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命不該絕(三)

那時,伏羲親眼看著女媧隕落,內心激動得已失去所有理智,一心要殺死眼前的冰夷。冰夷握著由女媧肉身所煉成的五彩石,亦即是其他種族所稱的賢者之石,狂妄大笑,心想:「雖然我花了不少冰龍之力方抵禦得到那焚燒自身、以真元力而生的聖火,不過擁有這種等級的賢者之石,哈哈!值!真的值呀!恐怕就算地族也不能夠造出此等賢者之石呀!哈哈!」

伏羲雖然內心殺意橫生,反倒渾身未有散發一絲殺氣,沉聲道:「還給我。」

冰夷冷笑一聲,目光盡是貪婪和鄙視,帶著不屑地問:「你在說什麼?」

伏羲將目光放在約半身大的五彩石,冷聲呼喝:「將五彩石還給我!」



冰夷大聲嘲笑,準備隨時出擊,調侃:「這,是你女人的遺物,也是你女人的肉體,不過,這已經歸我了!要我還給你?你是不是傻了?哈哈!有本事就過來拿!」話畢,牠便將冰龍之力注入五彩石,使之閃爍五彩之色,想如女媧般召出更強大的能量,射出各色光芒。

伏羲看到五彩石的彩光,不知為何登時流出兩行熱淚,臉上忽地放鬆下來,掛起一個深情的微笑。此刻,他瞳孔再次出現那臉容,鼻中再次嗅到那體香,耳邊再次聽到那聲音,但也知道這一切只是自身的幻覺,握緊雙拳,強行按捺這一股由心底而發的啜泣,說:「你錯了。媧兒雖然勇猛,但不代表她是一個愚蠢的人;否則,當初她又怎可能發掘出煉石之法?」

冰夷猛然大驚,幾乎要大力扔走手上的五彩石,可是依然遲了一步,手中的五彩石竟產生反噬,不斷吸食大量的冰龍之力,更有一道劇烈光芒筆直地射穿其臂骨,更傷及肋骨及部份內臟,不禁吐出一大口血。

伏羲似乎早有準備,在五彩石反噬的那瞬間向著冰夷疾衝,將真元力注入造化玉蝶,射出數道青光,擊其雙眼和龍頸。冰夷大吃一驚,渾身受傷,但爛船尚有三分釘,立即恢復雙眼且大擺龍尾,嘗試阻止伏羲前來。

「哥,我願將自身交於你手,至死不渝。」



「哥,難道你想我再次煉石?」

「那⋯⋯就隨哥的意思去辦吧。只要哥想,我也會做的。」

「⋯⋯哥,即使彼此戰死,下世定會再遇。」

「來生再見。」

段段回憶閃過,是前世,也是今生,終化成追憶,寄望來生,期盼下世。伏羲與女媧,人皇與媧皇,可謂公認的英雄與美人;無人會說二人非絕配,亦無人敢說二人之不是。伏羲當初願為救女媧而滅去靈龜族,可見其愛真誠,更證明女媧是伏羲的逆鱗,也是唯一的弱點。



只有伏羲才看到女媧的溫柔,只有伏羲才感到女媧的嬌嗲,只有伏羲才聽到女媧的哭聲。同樣,就只有女媧方能感受且撫平伏羲的怯懦、不安、軟弱。二人的愛,早已超越生死。

伏羲雙眼已是通紅,此刻終於將怒火毫不保留地爆發,殺意凜凜,更在不知不覺間將自身的真元力推向兩儀之境,正式擺脫四象之境,將附近的天地能量融入自身。他頓感力量倍增,彷彿全身細胞再度活化,但思緒依舊混亂,未知自己已踏進兩儀之境,心想:「媧兒,是你嗎?是你化作道道能量,走入我心嗎?好。就讓我現在就替你復仇。我要讓冰夷比死更難受!」

朱雀和白虎一出,前者利爪狂抓,後者虎威咆哮,配合青龍和玄武,將冰夷的龍尾徹底粉碎。同是四聖獸,威力卻比昔日相差千里,而且,仍未計當中最強的麒麟。

冰夷龍尾被傷,不禁受驚,內心暗罵女媧,心忖:「你這臭婆娘!竟在五彩石內加上如此封印,不容他族使用。若無這封印,恐怕五彩石會更大一點吧!」牠不再自怨自艾,運起冰龍之力,再度吐出濃濃寒氣,包圍伏羲,再以寒冰攻去。

伏羲絲毫不懼,雙眼盡是茫然,毫無情感,卻似濕婆般冷酷無情。或許他已失去某程度的理智;失去女媧,彷彿將他的底線抹走,將他的保留消去,將最後的仁慈徹底除掉。他融入天地能量,以四聖獸不斷硬生生破開寒氣,再生出二百五十六卦,卦象殺意重重,若閻王請帖,濺出大量空間漣漪,更令冰夷感到壓迫。

冰夷咬緊牙關,內心不禁焦急,想:「怎⋯⋯怎可能?我竟無法阻下伏羲衝來?這真的是人皇伏羲嗎?這⋯⋯比過往來得更是霸道、強悍、凶狠。媽的!來戰吧!」

伏羲見冰夷吐出漫漫寒氣,若白色濃霧,包圍自身,若身陷一場巨大的暴風雪,伸手不見五指。在這片白茫茫裡,他不但沒有感到不安,反倒令心境平靜下來,一滴眼淚流過俊俏臉龐,心問:「媧兒,當年你也是這樣的心情嗎?我相信著你臨終的約定,我會踏著萬族的屍體,爬上最高,建立仙界,讓千世讚頌你的偉大,再靜候你的來臨。你我雖不敵生死,情癡卻勝於萬物。」

冰夷見伏羲似戰意稍減,令四聖獸也不見蹤影,立即從旁突襲,數爪從不同角度抓來。伏羲若看得通透至極,逐一避開,也沒有即時反擊,令冰夷更感憤怒,攻勢更是凌厲狂亂。



伏羲伸手一拿,五彩石飛到手中,另一手輕輕一撥,寒氣竟消失殆盡,淡然道:「治強生於法,弱亂生於阿。」冰夷大驚,原來自己踏進由四聖獸在外築成的巨大八卦陣,足足一千零二十四卦驅走寒氣。常聞走進伏羲八卦陣,無物能逃,就連冰夷也不禁戰意盡消。

他連望也不望冰夷,看著五彩石,帶著最後一個微笑,道:「媧兒,我等你。」話畢,麒麟憑空而生,五聖獸吐出當初三清所借的六丁神火,將冰夷盡然焚燒。他完全不理冰夷痛哭慘嚎,深情地看著五彩石。直至焚燒得將五行至四象,縱有不甘、戾氣,也通通被驅散,冰夷化成點點氣運和能量,五聖獸方收起六丁神火,而青龍張口吞食一切。

伏羲收起造化玉蝶和五彩石,抹乾淚痕,目光無情,心想:「這就是重煉四聖獸⋯⋯還差三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