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全軍撤退(二)

孫悟空看到索爾大發神威,一時忘了自身痛楚,不禁大聲叫好。米迦勒和薩麥爾若兩道耀眼金光,快將趕到,令遠呂、黃崎等急速後退。楊戩本想追去,卻眼見盧娜正屹立邊境之處,拿著射日弓瞄著眾人,內心大感恐怖,急叫:「快走!」

光是單單一個動作和眼神,已令楊戩等感到只屬於皇的力量與那份絲毫不得觸犯的威嚴,背後紛紛生出冷汗;所有人不敢再往前走一步。

只見射日弓的弦一鬆,眾人立即湧來全身力量,準備抵抗。出乎意料之外,盧娜的殺氣雖籠罩米迦勒等所有人,這一箭卻直中相柳,狠狠地穿過並撕碎整個蛇身。

此舉令全場震驚,令餘下的龍蛇聯軍更感恐怖,四處亂奔。雖然場上所有生靈也明知月族和龍蛇聯軍的合作絕非永久,但根本無人想過盧娜就在此時射殺大蛇族。帖拉、黃崎等更是進退兩難,不知如何是好。



盧娜向著黃崎、遠呂等拋一媚眼,微笑之中似有一份暖烘烘的溫柔,偏偏又帶著冰寒刺骨的殺意,說:「你們別以為可以瞞過我。告訴九頭,地族聯盟不會忘記你這一步暗棋。當有機會,閻羅會親自帶兵直襲皇龍都。」話落,她又扭腕射出三箭,不過這三箭並無先前如此狂妄猖獗,但依然具有威力。三箭甫出,她便回頭離去。

帖拉、楊戩、米迦勒各被一箭射去,紛紛以餘力擋下,絕對不敢輕視。

帖拉全身皆是機械,由各種堅硬金屬組成,立即射出多支導彈,意圖改變這箭的方向和盡量減去其威力。相比楊戩和米迦勒,牠與盧娜距離近得多,因而更是懼怕,否則便會踏上相柳之路,在黃泉重聚。

話雖如此,牠以雙爪抓去,再湧起體內力量,爪風澎湃不已。爪風雖狂,卻被此箭輕描淡寫地撕開,更射穿堅硬無比的左爪,最終連整臂亦一同撕毀,爆出極多鮮血。牠雖以機械代替肉身,但依然會感到痛楚,只好死咬牙關撐過。

黃崎飛近,為帖拉護航,語氣甚是匆忙,輕聲說:「快走,否則人族軍前來,後果一定不堪設想。」帖拉若非全身機械,恐怕已一身冷汗;牠眼睜睜看著盧娜未有一絲留戀便轉身只好輕輕點頭,極速飛離此處。



有相柳作為例子,薩麥爾也深怕米迦勒受不起如此一擊,於是見箭前來,已經湧起天神之力,欲借助強烈風勢以影響箭速。米迦勒與薩麥爾默契極好,餘光見其身影,不單敬佩其敏捷身手和反應,亦已心領神會,同時湧起天神之力,一同吹起狂風。

二人合力,天空忽地變成璀璨金色,風雲變動,令那支紅箭的方向微微改變。米迦勒更善用統治劍長的優勢,拍翼一退,雙手握劍揮向那支紅箭,再選擇一個及時的時機一挑,使其僅僅擦過肩上厚甲。

箭過之後,便立即消散,不再成為實體,再次成為能量,返回世界。薩麥爾飛去,問:「還好嗎?」

米迦勒皮堅肉厚,向來防禦力極高,即使是薩麥爾此等刺客,也未敢肯定一擊得手,而且他常披厚甲,不似赫肯,恐怕要待他脫下厚甲方可以確確實實地傷其半分。此時厚甲緩緩垂下,再加速墮地。他額上現出青根,雙臂感到微微酸軟,肩上出現一道血痕,嘆息說:「僅僅一階之差,皇與王,就是一道如此鴻溝。我們去看看楊戩吧。」

薩麥爾見米迦勒神情雖是不愉,當中帶著一份無力感,但非是重傷,也放下心來,便與對方一同飛向楊戩。孫悟空、索爾見楊戩雖以三尖戟抵擋,但亦被打退不少,也趕急飛來。前者甚為心急,人未至便大聲叫喊起來,問:「喂,楊戩!你沒事吧?」



在外人看去,孫悟空確實無禮,但楊戩彷彿對其如此粗魯舉動已見怪不怪,而且二人感情可追溯久遠,當然了解對方為人,也沒有任何怪責,就連其餘三王也未有感到出奇。孫悟空飛近時,見楊戩臉無血色,不禁大驚,就連身軀也不期然晃了一晃,再問:「楊戩!你還可以吧?」

楊戩輕輕點頭,呼一口長氣,眉頭深鎖,似看到未來人族即將遇上一個命中注定的大劫,垂下三尖戟,撫著哮天犬,道:「這次被龍蛇聯軍和月族擺了如此一道,令人族聯軍死傷極大,領地受損。想來,也令人族一直以來儲下的氣運大有受損。」

索爾不解,剛才即使自己與婆蘇吉激戰,實力雖有下降,但也未至大減,問:「為什麼你會這樣說?我的鬥氣,你們的實力也不是消去許多。不是嗎?」

薩麥爾此時望去,方明白楊戩的說話,指著三尖戟,道:「你所指的是這個吧。」

米迦勒、孫悟空和索爾順著薩麥爾白晢的手指看著三尖戟,竟然看到三尖戟上有一道大裂痕,明顯是剛才那箭造成。裂痕正是三尖中間,連接戟柄;其深,恐怕只要楊戩再運勁一揮,三尖戟便會分成數份。

楊戩點頭,帶著一陣淡淡失落說:「三尖戟,由我成金丹之時,已陪伴左右,隨我一同成長。當我一步一步攀上高位,三尖戟亦吸收了不少氣運。若非己族氣運被削,此等法器又怎會輕易破裂?」

四人當然明白這番說話。孫悟空的金剛棒如此,索爾的雷電戰鎚如此,米迦勒的統治亦是如此。即使米迦勒剛才以統治主動挑起那箭,統治依然無傷無損。楊戩苦笑,似看著一位老朋友逝去,說:「回去吧。光是這處的善後工作,已足以令眾人頭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