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人族之前:弱肉強食(一)

須彌之大,如沒有邊界;實際上,其邊緣與其他小世界、小千世界等於弦、維度等層面交接,更顯得無窮無盡,無邊無際。每一世界雖有世界膜包圍,但仍與其他世界於各個維度互相連接,既是獨立,亦可視為一體。

若一世界因其能量急降而淪陷,其餘的世界便會將其徹底吞噬並吸收。生死有命,天道如此,就連世界亦不得不從,更何況渺小的人類?

在真鳳尚未帶同王星、伏羲等回歸之前,龍族、月族、大蛇族、鳳凰族等早已向其餘小族伸出魔爪;雖未真正將整族收歸己有,但亦派出不少族員駐紮領地,監管大小事務。

被派駐的族員往往就如土皇帝一樣,完完全全掌控領地上的一切,隻手遮天,能指黑為白,可道白為黑,確實反手為雲,覆手為雨。



當中,龍族之所以能於短時間內擴張領地,實力大增,除了九頭經輪迴轉世、與大蛇族合成聯盟外,更因各龍族皆依九頭之法,並不單純以武力搶奪領地。牠們每當佔據領地後,率先殺雞儆猴,用一片恐懼鎮壓各小族,使其不敢反抗,後來更以權力、利益引誘小族中的族員成為管理層的一份子。

當這些卑微的生靈被龍族賦予一個職務及地位,便自覺與別不同,高人一等。漸漸,小族不再團結,族員互相猜疑,互相計算,更恐怖的是部份族員甘願作為爪牙,捨棄自己身份,主動為龍族提供各類資源。這就是九頭最為擅長的分化統戰。

這明明是最簡單的道理,卻偏偏是最難明的事情。即使你眼睜睜地看著族員改變,由正直不阿,變得殘酷不仁,無情無義,卻無法改變,無力回天。多少種族在無聲無息之間,發生內亂分裂,自己人打自己人,自己人捉自己人。

即使當人族尚未形成,數以萬年之前,須彌依然是個弱肉強食的地方。縱然後來各大種族之間漸漸生出不同的潛規則,大型戰爭式微,跨族貿易與文化交流興盛,惟殘酷無情的現實也未曾出現一絲改變。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所以勝者生,敗者死;同時,生者勝,死者敗。未能成族的生靈是食物,弱小的種族也是食物,而強大的種族,尤其百大種族,則是一切的主宰。牠們能傲視萬族,視其餘生靈為渣滓,可任意踐踏。



歷史依舊重複,鮮血仍然在流;改變的,只不過大規模的戰爭化作數之不盡的小戰役,而不少種族已在背後連成一線,互相結盟。牠們用鮮血繪畫出表面的和平,用屍體拼湊出短暫的繁榮,但殺戮、戰爭永遠存在,一直虎視眈眈,伺機而動。

也許,一切皆在變,唯獨力量不變;也許,力量方是解決一切的方法。

既然任誰也無法改變整個世界,就唯有改變自身。

聽到雞啼,盤古立即睜大雙眼,帶著一份興奮,轉身拍醒睡在旁邊的數人,說:「快!要起床了。」

盤木仍然睡眼惺忪,臉上皺紋因年邁而漸漸浮現,渾身總覺不妥,常感累透,與往日實在相差甚遠,不禁慨嘆歲月不饒人,道:「古,還有些時間。讓我們多睡一會吧。」



盤古看著盤木如此懶洋洋,不得不心急起來,壯健的雙手一直搖動他們的身軀,說:「今日鼬怪會來,別讓其他人捷足先登!這是我第一次見鼬怪呢!」

甫聽到「鼬怪」,盤木馬上睜大雙眼,驚問:「鼬⋯⋯鼬怪不是明天才來嗎?糟了!土、杏、十、士,快起來!快!」

盤土、盤杏和盤十聽到先前盤古的說話,也知其重要性,立即耍開周公的懷抱,打起精神,跟隨盤古和盤木的步伐,艱辛地爬出作床的小地洞,收拾各種寶石,準備獻給前來的鼬怪。

盤古偷偷摸摸地拿了一小盆水回來,供大家洗去臉上污跡。他們看到這一盆污濁穢黃的水,臉上也掛起一個滿足開懷的笑容,紛紛洗臉,享受冰冷爽快的感覺。盤士動作緩慢,此時才剛剛爬出來。

盤杏小心翼翼地弄濕自己乾燥得破裂的嘴唇,登時大感舒適,正笑得燦爛,眼神閃爍,問:「古,你怎能拿到水的?今天是我們的配水日嗎?」

盤古雖然性格單純,但偶然也會動一動壞腦筯,而且體格壯健,身手敏捷,比起盤木、盤杏還要高出一個頭。他對著盤杏輕聲細說:「三組的衫顧著收拾一直以來所挖掘的寶石,也忘了看守配水,我便拿來了。我才不想鼬怪來到時,大家會中暑昏倒呢!」

盤杏個子嬌小,只得五尺左右,雖然營養未足夠,不過身型豐滿,肚子更隆起,明顯已是懷孕。她心懷感動,目光閃向盤十身上,調侃說:「還是古你最疼我。」

盤十個子高大,身型與盤古相差無幾,甚至比後者更要肩橫腰粗,而且外貌更為陽剛,不似盤古帶著一份陰柔的俊美。他喝了一大口水,看到盤杏的神情不禁大笑,上前輕拍盤杏的屁股,道:「對呀,古就最疼你了,下次跟他配種吧。」



盤杏嬌嗲地哼了一聲,兩邊滿佈雀班的黃臉頰泛起陣陣桃紅,輕摸著肚子,說:「出生後,你一定要被選中,然後帶我去看看奴隸礦場外的世界。」盤十聽後想到將來的子女,也忽地滿懷希望,內心生出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那時,他並不知道這叫親情。

盤木也沒有理會其他人,甫見所有收藏也拿出來,急道:「快點出去吧!這是一年一度的挑選日。一定要佔到有利位置,容易讓鼬怪挑選中我們。這樣,我們才有好日子過。」

六人爬出地面,被熾熱陽光曬著,自然地瞇起雙眼,直至雙眼開始適應後,才看見其餘九組也已經有人霸佔位置。盤木苦笑一聲,說:「還是慢了一步呀。」

盤古臉露愁色,哀說:「如果剛才我不拿水,直接上來就好了。」

盤十為人豪爽,絲毫沒有怪責的意思,心想:「要不是你提醒我們,想必現在五人還在下面慢吞吞的。」上前拍拍盤古肩膀,道:「沒關係!可能鼬怪還是會選中我們。」盤古神情失落,生硬地點一點頭,呆站在人群之後,希望能望到鼬怪的風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