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絕地反擊(一)

「犯人族領地者,雖遠必誅!殺人族子民者,雖遠必殺!」

若那一番話非真鳳所言,相信黃龍也不會認真對待。可是,真鳳已站在兩儀之境的顛峰,足以與天族、地族齊名,傲視天下;若他要殺黃龍,難道黃龍又能與之匹敵?

當初盤古帶領各人擺脫奴隸之命,建立人族,這條偉大的道路上滿佈他族屍體,不只千萬。就連四大上古神龍之首,燭龍也在審判日一役被其斬殺隕落,誰敢質疑他的實力?

黃龍甫見真鳳便深知不妙,再也不敢盡情攻向王星,暗忖:「真鳳現在平安無事般到來,難道應龍也敗了?冰夷也死了⋯⋯那麼⋯⋯就是上古四大神龍,全也敗在人族手上?怎可能?」



真鳳一拍淡紫鳳翼,快若光芒,一瞬便至黃龍身前,爆發帝皇氣勢,將黃龍牢牢鎖定眼前。頃刻,黃龍瞳孔張得極大,充斥無窮恐懼。牠明明看著龍嚎和軒轅神劍斬來,但偏偏無法避開;牠明明尚有餘力,至少可擋下一擊,但偏偏連掙扎的機會也沒有。

黃龍雖是龍族一名老將,資歷極深,但可惜登皇之後,過於安逸,不似應龍般每每事先士卒,拼死而戰,更被後輩凱恩後來居上。牠眼有不甘,卻無法阻止,縱然吐出一記黃龍波,也絲毫無阻真鳳去勢。

一劍斬首,一劍斷身;兩劍當中蘊含萬鈞之力,直將黃龍送去輪迴。

真鳳雖將剛才的黃龍波反推兩儀,削弱不少能量,但因黃龍波確實密集,其餘威也直中他身,畢竟黃龍臨死一擊,當是不同凡響。

他並不在意,只抹去嘴邊血跡,繼續放眼戰場之上,以數息便平復下來。他久戰沙場,沾血無數,同時受傷無數,自然形成其戰道。他深知與眾皇交戰,受傷幾乎無可避免;既是如此,若要屹立於戰場,百戰不倒,便要承受最少的傷勢去換取對方最大的傷勢。



王星騎著八足馬,匆忙奔跑向真鳳,見對方全身佈滿大大小小傷痕,卻不欲浪費能量完全復原,僅僅止血並癒合,便知與應龍一戰定必恐怖非常,帶著一份擔憂道:「真鳳,我去幫助黑帝斯,你去協助守城吧。」

真鳳搖首,望向黑帝斯那邊,又見賽蓮戰死,內心若被揪起,甚是痛苦,雙手握得更緊,怒火攻心,氣勢更強大,說:「不!我尚可戰,怎可拋下身邊的同伴?隨我去救黑帝斯!」話畢,他猛然拍翼,直飛向黑帝斯,沿路隨手射出數十發紫炎炮,將上萬名龍蛇聯軍焚燒。

王星欲張口說話,卻話到嘴邊便無聲,臉上掛起一個微笑,讓八足馬向前衝去,心想:「真鳳,你真讓我常回想起前世呀⋯⋯你的力量,是來自想保護身邊所有人的內心。」

真鳳奮起,連殺兩龍,完全改變戰場的大勢。先前人族雖失三皇,但因耶和華一話,也未失戰意;如今真鳳一出手便斬殺五爪金龍和黃龍,更拿著龍族神器,龍嚎,動搖龍蛇聯軍軍心;至少,在人族聯軍眼中,對方軍心已不似先前高昂。

也在此時,姜尚終於修復好人族的防禦系統,破口漸漸縮細,速度雖慢,卻為源源不絕的龍蛇聯軍和月族軍帶來無比壓力。在後指揮的龍蛇聯軍將領雖大感驚訝,可是並無慌亂;此時,場上只剩極少龍族和大蛇族。與王星想像之中不同,敵軍前進速度不減反增,毫不畏死,趁著仍有破口繼續闖入。



電王為保護姜尚,帶著數萬死士突進人族邊境。敵軍雖密密麻麻,幸好當中沒王,電王也未算受太大壓力,但看著身邊不少死士戰死,心情實在沉重。甫見姜尚完成任務,電王再不按捺自身怒氣,手中長虹若死神鐮刀,彩光閃爍,領軍衝前,已殺過萬敵軍,看到鈷旦竟繞過孫悟空等在屠殺其餘人族軍,更揮軍偷襲瀧本城,二話不說立刻踩著空氣飛前,不容對方再逃。

鈷旦感到一股殺意,便回頭望去,知眼前此人正是人族的電王,大感恐怖,恐懼充斥腦海。他尚未得道成王已殺火鳥族的仙竹,尚未登皇已擊斃大蛇族的八歧,在須彌大陸上打響名堂。因電王於傳聞中可操雷控電,有不少大蛇及附近的種族亦稱他為「未登皇的宙斯」,在某程度亦顯示出對其實力的肯定。

電王看到三清、女媧與耶和華隕落,不禁望向長虹一眼,彩光之中忽有當日三清將長虹交予自己的畫面,頃刻淚灑當場。雖然電王心知三清並非看上自己方送贈長虹,可是此劍亦代表著一份情義;而耶和華與女媧亦是獨當一面、守護信念的戰士,如今隕落,叫電王如何不心痛?

他看見鈷旦,想起過往種種,對著面前的敵軍疾衝,一馬當先,每招每式更是強勁狠辣,毫不留情,劍劍封喉,光憑氣勁穿盾破甲,視千軍萬馬如無物,突破重圍直指鈷旦。

鈷旦生出怯意,下令讓軍隊全面散開,暫不攻城,化整為零,令數量較少的人族軍失去焦點。電王不容牠逃跑,右手凝聚靈力,射出數記電光,封鎖其後退的路線,道:「你們不要分散!聚在一起突擊!我去殺蛇!」

鈷旦吃力地避開電光,見對方士氣高漲,而且電王大發神威,便知突襲一事已經無法完成,也決定回去幫助遠呂、赫肯等。

電王此時忽地加速,身影重重,猛然追上鈷旦。鈷旦大驚,本想鑽地避開,但又聽聞八歧正是死在地底,再也不敢有此想法。電王一斬,劍氣之中帶著陣陣金色雷電,怒說:「別想走!你們這些膽敢視人為食物的渣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