?火風為陽,陽玉爆發之時將附近的風也拉扯過來,令天帝壓力大增,即使背後也大感危機,前方則是可吞噬世界的火炎,渾身盡起雞皮疙瘩。

天帝情急智生,腳尖一蹬,身軀稍微離地,任由陽玉打在左臂。陽玉力量驚人,將天帝推後過百米,剛好令閻羅無法繼續追擊,後者目光露出賞色,戰意更盛。

雖說暫且解決危機,天帝也付上一定代價,左臂有一大傷口深可見骨,暗嘆對方將兩儀之境融合自身攻擊,更變化多端,環環相扣;若非自己及時發現閻羅的血刀正從下方暗中襲來,即使能擋下陽玉,也會受到重傷,甚至分出勝負。

天帝望向周遭,見其餘天族也與地族拼命戰鬥,自知繼續下去定會成為閻羅刀下亡魂,呼一口長氣,合起雙眼,心靈如忉利天上的湖般平靜無波,映照天上日月。尚未睜開眼,他右掌運勁伸向左方,準確無誤地抓緊對方血刀,更以指射出業力,直指閻羅臉孔,才睜開雙目,目光凌厲無比,連帶那股獨一無二的霸氣湧去。

閻羅幾乎被其霸氣一怔,大聲喝好,擊出左拳,疾如流星,將對方指勁逐一打散;他同時扭動右腕,血刀如塗上滑油,令天帝無法抓緊。天帝見對方左拳剛烈,右臂柔弱,不禁讚賞:「剛柔並濟。」話畢,他趁對方攻勢稍緩,便搶下主動,知左拳專攻下路,化成細雨點點飄去;右手成掌,直取對方雙目。



閻羅法眼無邊,知對方看似柔弱的左拳才是殺著,右掌只為引開自身注意,冷笑一聲,道:「萬變不離其宗。汝之戰法已無用矣。」不退反進,右手反握血刀再順勢斬去,俯身避開對方右掌,讓最為鋒利的刀鋒壓向天帝左身。

天帝對於對方幾乎本能的反應沒有驚訝,神情淡然道:「誘敵深入,待其泥足深陷,亦太遲矣。吾之業力,比汝更強!」話仍未已,天帝左拳打在空氣之中,借力側身避過閻羅,而右掌此時正在對方身後,傾力打去。

閻羅大驚,方知對方原是智勇雙全,先前為呈現虛實,讓自己以為有機可乘,唯有以左肘擋下此掌。天帝此掌實質聚力已久,豈是閻羅一肘可破?閻羅如半步走進陰間,心跳加速,情急之下將可動的業力聚於左肘,被打飛至老遠,撞進其中一個山坡,塵煙濛濛。

天帝見此,感到有所不妥,稍微皺眉,但鑑於塵煙太濃,看不見當中情況,又怕下錯任何一子,於是未有輕舉妄動,養精蓄銳迎接對方。

在那股塵煙之中,閻羅聲音依然沉實豪氣,聽來並無受到太大傷害,說:「天帝呀,此乃吾之世界。吾之業力原來可吸收能量,縱然汝之業力亦可!」他以左手撥開塵煙,緩緩走出。

天帝內心驚訝,但絲毫不露於色,見對方左肘似乎只受皮外傷,筯骨未損,比想像之中相差甚遠,心忖:「或因同應天道而生,彼此業力極為相似,為何只有其業力可吸收能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