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命不該絕(四)

早在五爪金龍使用龍珠,製造空間通道之時,賽蓮大露驚色,知若無間、七陰等也闖過自己,王星、宙斯、日樹、牟尼、耶和華等必死無異,也催動人魚之力注入長笛,樂聲激昂豪邁,帶著一份輕狂,與過往截然不同。

無間自知現況不佳,實在不敢輕視在場任何皇,只要一不小心,就會踏入萬劫不復之地,所以一見賽蓮出手,自己也吐出大蛇之力直接破開笛聲,不讓音波觸及自身,免受其功效影響;此外,牠在地面上極速爬行,忽左忽右,令人難以觸摸其去向。

而蒂斯再遇賽蓮,想起於七輪苦海隕落的兄弟,亞諾斯,更想到宙斯正與她情痴纏綿,怒火登時上燒,燒得雙眼憤紅,甫見無間等出擊,也馬上弓彎成滿月,連射三箭。三箭奇快,僅僅比無間慢上數分,而且軌跡詭異,似彎非彎,似直非直,若有視覺上的錯覺。

賽蓮與蒂斯仍有一段距離,也處變不驚,依然吹奏長笛,笛聲稍一變奏,節奏再度加快,變得更為緊湊,音色高亢,甚至帶著一分刺耳。



笛音傳得老遠,不少龍蛇聯軍聽得彷若身於驚濤駭浪之中,如陷入一個由千刀萬劍形成的漩渦,比這戰場更加恐怖,戰意大增,偏偏過份激動,統統變得心煩意亂,呼吸加速。不少意志不穩的龍蛇聯軍聽得極為煩燥,甚至扔低武器,跪下掩耳吼叫,不欲再聽任何笛音,可是無論怎用力,也難以隔開無形的笛音。

要不是賽蓮將笛音集中奏向無間,效果定必更誇張恐怖,恐怕整隊龍蛇聯軍寧願自殺,也不願再聽如此劇烈震撼、足以被稱為魔音的笛音。

黑帝斯雖見無間、七陰、俄菲翁、黑蜧齊來,而後有蒂斯虎視眈眈,但內心依然無懼,湧出無窮霸氣,那黑色骷髏頭鍊似感到其威勢而射出凶惡目光。他心想:「只要吞下你們,巨人族應該夠氣運再出一皇!我也會再上另一顛峰!」

他雙手運勁一推一抓,即時湧出澎湃的巨人之力,若海嘯般捲向面前四皇,再忽地收縮,如收起漁網大陣,將當中漁獲一舉捕起。

俄菲翁見來者是巨人族之首黑帝斯,不禁冷笑:「不過一名小兒!豈容你如斯放肆!」



七陰聽後更感自信,目露凶光,不屑道:「你不過是個過氣的泰坦王子,竟敢擋下龍族?」話畢,牠吐出真龍之力,若一支鋒利長矛射穿黑帝斯的漁網。網陣一破,其餘三皇壓力大減,而無間也可專心對付賽蓮,吞吐蛇舌,殺機大動。

七陰、俄菲翁、黑蜧也非一般對手,實力強橫,各以左中右三路攻去;雖牠們無說一話,動作竟合拍得如出一轍,互相補完,如一道銅牆鐵壁壓來,令黑帝斯感到壓力暴增。

黑帝斯見此,也知不得久戰,立即催動巨人之力,令體型變得更為巨大,足以頂天立地;對比之下,七陰等也不再巨大。他看準時機,對著黑蜧一腳蹬去,力帶千鈞,更有不少空間漣漪湧向四周,令俄菲翁和七陰不敢貿然上前。

黑蜧也知若自己一退,合力之勢定必被破,偏偏三皇也與真鳳、王星激戰一番,能量只剩不少,不得任意越維,偏偏黑帝斯狀態全盛,如日方中,以本傷人,不惜浪費自身能量也要逼使自己與之硬拼,內心暗罵其奸狡。無奈的是,牠非是最佳狀態,唯有閃避,但也聚力於尾,轉身一記刺出,如黑色劍影。

黑帝斯充滿戰意,目光炯炯,當中更帶著一份冷冷寒意和狂妄,仰天大笑一聲,嚴聲吆喝:「誰想做第一個死?」他那一蹬忽地轉向,向下一踏,地面完全粉碎,更趁機搶點,走到三皇中間,又是雙拳攻向七陰和俄菲翁。後兩者也感無奈,只好退後一步,與黑蜧形成三角,各與黑帝斯對峙。



外人看去,黑帝斯正被俄菲翁、黑蜧和七陰包圍;可是,三皇有苦自知。黑帝斯簡單的一步,令牠們身陷絕對的被動。即使三皇主動齊攻,但只要黑帝斯衝向隨意一皇,便可令他與其餘兩皇距離稍微拉開,在一瞬間變成單打獨鬥,而三皇也無法組合如當初的攻勢。

俄菲翁素來也知黑帝斯力拔山河,但從巨人族傳出的言論中,這位前泰坦族王子光有武勇,欠缺智謀,每每出戰皆是以數量壓制,當年也是衝動地攻向夜魔族,怎也想不到對方戰法竟是如斯凶悍,一來已是獅子撲兔,全力出擊,盡快擊破三皇合勢,暗忖:「媽的!此人絕非愚鈍⋯⋯至少,他的戰鬥智慧不低!有如此膽色和魄力,怎會是尋常人物?」

黑帝斯見三皇暫無動靜,餘光卻見蒂斯趕來,也不敢拖延,散發一股威壓,故作悠然自在,鬆一鬆筯骨,看著黑蜧冷笑,說:「我本人最愛黑色,就先撕下你的皮來當我新的披風!」

黑蜧內心暗自叫苦連天,心忖:「他娘的!為什麼你們總要拿我做目標?真鳳是這樣,你又是這樣⋯⋯」

無間餘光望向己軍,也知人魚族確是一個難纏的種族,即使賽蓮不是精神力動者,也有類似的特效,實在惹人艷羨。牠心想:「須彌上所有種族也知人魚族天生就擁有催眠能力,可削弱他族戰意。想不到,原來你們還可以強行提高他族戰意,高到他們承受不住的地步。若讓你痊癒,定必後患無窮。」

賽蓮一直專注於無間,忽見對方渾身一屈一彈,在空中張開血盤大口,爆發龐大霸氣,更帶著一陣音爆,強行闖破自身笛音。她大力一口吹完悠長尾音,便奮力一揮長笛,更濺出一股人魚之力,如一把利刃刺穿音爆,直擊無間。

無間那血盤大口一合,乾脆以力破巧,震碎人魚之力,卻見賽蓮剛好避開,但仍被餘勁所傷。忽地,牠似乎感到天旋地轉,就連蛇舌吞吐速度也變得緩慢,雙眼幾乎無法睜開,瞳孔內有賽蓮的身影,卻見她臉帶勝利的微笑,方問:「怎⋯⋯怎可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