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絕地反擊(四)

蒂斯看著真鳳,暗罵:「這怪物⋯⋯」話畢,他繼續連射冷箭,為同伴爭取更多時間逃走。他看著柯羅諾斯,瞳孔不禁放大,內心更是驚訝不已,不得不上前營救。

柯羅諾斯曾被尊稱為「時間」,在大蛇族中的地位幾乎與無間可比,亦是當初有助大蛇族走進百大種族的元老級人物,實力也不容忽視。可是,牠現時傷痕纍纍,血跡斑斑,被濕婆打得節節敗退,幾乎無還擊之力。當然,當中亦有因柯羅諾斯天生乃火風屬性,被戾炎剋制。

蒂斯心急如焚,暗忖:「即使此役女媧、耶和華與三清隕落,可是應龍不知所蹤,五爪金龍、黃龍和冰夷先後隕落,俄菲翁又受傷不輕。現時黑蜧也隕落,如果連柯羅諾斯也⋯⋯媽的!原來不只真鳳、伏羲,連這濕婆也是個怪物。」

濕婆已開額中天眼,三目怒瞪柯羅諾斯,而漆黑無光的戾炎成為一條比牠更凶猛的惡蛇,狠狠隨後噬咬不放。柯羅諾斯見蒂斯前來,心中不安稍緩一剎,道:「小心這傢伙的戾炎!連我的大蛇之力也破不開這戾炎!」



蒂斯雙眼牢牢盯緊濕婆,手中長弓連射三箭,一箭比一箭快,三箭幾乎於同時擊中濕婆。濕婆絲毫不理蒂斯,依然追趕柯羅諾斯,戾炎自然而然產生一幅細小牆壁,擋下三箭。三箭衝力強大,刺穿戾炎壁,然而只有箭頭穿過,尚有一半箭身在牆的另一邊。

蒂斯皺眉,看著三箭在短時間內被戾炎燒成灰燼,便知面前的火炎根本可與真鳳的鴻蒙紫炎爭一高下,心想:「實在不可與濕婆激戰。至少,不是在這裡。」他召來水之精靈,渾身被一片清澈乾淨的藍水包圍,弓拉若滿月,瞄準濕婆。

濕婆殺氣騰騰,爆發不可一世的高傲氣勢,配著如此陰森可怕的戾炎,實在可令眾世恐懼顫慄。他一拍戾炎形成的翼,定於空中,一手操控戾炎化成千絲,包圍柯羅諾斯,編織成網;另一手操控戾炎,準備迎接蒂斯的水神之箭。

蒂斯看見濕婆這等同挑釁的動作,實在大感意外,更是怒火中燒,若水神下凡,傲立天際,大喝:「你就如此不可一世嗎?」

濕婆語氣聽似平淡,但內裡似乎藏著深不見底的悲憤怨恨,道:「你不配蒂斯這名字⋯⋯」



蒂斯只聽見對方挑釁的意味,不知當中含意,但他也無謂深究,便瞄準濕婆發射。這箭蘊含不少精靈之力,箭出之時,更產生不少能量漣漪,彷彿穿越空間,在一瞬間湧至濕婆。

柯羅諾斯也知蒂斯這箭幾乎是他最後一箭,也不再逃跑,催動全身大蛇之力,蛇目閃爍,大喝:「風清子虛!」牠浮於空中,對準濕婆且張開巨口,直至一百八十度,上下顎更突然分開,空間更大,忽地形成一股巨大壓力,吸進口前一切,包括戾炎和濕婆。

戾炎網被風清子虛吸去,難以成形,更在拉扯之間失去其狀,無法維持,在空中就此消失。柯羅諾斯藉此吸進不少能量,貪念大動,蛇尾更若快鞭一揮,擊打濕婆。

那股龐大吸力令濕婆也無法停留原地,不得不拍翼抵抗,便知非同小可。

左是風清子虛,右是水神之箭,兩者皆是足以滅城的招式。偏偏濕婆臉無驚色,見柯羅諾斯竟敢站在原地,便將天眼之力聚於天眼,射出一式毀天滅地;而他左手乾脆放棄對付柯羅諾斯,將尚未散去的戾炎絲編織出過百層網,而右手控制戾炎圍繞水神之箭,盡量燒去當中的能量,減低其威力。



風清子虛雖然能將一切吸進口中,吞噬過後更成為自身能量,可是柯羅諾斯萬萬也想不到濕婆竟然還留有一手。這招毀天滅地,比起先前的戾炎還要強出數分,已是四象的極致,暴戾恣睢、視殺為命、嗜血成性。這一招當中就只有一個簡單而純粹的念頭,摧毀一切。

看著這片純黑,柯羅諾斯也知來不及收招,那雙瞳孔更是放大,當中不難發現一份絕望,也不知來自自身還是毀天滅地。牠拼死嘗試吞下這招,打算以剛才所吸的能量與之硬拼。可惜巨口剛閉,整個蛇身已成虛無,快將擊中濕婆的蛇尾也消失不見。再過一剎,未聽到有何慘嚎,柯羅諾斯已隕落,更連灰燼也沒有。

水神之箭連破戾炎網,盡現屬性相剋的優勢,不過再經戾炎在外焚燒,箭速變慢,就連精靈之力也變得薄弱。濕婆回首望來,雙手運勁,一同握緊這一箭。他雖然被這箭推後多里,不過並無傷害,最後更直接握碎這箭,望著蒂斯,道:「箭未入血肉,精靈之力便無用武之地。」

蒂斯見柯羅諾斯戰死,暗罵一聲,再射五箭以防濕婆追來,便掉頭離開。

雖然這五箭速度依在,但其威力與水神之箭實在差天共地。濕婆望也不望,僅以戾炎抵擋。他拍翼降在地上,不禁氣喘。即使柯羅諾斯非他對手,也不是省油的燈;他也費上不少體力去消耗對方,最後那招毀天滅地亦消耗大量天眼之力。即使他強追蒂斯,也未必有用。

他收起天眼,閉起雙目,盤膝坐在地上,不顧地上血跡,專心感知戰場,得悉此戰已快接近尾聲,也總算可放下心來。

此時的龍蛇聯軍再無龍或大蛇,只剩各小種族,而且被人族軍從多路攻來,陣腳大亂,軍心已散,大多亦跑回邊境,希望可返回大蛇族領地;不少兵卒與邊境距離太遠,便乾脆四處亂竄,可惜牠們攻守亦毫無章法,結果被人族聯軍打得節節敗退,局勢一面倒。

盧娜此時再現戰場,以射日弓每每屠殺,護送月族軍離開此處。阿提密斯數記虛招後,突然一招擊向地面的人族軍。牟尼輕輕皺眉,不得不前去以通天塔硬擋,但之後只好看著對方後退,就如當年愛琴崖一樣。



阿提密斯領軍與盧娜會合,輕聲問:「收穫如何?」

盧娜見月族軍也成功後退,便垂下射日弓,嫵媚笑說:「想來牛頭馬面將不再復興,而且,我帶來兩件人族法器。這樣的話,你認為收穫如何?」阿提密斯輕輕一笑,與盧娜領著月族軍撤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