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蒼天已死(八)

正當天帝和閻羅對拼,其餘天族和地族亦激戰不斷。地族憑著較多數量,率先圍剿天族,不讓對方逃離太遠。阿鼻又是指敲額頭,如下棋般,先後盯著梵天、九歌與玄黃,道:「分拆,逐一擊破。」

無常非常信賴阿鼻,看著閻羅拿著血刀,威風凜凜,輕笑一聲,道:「別讓閻羅獨佔風騷,吾等也去。嘔聲、合大、歎聲,別讓吾發現汝等躲在最後。」話後,他一馬當先衝向玄黃。大焦熱、大紅蓮、黑繩亦跟隨其後。

嘔聲等苦笑一聲,知若貪生怕死,不放手一搏,只會失去地族尊敬,最壞情況或被拋棄,或被殺死,於是跟隨枉死腳步衝去,在生死之間找到自己的道。

藏見地族本由包圍之勢轉為以無常為首的錐陣,便知對方想衝散己方,但礙於數量相差太遠,唯有以小搏大,輕聲道:「崑崙、蓋亞與吾為奇,其餘為正。九歌作正之軍師,待吾出奇制勝。群戰不似獨鬥,能以陣取勝。」



九歌大驚,尚未來得及答話,已見蓋亞、藏與崑崙催動業力,義無反顧擋在前方,為其他天族冒此重險,內心甚是感動,自知已處弱勢,更全神貫注於眼前,不容自己有任何遺漏,目光茫然,既虛又實,將整個戰場納入眼中。

無常看著崑崙,感到對方實力後戰意更盛,一個虛步後從藏身旁突進,身後的大紅蓮和大焦熱以業火護身撞散天族,將崑崙、蓋亞與藏從天族群切開,而三天故意看似受驚而避向另一邊以自成奇兵,等待時機突破。

阿鼻於錐陣之中,看著藏、崑崙與蓋亞,內心又再計算,然後垂下雙手,眼如毒蛇,說:「無常,吾與嘔聲、歎聲來助。」忽地,地族的錐陣分拆成兩邊,一邊六地聯攻以藏為首的三天,另一邊十一地圍剿以九歌為首的五天。

無常將深紅業力佈於身外,如一團活生生的火焰湧來,散發只次於天帝和閻羅的霸氣,完全不負地族第二之名,笑容卻冰冷邪氣,令人無一從心底感到寒意。

崑崙雖初被無常的滔天殺意撼動,但知若有一絲分心,不只自己,就連身旁同伴亦會重投輪迴,以玄黃為例,天族從此成為獵物,因此心神專注,而他亦因此反倒沒有天帝的心理掙扎,兩目與九歌同樣化成茫然一片。



藏知對方除嘔聲和歎聲外,皆是傳說級別的一等一好手,自知無力以一敵二,唯有以陣取勝,細說:「先以字符攻守,崑崙隨時突擊,先殺弱,蓋亞與吾將助之,務求一擊必殺。」催動業力,道:「以天之名,召出字符!」

蓋亞與崑崙同樣喊出此話,三天身外登時生出密密麻麻的字符,包羅萬有,四象同在。無常等首次看見字符,卻無停下腳步,只分成前後兩排。無常冷笑,道:「貢獻多少,獲得多少!」

崑崙三天同施字符,化成洪水湧去,去勢急促。大紅蓮大笑,胸前的炎紅蓮花紋閃閃發光,喝:「水火本不容,紅蓮兩兼得!」話畢,他凝聚業力於雙手而拈成蓮花指,輕輕一彈,若朵朵紅蓮於虛空中綻放,竟將洪水強行掰開兩邊。

阿鼻壓下身體,雙手觸地,運起業力,生起土牆不讓洪水有機會從後襲來,道:「別輕敵。」話猶未已,被分開的洪水生出眾多尖刺刺穿土牆。嘔聲與歎聲背生一身冷汗,心想若非阿鼻生起土牆,恐怕已被此擊擊殺。

藏沉聲說:「吾等絕不可散,如先前所言列陣。」以字符生起一層高約八米的帶刺土牆,再在外生起另一層巨大土牢,規模大得將雙方一同包裹其中,更封成一個幽暗無光的密閉空間;他同時燃起烈炎,化成一條威猛火龍,盤旋頭上,施以狂風使之燒得更盛。



忽地,土牢之中全是濃煙;要不是他們有超人般的體質,早被濃煙嗆至昏倒。崑崙站在兩天身前,穩如泰山,堅毅不屈,將字符包圍三天,準備一舉進攻。蓋亞與藏平排,凝聚巨大業力於雙手,散發重重藍光,威震八方,依然帶著那份溫柔,細說:「望九歌可領他天渡此劫。」

地族實力恐怖,大紅蓮與大焦熱湧起業力而化成業火,直接燒熔帶刺土牆的尖刺,更令土牢中溫度大大急升,頂部濃煙如波似浪,而居中的無常快踏一步,如刀切豆腐般搶先切穿且擊破厚近十米的土牆,殺氣騰騰的瞪著濃煙之中的三名天族。

土牆甫破,藏喝:「出!」話畢,崑崙控制字符,變幻莫測地直衝向地族。及後,藏將火龍繞過字符從旁衝向地族;同時,蓋亞雙手一轉,生成極厚水壁,包裹三天。

無常頓覺不妥,但為時已晚,話尚未說出,已見土牢之中倏地化成煉獄,無處不燃燒,就連土牢也被燒熔,黑煙滾滾湧出,而這正是藏一直設計的閃燃現象。

即使無常也感業力被焚燒不少,更別提重生之後只回復初階三門者的嘔聲和歎聲;兩者直接被燒成灰燼,化為烏有,就連阿鼻也失去影蹤,恐怕凶多吉少。藏等雖有水壁為守,但因地族的業火令閃燃更猛烈,水壁直接被蒸發,三天各有輕微受傷。

大焦熱和大紅蓮因身帶業火,此刻更是引火自焚,渾身各有燒傷,吐出一大口鮮血。無常怒極,瞪著崑崙,大喝:「汝等非死不可!各自為戰!」大焦熱與大紅蓮聽後也抹去咀邊赤紅,從其餘角度走去,與無常一同衝前破陣。

藏嘗試平息體內翻騰不停的氣血,看著衝來的地族,輕聲道:「此刻吾亦只好各自為戰。崑崙,乘機偷襲,救九歌等。」崑崙臉露驚訝,又未敢將目光從地族身上移開,而藏自信說:「一對一,吾等總可逃跑。崑崙,汝乃除天帝外最強,引開無常等,突入九歌之戰陣,盡快擊殺另一批地族,再回來此處。其撼敵之心,九歌定可利用;正是吾之奇計。」

蓋亞見無常等將至,依舊溫柔地說:「藏,除九歌外,誰可勝汝之策?能成汝等兄弟,實吾之大幸。」話畢,他向右一跳,率先脫離戰陣,動作輕柔巧妙,恰到好處,雙手湧起業力,迴旋數周,業力更為凝結才向大焦熱擊出,先聲奪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