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命不該絕(六)

而當賽蓮那一擊快將打中無間,她卻聽見一道陰森聲音。「賽蓮,竟在我面前賣弄此等小聰明,未免太低估我了吧?」

賽蓮大驚,見無間倏地睜大雙眼,更極速撲來且口吐極酸毒液,立即轉攻為守,匆忙閃避,但內心大為不安,暗忖:「怎可能?」

無間一得勢,絕不饒人,連環猛攻,狂吐毒液,不容賽蓮有機會扭轉劣勢,而且首尾呼應,以體型壓制,逼得她無處可逃,一步一步走進自己所設的陷阱。一雙蛇目何其狠毒,瞳孔收成一線,更是顯得恐怖暴虐、冷酷無情。

賽蓮雖身中不少毒液,但因未有傷口,初時也沒留意,專注與無間搏鬥,怎料毒液竟穿透衣服和皮膚,直接侵食其神經,若火燒全身,挑撥筯骨,扭曲手腳。她大感痛苦,又見毒液化成毒霧茫茫,唯有停止呼吸,但為時已晚,就連肺部也感抽搐。



無間見賽蓮動作稍緩,比先前慢上不少,露出陰森可怕的笑容,那巨大蛇尾實實在在地打向她的背後,那白滑美膚登時變得血肉模糊,當中蘊含的大蛇之力更令傷口進一步撕裂,更是皮開肉綻,現出森森白骨,就連手中長笛也掉在地上。

她本來氣質若仙女,足以傾城,但現時傷重近死,就連站立也成問題,渾身血跡斑斑,受此重擊後就連手中長笛也握不穩,掉在地上。她自知已無力回天,恐怕勝負已分,偏偏命不該絕的竟是無間,而非自己。甫想到與宙斯的一切,似乎二人氣數已盡,由頭到尾只不過一場美夢,她大感可惜,心想:「總算在死前,能遇見一個我甘願交負終生的人⋯⋯」

無間蛇身忽地一動,便將賽蓮纏起來,再運勁一扭,「啪啪」骨斷之聲響個不停,甚至有不少骨頭如肋骨、胸骨插穿皮膚,而尾上不少魚鱗也散落地面。

賽蓮感到力氣全消,就連耳、鼻也流出鮮血。她不禁流淚慘嚎,雖知離死不遠,但仍有不甘,對於自身所操控的笛音可說若自認第二,無物可認第一。她知無間定必聽到反彈於地面的笛音,但以對方現況,理應不可能完全不受影響,張口又吐出一大口血,吃力地問:「為⋯⋯什麼?」

無間盯著眼前的獵物,冷冷說:「下輩子,在吹笛對付我們前,好好研究一下大蛇的聽覺,好好想想我們平日是怎樣『聽』到你的聲音;畢竟,你我構造有所不同,你卻用自己與我類比,未免太低估我了吧?而且你那尾音,實在太顯眼了。你別忘記,我可是以一己之力帶領大蛇族闖進百大種族的大毒蛇呀⋯⋯」



賽蓮臉露不解,望向無間的耳,卻看不到外耳,方明白自己的無知,了解無間所謂「聽」聲音的方式,只好苦笑一聲。合眼一剎,她就被無間一口吞噬,正式隕落。

蒂斯先前雖見無間似身陷險境,但知對方實質城府極深,只是其智謀未及九頭、鯤鵬而被多族忽視,因此也無謂擔心。他知無間若無一定實力,又豈會一直穩守大蛇族首領之位?若只有勇無謀,又豈能走進百大種族?才下定決心前來解決黑帝斯,要斷去巨人族之首。

他吸收周遭的水元素,正想拉弓,射出一支水神之箭。就在此時,他親眼見證真鳳左持龍嚎,右持軒轅神劍,穿龍袍,拍鳳翼,瞬殺五爪金龍,何等威風,就連水神之箭也一時忘了射出。

黑帝斯從無輕生之心,豈會放棄這機會,雙腳一蹬,率先逃離他們的包圍,更趁機恢復身軀,打出雙拳,讓俄菲翁和七陰不得前進。

俄菲翁才想怒罵蒂斯,但感到真鳳到來,就連說話也說不出,張口無聲,內心竟生出一股莫名恐懼。牠暗忖:「媽的⋯⋯真鳳你這怪物⋯⋯剛才無間、舍沙等,現在,就⋯⋯就連應龍也輸掉了嗎?沒可能⋯⋯」



縱然牠性格驕橫,可是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應龍實力勝己一籌,單打獨鬥,自己根本難以爭勝。現時九頭不在戰場之上,應龍就是龍蛇聯軍中的龍族最強,某程度上也是一名精神領袖;如果連應龍也無法阻止,甚至被真鳳斬殺,龍蛇聯軍的士氣將不復當初進攻之時,甚至會慘變低落,最終難成隊型,輸得一敗塗地。

人族三名皇先後隕落,本來將為人族軍帶來極大的影響,但耶和華臨終前吐出豪邁一話,不但令人族軍士氣未有低落,更變成一支復仇雄獅,出手更準更快。常曰:「驕兵必敗,哀兵必勝。」現時的人族軍雖一直稍處下風,但所有人也願以死殉道,一命換一命,弒龍殺蛇斬月族。

真鳳雙眼平淡茫然,喜怒不形於色,瞪著黃龍,令後者不禁渾身濕透,生起雞皮疙瘩。他看著領地被侵,族人被殺,大聲疾呼,若一聲轟烈炸響響遍全場,道:「犯人族領地者,雖遠必誅!殺人族子民者,雖遠必殺!五爪金龍已死!黃龍,將是下一個!」

話畢,他一劍斬去,劈開瀧本城前的一段路,清除數以萬計的敵軍,斬斷其進攻路線,血流成河。這番說話壯烈激昂,在每個人的心中都猛然迴盪,不期而然爆發戰意,士氣達至頂峰。本來被逼守在瀧本城中的人族軍見真鳳親自出手護城,也紛紛反攻,擊殺及逼退已臨城下的龍蛇聯軍。

王星見真鳳威勢銳不可擋,僅以清脆瀟灑、順若流水的兩劍便了結五爪金龍,心中猜到應龍恐怕已不會再出現場上。他心知姜尚應該差不多完成計謀,便下令所有人絕地反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