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絕人之路(三)

在另一邊,當女媧還未隕落,三清正與盧娜激戰。後者以明月之力創造另一顆月亮,讓月族力量增幅不少,又以射日弓從各種角度射出箭雨,令三清即使拿出兜率八卦旗陣和誅仙劍陣也無法反擊。

三清大感辛苦,大概也猜到當初鴻鈞對於設計射日弓的構思,心想:「這此複雜的符文,恐怕我沒多數百年的研究也做不出⋯⋯故意讓能量成箭,減低質量。拉弦之後,能量自動成箭,而且加上空間特性,以空間與能量轉化的公式進一步消耗及壓抑對方的能量;箭一離弦,穿過箭座時,便會透過符文吸收周邊能量,令箭加速,更增大威力。果然打造得出神入化。」

三清是何等人物?他是這代最享負盛名的器具鑄造天才,就連素來以打造兵器著名的矮人族亦衷心尊敬他的工藝。他製生死冊、造封神榜、煉長虹,就連通天塔、永恆亦有其足跡在當中。他的功架,不容置疑。偏偏射日弓擁有連他也感複雜連環的符文、精細無缺的設計,到底鴻鈞的智慧達到了什麼地步?

盧娜知三清幾乎無法反擊,便以餘光望向攻城軍隊。龍蛇聯軍其中一大隊精兵正被陣法煉化,再加上牛頭族和馬面族帶同人族軍反搫,嚇得不少兵卒掉頭就走。有謂「將是兵中膽」,此時眾將便發揮其作用,一尾鞭殺數名逃兵,大聲喝去便穩下軍心,使全軍不計死傷再次攻向瀧本城。



月族軍與龍蛇聯軍雖是是次同盟,但實質未有合流,所以在人族軍看去,兩者各有各攻,分成左右兩邊,偏偏兩邊分開亦同時令人族聯盟的兵力分散,難以衝擊或反攻,一直處於防守。

月族被月亮激起戰力,大批明月之力形成各種形式的矛、箭、靈獸般攻去,加上巨鯨族以其巨大身型,有若航空母艦般撞去,防禦系統也漸漸失效。

盧娜輕輕一笑,看著三清,眼神盡是挑逗,更故意露出胸前不少滑溜肌膚,現其曼妙曲線,散發嫵媚風情,道:「看來,瀧本城歸我了,背後的械鎮和槍所歸我了,連矮人族也要歸我了。三清大哥,那你又願不願意歸我呢?」

三清沒對眼前這惹火尤物有一絲意思,心想:「當初為了與矮人族有更大發展,才開設槍所和械鎮,在內裝設各種高科技兵器製造設施。想不到⋯⋯」冷哼一聲,說:「人族大軍正前來,我勸你別自視過高。」

盧娜乾脆垂下射日弓,放棄本來一浪接一浪的攻勢,抿嘴皺眉,令人感到其楚楚可憐,又是另一種性感韻味。她嬌嗲說:「三清大哥,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我一向景仰三清大哥你的煉物之術,令凡物不凡。你看看,我月族也沒有什麼神器,就只有人族所製的射日弓。難道,你就不會可憐一下奴家?」



三清總算可鬆一口氣,但誅仙劍陣依然守得滴水不漏,不容有失,冷笑一聲,說:「奴家?哈,你雖不是月族之首,但坐擁月族其中一支精兵,水月牙兵,加上手擁射日弓和你自身的實力,其實足以左右阿提密斯的決定,又怎會需要他人可憐?」

盧娜依然微笑,但多出一份冷意,將衣衫整頓好,說:「如果你願意歸於我手下,我可讓瀧本城所有人不死。否則,別怪我不留情。」

三清聽後豁然大笑:「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忠,值得我戰死沙場!義,值得我奉獻生命!人禽之別⋯⋯看來你這家禽永遠也不會明白的!」

盧娜也不慍不怒,神色自若,再次提起射日弓,卻是瞄準瀧本城。一支赤紅羽箭射去,防禦系統頓時崩潰,餘威震碎城牆,造出一大個缺口。她笑說:「這,可是你逼我的。」不論月族軍和龍蛇聯軍大感高興,紛紛衝前。

就在此時,上萬顆光若太陽的核子炮從北面向南射去。接引、准提與十億人族軍終於到達戰場,戰艦上的炮台仍然冒煙,便知這一輪攻勢正是出自他們手上。



盧娜眉頭一皺,才想動手擋下,便覺三清率先出手,以兜率八卦旗陣打算封死自己去路,只好眼睜睜看著顆顆橙紅球體飛過。

這一次龍蛇聯軍和月族軍也沒有防禦系統或能量罩,即使有不少傳說級臨時聯手生起結界,也無法阻止由過萬座夸克核聚變核子炮炮台射出的核子炮。或許牠們能阻起初的數顆核子炮,但核子炮數量眾多,這些結界便如豆腐被輕易撞碎。

核子炮產生巨大爆炸,若一巨大火蛇吞吐火舌,將附近生靈逐一吞下,將後排的龍蛇聯軍和月族軍狠狠轟成碎片。即使牠們沒被火光燒傷或死,也被威若颱風的爆風扯得東歪西倒,胸感苦痛,不禁吐血。

幸得龍蛇聯軍和月族軍分成左右兩邊攻去,否則以如此密集攻擊,已經足以將近半生靈化為灰燼。亦由於站位位置有別,死的大多是龍蛇聯軍,而月族只佔少數。

三清哈哈大笑,立即喝采:「好!真不愧是人族軍!只一下子,就將你們削去四分一兵力!」見她稍有分神,未有察覺有兩旗就在其身後,收起誅仙劍陣,大喝:「乾坤蒼茫,天道聖火,兜率八卦旗陣,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