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全軍撤退(一)

於戰場的偏北方,孫悟空、楊戩和索爾一直牽制黃崎、帖拉、遠呂、婆蘇吉、相柳。八名王激戰,戰場包括天空和地面。孫悟空足下筯斗雲,在天空依然靈活自如;楊戩跨下哮天犬,同樣飛奔如平地。

對比之下,眾大蛇因無法飛行,只可在地面突然彈去或趁眾人低飛之時突擊,但亦有時會散發大蛇之力,強行在空中爬行。同樣,索爾靠雷電戰鎚飛行,在空中能力也未及黃崎和帖拉。

幸好五王初出現之時,逼得黃崎花費不少能量為救爛骨龍,否則以三敵五,未待米迦勒和薩麥爾回來之前,恐怕三人已至輪迴。

話雖如此,帖拉和遠呂膽大心細,大戰數百回合後,竟突然以黃崎為誘餌,令孫悟空和索爾突擊上前。二人見最為虛弱的黃崎忽然落單,而且招數剛老,實在是個大好時機,打算上前將其拿下。怎料,帖拉和遠呂默契極好,後者踏著帖拉一彈,直視索爾的後側;帖拉亦借力反衝,那雙龍目怒瞪孫悟空的背部。



婆蘇吉和相柳也不是蠢才,知有機可乘,當然前來分一杯羹。一時之間,孫悟空和索爾被各色力量包圍,無路可逃。本來二人可背靠背抵抗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可惜帖拉早就向二人中間發射諸多導彈,爆風狂吹,扯得二人極難平衡。

楊戩即使知道那是陷阱也未能及時阻止二人,只好獨闖敵陣。人獸合一,以三尖戟同攻九路,華中帶實,以重重戟影強行打退遠呂,並以哮天犬攻向相柳,盡量為二人拖延時間。他餘光留意到赫肯逃離戰場,便知米迦勒和薩麥爾已完成任務,至少能傷及對方,道:「薩麥爾和米迦勒正前來!」

孫悟空為人直率,見被重重包圍,也無瑕為薩麥爾和米迦勒前來救援而高興,道:「希望我們可以捱過這輪攻擊吧!」他將金剛棒變大,旋轉且擋下數擊,卻被帖拉射出眾多導彈狠狠轟炸。即使他以左手散發猿猴之力盡量阻擋,也被那股龐大的震波震傷後腰。

索爾感到那股爆風,心知不妙,大喝:「悟空!」他救人心切,運勁一拳打向遠呂後便以雷電戰鎚召來雷電,環繞自己一周,向著帖拉一鎚打去。遠呂被楊戩和索爾這拳合攻,登時俯衝返回地面,避開兩者。索爾此時卻被婆蘇吉從旁偷襲,以蛇尾鞭擊打斷右下腿骨,苦不堪言。

婆蘇吉見好就收,沒有繼續追擊,留下一聲嘲笑便自然墮地。牠瞪著索爾,口中凝聚一道能量波,準備隨時射出。



索爾封著傷口,激起體內金色鬥氣,就連眼睛也變得金色,沒有眼白,沒有瞳孔,神情亦變得甚為嚴肅,爆發暴雷氣勢,彷彿世上一切雷電為他而生,眾多金雷從天而降,紛紛落在雷電戰鎚上,使其射出刺眼光芒。他平靜地道:「你,終於也落單了。」

婆蘇吉望向四周,隨著哮天犬趕走相柳,自己的確身邊再無同伴。牠不禁一怔,想到楊戩竟在一瞬間想出簡單卻狠辣的一計,逼自己與索爾單打獨鬥。

索爾渾身是電,而周邊不斷落雷,體內鬥氣源源不絕,道:「人族之中運用鬥氣的,似乎只有少數。那麼,就讓你見識一下大鬥師的力量!」

婆蘇吉見他力量漸增,立即吐出能量波,希望可以壓止對方氣焰,說:「哼!斷了腳的,還可以做什麼?」這能量波集氣已久,當然力量十足,而且速度甚快,非要削去索爾不少能量。

索爾右手一揮,一道雷電從天而降,直接劈在能量波。兩者一碰,產生巨大爆炸,塵煙和爆風四散。婆蘇吉瞇起雙眼,顫動蛇舌以卸去爆風,卻見索爾突破塵煙,如一顆炮彈迎面衝來。



索爾對著婆蘇吉,奮力拋出雷電戰鎚,響若風雷,快如閃電。婆蘇吉陡然於空中以蛇身打圈,剛好讓雷電戰鎚穿過,更對此冷笑一聲,瞪著索爾,再來凝聚另一道能量波,尖牙更似急不及待正要衝前大口噬咬。

索爾鬥氣橫飛,目似閃電,雙手聚起由鬥氣而形成的狂雷,暴喝:「追雷!」雙手合攏,構成巨大電流光束,大得足以籠罩婆蘇吉半身,一口氣湧去。

婆蘇吉見索爾此攻勢確實洶湧,心想:「不愧是那戰神之子。可惜,過於簡單直接!」牠吐出那能量波,與追雷雖稍有偏差,卻將其吸引得偏離原先航道,再繞路追去,張開大口,笑說:「雷電,也不過一堆沒眼睛的電子。」

追雷爆發,餘威直捲四周,一時之間若處處帶電,形成一個巨大的離子帶。婆蘇吉皮韌肉厚,根本不懼此等微弱電力,運勁擺尾,在空中強行移動,大口噬去。

索爾望著快將自己吞下的婆蘇吉,目光依舊不改,內心絲毫不懼,淡然道:「的確,它們沒眼睛,卻會去我想它們去的地方。追雷,不是一招,而是一連串的招式。」話落,他右手往後一拉,左手向天高舉。

對方簡單一個動作,卻令婆蘇吉大感驚訝,立即收口後退。在牠身後的雷電戰鎚,不只反方向高速飛向索爾的右手,更射出蘊含於當中的鬥氣,化成另一道狂雷,連接離子帶。牠,就正正在離子帶的中央。

索爾左手一落,又有另一道雷電猛然劈去。自此,他雙眼回復正常,盯著婆蘇吉遭狂雷劈中,蛇身若火燒,雷電戰鎚更撞碎蛇首才回到手中,輕聲說:「這,就是追雷;這,就是戰神之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