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命不該絕(五)

賽蓮擺動魚尾,走向無間,但也未敢貿然攻去,拿著長笛以防萬一,說:「你終於中計了!聲音是種震動波,當然可在地面上反彈。你所『聽』到的,可是我故意拖長的尾音。以你現在的狀態,根本沒可能抵抗我的人魚之力。睡吧!然後靜靜地隕落吧!大蛇族之首,無間。而因你的死,人魚族之威名將傳遍須彌每一個角落!從此之後,人族聯盟將橫掃須彌!」

無間似戰意全消,除蛇頭外,全身也趴在地上,自然而然地捲在一起。人魚之力本來就擁有一種催眠能力,其背後原因乃控制戰意;當戰意降至零,對方便會毫無動力,生出睡意。

若無間體力充沛,恐怕賽蓮絕不會打此主意,但她見無間能量不多,便出此對策。賽蓮深知即使無間現時想抗衡體內自然而生的強大睡意,也得無功而還。牠連吞吐那幼長蛇舌的速度也隨意減慢,變得後來不再吐出,雙目變得無神,半開半合般。

直至賽蓮再也看不見無間的瞳孔,而感到對方氣息平和,血氣平淡,更垂下蛇首,軟弱無力地躺在地上,她才放下心來,聚力於長笛,疾衝過去,給予致命一擊。她心想:「只要無間死去,大蛇族無首,氣運定必轉弱,而龍蛇聯軍也會大大變弱。相對的,無論人魚族、人族和巨人族,亦會變得強大起來!」



另一邊廂,俄菲翁見黑帝斯如此不可一世,盡現慍色,大感憤怒。自牠登皇後,更是受大蛇族萬民崇拜,而且久未與其他皇激戰,受到無間所邀與黑蜧等一同大戰真鳳,結果不敵真鳳,更賠了夫人又折兵,親眼看著舍沙隕落,已令牠大感屈辱。現時再遇黑帝斯,偏偏自己還未復原,更是不忿,被黑帝斯輕視,激得怒火攻心,大叫:「蒂斯,來!封鎖黑帝斯前衝路線!讓他葬身此地!」

蒂斯聽後,也知三皇情況實在嚴重,便直接衝來縮短射箭距離。他自有心算,知若在此戰失去三皇,強如龍蛇聯軍也承受不起這種損失。先前精靈族慘失亞諾斯,令整族實力也下降不少,所以他更要留在後排,免得連自己再有任何意外,令精靈族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無間、俄菲翁等也絕非蠢材,當然亦得悉此事,再加上即使射手守在後排,也能以箭雨牽制對方,所以攻擊之時,大蛇族也沒特別要求蒂斯走得太前,否則若令精靈族產生反感,更是壞了整盤大局。現時俄菲翁既然出口要求幫助,亦證明牠們已走到生死關頭,他也沒有任何藉口拒絕。再者,黑帝斯與宙斯更親如兄弟,想到這一層,更令蒂斯想起已早一步離開的亞諾斯。

於公仇私恨之下,蒂斯更是死死盯著黑帝斯,想著在七輪苦海裡所發生的一切,其翠綠大袍隨風飄逸,而手中玄鐵弓一直圓如滿月,吸收附近的雷元素,就如當日的亞諾斯般,但蒂斯知道自己現在需要的並非衝刺,而是等待足以分出勝負的一箭。

黑帝斯勇猛善戰,出手急勁,強悍狠辣,更是咄咄逼人,每拳帶著風雷之聲,不出十個回合已令黑蜧身處下風,節節敗退,難以應對。此時,俄菲翁和七陰也高速逼向黑帝斯,為救黑蜧也立即攻其後方,不禁焦急起來,前者用大蛇之力吐出一招千蛇纏絲,後者以真龍之力吐出一記真龍波。



千蛇纏絲奇形怪狀,起初只得數條幼蛇,蛇身甚是濕滑,可想而知一定難以捕捉,不過牠們在蛇口吐出另外數條蛇,口中的蛇又吐出另一堆蛇,口接尾而尾接口般,連成一串,在瞬間接近黑帝斯。

黑帝斯一直維持其感知,輕輕一笑,帶著一股傲氣,問:「巨人族的能力實際是改變體型。這,你們知道的吧?」話落,他陡然變招,拳化掌,拋出網陣再收,甚是自然,動作渾然天成。

黑蜧轉招不及,就被網陣捉住,難以逃跑,更被對方稍為拉走,唯有爆發大蛇之力以破開這網陣。黑帝斯目光閃過一絲智慧,體型忽地縮小,竟一口氣避開後方的合擊。這舉動看似簡單,但亦證明黑帝斯早有預謀,而且間接告訴三皇,他運用巨人之力已至出神入化的境界。

不只黑蜧,就連俄菲翁和七陰也大感震驚,可是後面兩者招式已出,可謂覆水難收,只可內心祈求黑蜧可渡過此劫。

黑蜧心中大罵,以餘下的大蛇之力硬擋。牠才擋下真龍波,渾身已感酸軟無力,更在之後被千蛇纏絲纏繞自身,幸得自身本就軟若無骨,方可逃脫,可是依然誤了一剎,大喝:「快救我!」



黑帝斯再變回原來的體型,釋放滔天霸氣,聚勁揮出一拳。黑蜧此刻體虛力弱,根本無法擋下這一拳,只好盡量避開,但知以現狀,恐怕也是含恨而終。

「無論體型怎變,心臟永遠是你的中心點。這技倆,我銘記於心!」忽地,一支蘊含精靈之力的雷神之箭在黑蜧旁邊擦過,精準無誤地指向黑帝斯的心臟。

若黑帝斯不轉招,此箭定必穿過心臟;但若他轉招擋去或避開此箭,就等若將主動權交給身後的俄菲翁和七陰。他怒目圓睜,咬緊牙關,僅僅移開半步距離,那拳轟在黑蜧身上,卻只將對方半邊身子打成粉碎,傷口巨大,鮮血狂流。

與此同時,那雷神之箭直直插在黑帝斯身上。光是箭上的精靈之力已抽走他體內不少生命能量,極之辛苦,感到五臟六腑皆奔騰且上下左右反轉,感到力量減去不少,頭昏腦脹,而雷元素更令他心神一刻不穩,渾身帶著一陣麻痺。

他忽地眼前一黑,回過神來,見黑蜧已爬離自身,而俄菲翁和七陰已至身後,又來另一擊,暗感可惜,心想:「即使牠們能量如斯低微,以一敵四還是太勉強嗎?」

蒂斯瞇起雙眼,也不禁敬佩他的雄心壯志,僅僅避開心脈,反觀黑蜧,心脈盡碎,即使之後休養生息,實力恐怕也難以與皇相比,淪為與王相等的級別。他心想:「縱然如此,你還是錯判了大家之間的距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