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全軍撤退(四)

與真鳳分開後,王星走到瀧本城城牆邊,看到姜尚盤膝坐在地上,調較防禦系統的各種參數,便走上前,沿途讓其他人率先離開,蹲下身子,問:「流星隊如何?」

姜尚眼光依然停留在控制板上,道:「久經訓練,再歷沙場,流星隊的確能剋制龍族和大蛇族。流星隊已經截斷龍蛇聯軍的支援,擊殺過十萬名敵軍,不過支援、物資並無想像中多;與其說那是援軍,我更認為牠們是單純的邊境軍,以防月族或我們猛攻。」

王星以感知察覺周遭無人,輕聲卻極為認真說:「此役之神奇,幾乎毫無漏洞。要不是我前世於審判日失落永恆,而神族貪婪地搶去且埋於眾仙鄉之下,恐怕我早就重投輪迴。另外,此役龍蛇聯軍死的大多周遭小型種族,比例極為奇怪,而其全軍撤退的速度奇快,實在可疑。」

姜尚神情依舊淡然,輕輕點頭,剛好完成更改程序,便放下控制板,看著王星,同樣輕聲道:「外的,放心交給我,我會好好視察戰場。內的,就只有你夠資格去處理。」



王星內心非常信任姜尚,不但因為後者聰明絕頂卻忠誠不二,更因一份莫名的熟悉感,就似在前世早已認識,微笑說:「與你談話真舒服,不用花太多唇舌。」他呼一口長氣,慨嘆:「但願紅日雖落,內心未暗。」

姜尚明白王星內心的掙扎,於是說:「非因無光,只因閉目;非因無聲,只因掩耳。」王星聽後不禁輕輕苦笑,拍一拍姜尚肩膀便離去。

大雨一場,刷去斑斑血跡,沖掉陣陣腥風,卻難洗滌身心,叫人更是失落。即使天空再次放晴,城中所有人仍難以重掛笑容,心頭的陰霾依在,久久未散。也許所有人不敢忘記龍蛇聯軍有多麼殘酷無情,也不敢忘記死去的同伴有多麼英勇。

經過一輪搶救和清理,瀧本城不論城內城外也逐漸回復正常,至少外觀上也與過往並無太大差異;沒有屍體,沒有血跡,也沒有慘嚎。自此,日族、巨人族等的軍隊亦退回各自領地,本來居住當地的各族平民亦暫且隨隊回歸,免得觸景生情。

牟尼站在城牆上,看著如此蒼涼景色,不禁嘆息。真鳳此刻走來,說:「牟尼,你還好嗎?」



牟尼雖然心痛,但依然保持其禮節氣度,看著真鳳點一點頭,說:「准提與接引乃頂天立地的英雄,曾救千萬人,只希望他們能早日輪迴,不用再受苦難。」

真鳳想起准提和接引,內心一揪,道:「盧娜一直握著后羿的射日弓,不單破去三清的兜率八卦旗陣,更帶走多人。若未重奪射日弓,恐怕我們一直處於被動。」

牟尼點頭,忽地扯開話題,問:「你還記得自身得道那一刻嗎?」真鳳幾乎立即點頭,那時與傲打得激烈,幾乎落敗,實在歷歷在目。牟尼道:「我剛才與阿提密斯再次激戰,忽地想起自身羽化成仙那一剎,力量稍微增加。也許,深思得道之際,得道之因,亦是變強之契機。惜我依然未能擊殺對方,未能除此大患。」

真鳳聽後大喜,知牟尼本就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強者,現時再次變強,總算是近來最好的消息。他神情一呆,苦笑:「我還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以力證道還是羽化成仙⋯⋯」

牟尼輕笑,神情祥和溫柔,看著真鳳,道:「你非是常人,一定會找到道之根本。」



真鳳不禁垂首,依在牆身,稍微皺起眉頭,細說:「對,我是盤古轉世⋯⋯只是,我也不過一名凡人,未好好認識須彌的一切,便要擔起這樣的重任。」

牟尼點頭,道:「世事非公平,乾坤必有私。縱使你我登皇,也無法改變一切。須彌,選中了你;時代,選中了你。即使我們能越過維度,活於彼岸,也不願放下此處。」

真鳳深呼吸一口,笑說:「對呀⋯⋯此處是我們的家園,有著我們心愛的同伴,有著我們心愛的事物,怎可以貿貿然放棄?」

另一邊廂,伏羲坐在房中,凝望眼前的五彩石,眼神帶著一份深情,偏偏瞳孔之中空洞無物。在他旁邊的位置,楊戩、米迦勒、薩麥爾也靜靜地閉目坐著,寧靜得心跳有聲。

濕婆推開房門,目光掃過坐場的數人,才坐在剩餘的空櫈,問:「有要事?」

伏羲的目光終於從五彩石投向濕婆,四目相投,道:「今次人族氣運受損,往後行動恐怕會處處受阻,所以,我們要重新奪回屬於人族的氣運。如果人族繼續如斯仁慈,恐怕未被龍蛇聯軍推至邊緣,就被神魔二族反擊至死。也許,人族需要重新出發。」

濕婆望了一望楊戩,再望向伏羲,想二人價值觀極為接近,想必早已連成一線;米迦勒和薩麥爾本來就與楊戩相似,看著耶和華隕落後,對待敵人的手段恐怕不再柔和。濕婆並無轉彎抹角,直問:「你們想怎樣?」

伏羲淡然說:「牟尼基於宗教而不插手政治,想必也會投棄權票,但時過境遷,即使把你計算在內,我們也只有五票。那麼,要影響人族去向,就要從大局入手。總有一日,我會將須彌化成仙界,無欲無求,自然無為。」



後世稱此役為「突襲瀧本城」,不單正式掀起後來須彌歷史上規模最大、涉及種族最多的戰爭,亦是人族大亂的開端,幾乎令人族陷入萬劫不復之地的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