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絕地反擊(二)

鈷旦以蛇尾用力一彈,並於空中扭曲蛇身,僅僅避開電光,吐出毒液還擊。可是牠並無想到電光強大,竟將沿途周邊離子化,盡是帶電,所以當牠著地之際,方感到渾身麻痺,動作因此慢上一剎。

電王連斬三劍,在毒液撕出空隙且突進,左手運起靈力並拋出長虹,將鈷旦牢牢釘在地上。鈷旦感到長虹表面若有電光,蛇腹甚是疼痛,雙眼一黑。甫回過神來,牠便驚見電王就在眼前。電王將靈力集中於右手食指與中指,道:「雷光。」

雷光直直轟去,將鈷旦的頭部打成粉碎,傷口若被燒焦,極為慘烈。雖是如此,不再麻痺的蛇身仍有活動能力,不斷掙扎,竟將長虹扯起並拋至老遠。隨後,蛇尾更似有意識地捲向電王,作出最後的反擊。

就在不久之前,米迦勒、孫悟空等正與赫肯、遠呂等激戰。赫肯操控火舌忽地從米迦勒和薩麥爾背後湧去,施以突襲,不過米迦勒可是被稱為天使長的大人物,而薩麥爾亦被稱為大天使,二人皆擁有神族血統,豈會懼怕?



米迦勒渾身披厚甲,英偉無比,擁有純粹的風屬靈力,使翅膀亦呈黃金之色,從空戒中拔出被稱為統治的銀色長劍且斬去。可惜火剋風乃天然之道。此劍勁力雖強,不過依然未能阻止火舌,只削弱其威力。

薩麥爾英俊瀟灑,僅穿上薄薄盔甲、護腕等防具,背後左右各有六翅,共十二翅膀,卻純白潔淨,神聖而無瑕,輕輕拍翼便避開火舌。他揮手散出黃色的靈力,盡量吹走熱力,令火舌無法對二人造成傷害,望向另一方,說:「我來助你!」話畢,他便遠離米迦勒和赫肯。

火舌湧向赫肯,不只沒對後者造成傷害,更形成一套精美的火焰閃爍裝甲。赫肯手握細長劍與巨盾,只露出雙目,威風凜凜,盯著米迦勒,大喝:「劍術,乃精靈族所創。就讓你感受一下劍術的極致!」話畢,他倏地加速,生出數個分身,從各角度刺向米迦勒。

米迦勒大感危險,將靈力凝於雙眼,將視覺提升至最高,知對方的分身是高速移動而製造殘影,非是真正的身外化身;雖是殘影,但依然有無比攻擊力,不可輕視。他以統治擊去虛位,剛好打斷赫肯的去勢,破其分身。

赫肯大笑,笑聲卻帶陣陣寒意,道:「第一課,劍和盾,必須同時使用。」話落,他以細劍挑起統治,令米迦勒再無兵器可擋自身巨盾。



米迦勒看著巨盾若高山般壓來,帶著石破天驚之勢,而且巨盾本來就是由熊熊烈火而形成,實在攻守兼備,不得不聚力於左拳,一記打出,與巨盾硬碰。

這拳打在巨盾上,聲如洪鐘,甚是響亮,巨盾亦緩了一分,令米迦勒有機離開細劍範圍,而赫肯也暗自讚賞對方隨機應變之快。赫肯眼神盡是暴虐,道:「第二課,劍盾一體,攻守不分!」

米迦勒見赫肯不斷以巨盾撞來,偏偏封死自身統治的去勢,而對方的細劍卻可在微細的縫隙之中似毒蛇噬來,一時身處下風,只可守而不可攻。

不得不說,赫肯劍術的確超群,招式雖然簡單,偏偏發揮得無微不至。巨盾撞,細劍繞;巨盾過,細劍刺;巨盾推,細劍斬。米迦勒曾以統治一劍壓下魔族分支,使其不得超越邊境,守衛人族領地。現時面對赫肯劍盾一體的攻擊,自己竟是無計可施,更感難以重奪節奏,被對方壓得難以喘息。

赫肯自知屬性上擁有壓倒的優勢,忽地轉招,奮力以盾推開統治,那把細長劍直刺向米迦勒。劍去之時,細劍漸變巨大,原是其餘的火焰盔甲凝聚起來。米迦勒大感驚訝,大喝:「福音!」一襲黑布突然從盔甲之中捲出,擋著這一劍。黑布粉碎,不過也吸去不少能量,可是米迦勒依然被這劍擊飛墮地,爆出巨大聲響。



赫肯將火焰盔甲重新恢復,再次飛向米迦勒。怎料,薩麥爾陡然若鬼魅出現在赫肯身後,萬靈氣勢何等磅礡,一記手刀刺在對方背部,亦是火焰盔甲仍未恢復完畢的位置,說:「別忘了,米迦勒絕非單打獨鬥。」

赫肯一怔,便大感痛楚,後背撕開一個巨大傷口,更被餘勁扯至地面,噴出一大口鮮血。薩麥爾一同拍動十二翅膀,速度飛快,比電王更是快上一分,恐怕是人族王中最快的一人,在赫肯碰地之時就至其身旁。他湧起天神之力,伸出雙手,掌心對著赫肯,大喝:「神風壓!」

忽地,金色的天神之力包圍赫肯,產生一股巨大的壓力。薩麥爾雙手合攏,神風壓便縮至一點,當中一切消散。

米迦勒此時爬起來,厚甲上亦出現不少裂痕,但實質未受太大傷害,雙眼盡現殺意,握著統治一斬,金色劍氣直飛薩麥爾旁邊,急說:「赫肯未死!」

薩麥爾此刻方知赫肯以火焰盔甲為餌,金蟬脫殼,在火焰盔甲的背後離開,並在神風壓包圍火焰盔甲之際隱藏自身,且召來風之精靈,生出雙翼,飛離此地。

赫肯現時頭髮凌亂不堪,身上衣服不乏血跡,就連嘴邊血跡也來不及抹去,回頭盯著薩麥爾,目光憤怒,連施風力彈,讓二人不能隨意追來,道:「你就是當年的薩麥爾吧?想不到消失的五王原來全部還未死,更是人族的一大伏筆!這筆帳,我會好好記著!」

米迦勒與薩麥爾本來想追趕赫肯,但此時聽到耶和華那句話,立即望去,驚見自己的良師益友隕落,其靈魂立即被天道撕成碎片。二人戰意難免大受影響,內心一慌,淚流滿面,而薩麥爾更乏力得跪在地上,痛心疾首。

米迦勒咬緊牙關,不斷深呼吸,再扶起薩麥爾,暗暗散發殺意,道:「為耶和華而戰!他,永遠存在於我們心中。」薩麥爾抹乾淚痕,點頭示意,內心怒火旺盛,見赫肯已飛遠,便拍翼飛向楊戩等協助。



赫肯忽然看到一陣閃爍彩光在旁,望去方知是一把兵器,便飛去握著。他也是劍術高手,拿著此劍一揮,就知此劍打造得何其奧妙,劍身和重量平衡,已達天地造化,就連矮人族也未必能出此等寶劍,臉上不禁掛起一個微笑,心想:「此行總算沒有白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