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全軍撤退(三)

真鳳斜揹軒轅神劍,飛回地面,收起淡紫鳳翼,再無騰騰殺氣,與一個普通人無異。他無暇恢復所有傷痕,頹然站在瀧本城城牆上,從腳下遙望至邊境,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當中不乏人族聯盟的屍體,頓時身心也變得極為沉重。

一剎定生死,一步隔陰陽。生與死明明只差一線,卻無法跨越。勝負亦如此,甫成定局,再無回天。

每當上場作戰,真鳳心如止水,絕不讓任何負面想法滲透入腦海,亂己思緒;即使任何傷痛,亦會化成繼續堅持的力量。可是,每當戰事一完,抑制負面情緒的關口將漸漸消去;看著成千上萬的屍體,他不得不感到無力、愧疚、悲痛。

若過往真鳳所感受到的是一場洪水,那麼現在他正身陷看不見盡頭的大海嘯之中。



他責怪自己一時鬆懈而連累夕日魂歸天道,更痛見耶和華、三清、女媧於眼前隕落;亦因此役,人族的氣運亦下降不少。那股龐大、沉重如泰山的無力感將他逐步推向崩潰的邊緣,連站著也大感困難。

他深知自己即使事後斬殺五爪金龍、黃龍、黑蜧也不會改變眾人離去的事實,但無法抹去自己的感覺,只好閉起雙眼,垂首讓眼淚統統落下。他不敢讓其他士兵看到自己的淚水,只好以紫炎將一切蒸發。

一會,他抬頭望向青天,看雲霞飄過,以唇語說:「各位,即使你們人已經不在,但你們的心依然與我同在;我會帶著你們的心願走到最後。我依然相信,有一天人族會與其他種族共存;若有任何種族破壞這大願,我會毫不留情將他們摧毀。」

依稀聽見敵軍的嘶吼聲,真鳳一握拳頭,又合上雙眼,輕輕一躍,跳過百里,落在過千名龍蛇聯軍中。這千名龍蛇聯軍只是一隊殘兵敗將,實力更不達傳說,莫論傷害真鳳,就連靠近一步的機會也沒有。紫炎一過,未聽任何嚎叫,他身邊只剩一堆只有下半身的屍體。

真鳳光憑感知,在戰場上左穿右插,避開眾人族軍,擊殺餘下的龍蛇聯軍。直至再無他族站著這片土地上,他才睜開雙眼,卻彷彿感到肩上又重了幾分,不過他也知道,這亦代表自己更加沒有理由、更不可以戰敗。



他望向周遭的人族軍,臉上掛著一個微笑,說:「我們已經擊退了龍蛇聯軍和月族軍,好好照顧身邊的戰友,收拾一眾同伴的屍體。」眾人族士兵當然知道各皇定必奮戰方有現時戰果,甚至有三名皇皆戰死,不禁帶著一份感動點頭,更向真鳳立正敬禮以示其敬意。

此時,王星騎著八足馬來到真鳳身邊,輕說:「我們先回去瀧本城,一來穩定人心,二來盡快休養。恐怕這戰,只是龍蛇聯軍向世界進軍的序幕。」

真鳳點頭,輕輕一笑,雙眼甚是複雜,道:「生命,真的很奧妙呀⋯⋯死亡,並非終結;放棄,才是真正的完結。當我下一次揮劍,力量又會大上幾分,更加沉重,因為他們將一切寄望也放在我們身上。」

王星看著真鳳,眼神帶著一份尊敬,答:「或正因如此,盤古才可開天闢地,而你才可帶領人族再次走出世界舞台。」

真鳳苦笑一聲,又有紫炎略過臉龐,道:「王星,我希望你會一直站在我身旁,與我並肩作戰。」



王星想起剛才二人在眾仙鄉險遭毒手,現在逃出生天,實在大為感動。他一向對真鳳亦師亦友,現時聽到此話,不知為何內心澎湃不已,永遠效忠於真鳳的想法更是激動,認真說:「王星領命。」

真鳳聽到這番話,不禁破涕為笑,道:「我們從不是什麼君臣,那些也不是什麼命令。你們是我的手足、同伴、戰伴。好吧。想必姜尚、電王等也回到瀧本城,我們也起行吧。」

王星微笑,心想:「你永遠也是我的君主,我定會盡全力扶助你。」

械鎮和槍所各位於瀧本城西邊和南邊,是人族自與矮人族合作後特意開設的大型軍備製造所,如今不斷向瀧本城派出一隊隊醫療兵,更𢹂帶大量治療儀器、煮食用品,以支援城內的一眾傷者。

而瀧本城外亦有近百萬人,當中不乏居住城中的平民;不論人、巨人、日族,此刻更是不分彼此,不問身份。他們負責將人族及其同盟的屍身收回,並將敵軍的身軀切割作為糧食,不只充飢,更希望藉此暫補所失去的氣運。

伏羲雖然也大戰一輪,能量尚未恢復,但並無休息,一直監督各路軍隊的情況,更從各地收集情報,重新檢示人族暫時的情報網絡。真鳳遠望伏羲,也不禁嘆一口氣,細說:「伏羲真苦⋯⋯先是燧人氏,現在連女媧也走了。三清與他一向深交,亦同樣逝去。」

王星點頭,眼神之中似乎帶著一份憂慮,輕聲說:「希望那不是最後一根稻草。」

真鳳不解,問:「什麼?」



王星搖頭,一笑便置之,下馬後讓八足馬率先飛回帝都,說:「你是人族之首,好好安撫一眾士兵。我先去與姜尚研究加強邊防。」

剛好電王正在附近,真鳳便走去,說:「你沒事,實在太好了。」

電王臉有難色,又是羞愧,又是內疚,道:「雖然人依然健在,可是,我掉了三清所贈的長虹⋯⋯」

真鳳一怔,知對方曾受三清恩惠,現時三清身亡,電王定必大感心痛,說:「總有一日,你一定會將長虹搶回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