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絕地反擊(三)

真鳳與王星衝去營救黑帝斯,使無間、黑蜧等不得咄咄逼人。黑帝斯眼睜睜看著賽蓮戰死,想起宙斯,內心又是一揪一痛,不過現時自身難保,只希望自己不會在此隕落,不禁後退數步,以遠攻扶助真鳳、王星等人。

宙斯本來與日樹合攻凱恩,快將對方逼上絕路,但感到賽蓮被殺,怒得發瘋似的衝向無間;他手中雷霆爆發紫雷,雙眼茫然且散發雷電,恐怖猙獰。無間當然不敢再度硬拼,再也不理月族軍,立即後退,大喝:「龍蛇聯軍,撒退!」

凱恩得此機會,得以放鬆下來,但久戰兩名皇後,自知體力不足,評估之後認為自己無足夠把握及時間擊殺日樹,一尾擺去,打退日樹之後亦拍翼飛走。

真鳳也盯著無間,怒氣暴增,氣勢洶洶,澎湃得若天地再無他物,只有他一人,而他卻可與天地爭長短,甚至令天地失色。他鎖緊無間,不容對方逃跑,奮力斬去一劍,眼前空間碎裂,帶著能量漣漪和勁力捲向無間。



無間心有恐懼,但老練的經驗使牠短時間內便冷靜下來,覺得真鳳絕不可能到現時仍有如斯強悍戰力,認為只因那滔天氣勢加持,才令這一劍看上去如斯強大。

無間心想:「你這畜牲先戰應龍,再斬五爪金龍,後殺黃龍。即使是天帝、閻羅,也絕不可能強大如此。這一切只是假象⋯⋯吧?真可惜先前沒閒暇拿出這龍晶,否則你早就命喪我口!」牠自知既無法躲避,便看準時機催動那深紫的大蛇之力,以蛇舌從口中挑出一顆龍晶,再吐出一口巨大能量波。那巨大能量波穿過龍晶後變得蘊含某種魔法陣,直捲真鳳。

王星正在旁與黑蜧搏鬥,但感到龍晶碎裂,一股魔法傳進無間此招,便知事有蹊蹺,感知之下,道:「真鳳小心!這是九頭曾用的魔法陣!牠想要吸取你的氣運!」

真鳳一怔,本可輕易避開,但他發覺身後便是瀧本城和衝出城外的人族守衛軍,更不乏巨人、人魚、牛頭和馬面在其中;要是他避開,不但上十萬人、同伴將死於此招,恐怕整個瀧本城也會被這魔法陣籠罩其中。換句話說,只要他避開,就等同將這城和當中所有生靈的氣運拱手交給無間。

雖然真鳳那一劍已破開部份能量波,但無間的想法其實無誤,他已是強弩之末,再無法斬出如斯驚天動地的劍,而且對方的能量波有九頭的魔法陣加持,不少劍威竟被化去,直至無法抵御能量波,任其衝過。



真鳳想也沒想,便咬緊牙關,強行吸收附近的天地能量,空間瀕臨崩潰邊緣,使其周邊顫抖,幾乎出現黑洞。他將靈力集中於軒轅神劍,一記刺去,將能量波徹底粉碎,但同時再也無力對付無間,內心大感可惜。

此時伏羲趕到,更以巨大五彩石傷及傀菲翁,使其後退百里,才闖進戰場,但見無間等已經遠走,內心不禁大怒,目光略過真鳳後才放在其餘的敵人身上。他將四聖獸包圍七陰,暗中編織八卦陣,心思同時放在整個戰場,卻大感詭異。

七陰先前看伏羲一擊就打退俄菲翁,便知伏羲此時今非昔比,實力倍增,不只手握造化玉蝶、巨大五彩石,更踏進兩儀之境,絕對不能硬拼。牠暗忖:「難道人族就是手握如斯大氣運?怎可能在如此壯烈戰爭中出現另一位踏入兩儀之境的怪物?」

牠自知再無勝算,而且這次總大將無間已下令撤退,根本不欲再戰,嘗試突破四聖獸的包圍。四聖獸因伏羲變強,實力亦進一步,尤其是青龍,不論速度和力量也大大提升,不斷追趕七陰,收窄其活動範圍。

伏羲心如止水,臉無表情,目光冷酷無情,看著七陰,心想:「雖然你並非虎形,不過我可抽你魂魄,加上你的戾氣來祭我白虎。」



七陰雖是龍,此時卻不敵四聖獸的圍攻,尤其青龍每招每式竟生出陣陣寒氣,甚是刺骨,令七陰更加有力難施。牠心想:「這是什麼回事?伏羲所煉成的靈獸竟有似冰夷的力量,難道這是冰夷再世嗎?」

另外,王星僅以意志堅持,手中永恆已不如過往般輕盈,竟變得沉重非常。幸好黑蜧也不好過,先前直中黑帝斯一擊,心脈盡碎,幾乎瀕死。黑蜧一直想逃離戰場,但王星憑著八足馬的敏捷,不斷限制對方去路,絕不容對方離開。

黑蜧感到王星根本沒有與自己死戰的決心,因對方所用的戰法無賴至極,僅守不攻,每每出手亦留有餘地,偏偏使自己難以發揮,更難逃生。想到此處,牠便大為憤怒,破口大罵:「你就是這樣纏身嗎?你實在侮辱『戰神奧丁』這稱號!」

王星顯然毫不在乎,平淡道:「抱歉,不過我認為大局比自身的榮譽更重要。而且,有戰神一名,因我戰無不勝,攻無不取。現時,我殺不死你;同樣,你也殺不死我。只要將你纏在這裡,我就贏了。這樣,才不負『戰神』之名。」

黑蜧惱羞成怒,不按章法出擊,絲毫不防守,擺明車馬要逼王星死戰。忽地,蒂斯向王星射出一支冷箭,此箭雖非雷神之箭,但依然藏有千鈞之力。王星雖及時格擋,但雙臂頓感麻痺無力,更被其勁力打至後退數步,不得不暗吃一驚。

「黑蜧,快走!」聽到蒂斯的說話,黑蜧就看見一道逃生門,終於可以死裡逃生,而且體內幾乎力量全空,根本沒有心思去理會王星。

黑蜧才經過王星,便感到力氣全消,眼前視野模糊。牠只能以餘光看到一道淡紫光芒擦過,還未看清,便見自身分成三份,掉在地面,回過神時已隕落,靈魂被撕成碎片,散落四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