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人族之前:弱肉強食(二)

此處是土鼠族其中一個領地,土來山脈。土來山脈分成兩邊:一邊是風塵僕僕的奴隸礦場,倚山而建,在地面上鮮有建築,主要向地下發展,而且被高牆封鎖;另一邊則是風光旖旎的市鎮,街道寬敞舒適,燈飾明亮燦爛,為迎合其他種族,所有售賣礦石、金料的商舖皆搬到地面,有如一個旅遊勝地。

土鼠族不入百大種族,亦不算強大的種族,不過牠們天生對岩礦、礦石、寶石、鑽石等奢侈品、軍用材料異常敏感,而且心思細密,能大量製造各種武器和法器。雖眾武器未可稱上一流,但已入二流。加上土鼠族做事圓滑,懂得巴結其他種族,所以即使戰力不高,依然生存至今。

土鼠族之首是鼠超,而副首領則是鼬怪,兩者實力與初階三門者同級,皆居住於土鼠族的主都,大土居。對於龍族、天族等,牠們當然完全不值一提,恐怕連做成威脅也無能為力,而大多土鼠實力就連二門者也未及,可見整族實力確實低下,然而對付尚未成族的人已綽綽有餘。

土鼠雖僅僅高約四尺,但能以雙腳直立而行,亦可以四肢全速奔跑,而且牠們有兩雙利爪,四肢健壯,動作敏捷,力氣龐大,能在瞬間將人剖腹切肚,因此無人曾想過要反抗。再者,活於此處的人早已習慣被土鼠監管,更認為只要自己問心無愧,做事妥當,就不會受到任何不公的對待,更令此處氣氛份外和諧。



的而且確,對比身處其他種族的人,盤古等的待遇已是不俗,至少不需過於擔心生死,至少能享有一定的自由;只要他們每月能交出足夠的礦石,土鼠族也不會太大刁難。當然,此時的盤古並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何,也不知道真正自由的滋味,更不知道未來自己竟膽敢對抗土鼠族,甚至全須彌。

從出生起,盤古等就活在此處,擔當著專責挖掘寶石、礦石的奴隸;亦因這身份,所有人不得穿著任何衣服,也不能擁有任何物品。亦因應土鼠族的習慣,所有人也要自行挖掘所居住的地洞。

土鼠族將此處的人分成四氏,分別是盤氏、兜氏、板氏和托氏;四氏各住一區,不會有任何接觸,只是知道有對方的存在。盤氏有十組,每組人數雖各有不同,但每月依然要交出一定數量的礦石。因土鼠族並無限制所有人繁殖,反而鼓勵他們盡可能地繁殖,所以為減輕負擔,眾人也會不斷配種;亦因此,他們沒有婚姻和戀愛的概念,也沒有專屬的伴侶,幾乎只要有機會、有力氣便會配種。

話雖如此,不過據多年前人的經驗,他們也知近親配種而生的人病痛較多,壽命較短,而在各方面也容易出現問題,所以眾女性自小便會被當作貨品般賣去其他組,就如盤杏本屬八組,不過被盤木以食物換來成為盤十和盤古配種的人選,亦自此成為十組的人。盤木一直打算將盤士換走,但奈何盤士身型過於瘦弱,並不是繁殖的好人選,也無人意欲購買。

盤木本來屬於三組,後來與三組組長吵架,便向土鼠族申請另立組別,經批准後方成立十組並成為組長,而盤土則原屬二組,後來被換走並加入十組,與盤木先後誕下盤十、盤古和盤士。盤杏現時懷有盤十的孩子,預計一個月後臨盆,為十組增添人力。



這一日是一年一度的挑選日,由副首領鼬怪親自挑選一至兩個人離開奴隸場。據土鼠族說,被挑選中的人將擺脫奴隸身份,離開奴隸場,居於市鎮,所以在場所有人也十分期待,希望自己會被選中。即使被選中的不是自己而是同組組員,該組當晚的配餐亦會較為豐富。

這份希望,令盤古等人沒有打算反抗,更令所有人甘於安穩,真誠臣服。不得不說,土鼠族的治人之道確是別出心裁,僅以此魚餌便可令場中所有人自願上釣。

盤氏十組約二百人,全部齊集於大礦洞之前;眾多守衛鼠身披盔甲,全副武裝,守於外圍。平日空曠的地面也一時之間變得密密麻麻。

盤古望向一眾守衛鼠,見牠們平常明明慢條斯理,對大多事情也愛理不理,此時卻變得神情嚴肅,目不轉睛,就連站姿也端正不少,可見鼬怪地位確實高高在上;縱然同族,牠們也不敢觸犯其威嚴。

「副首領到!」隨此話響起,一眾守衛鼠仰天長嚎,嗚聲雄厚悠長,氣派十足。場中所有人的目光紛紛投向入口,期待改變人生的時機。鼬怪走在最前,步伐穩重,身型比其他土鼠高大,如鶴立雞群,雙臂修長,似乎更是靈活,而毛色光鮮,啡中帶紅,牙齒尖利,目光凶狠,渾身散發陣陣霸氣。



盤古雖站得不近,但單單這樣看去,不禁心生狂熱,暗忖:「牠就是鼬怪⋯⋯副首領已經是這樣,鼠超一定更加強悍。真羨慕牠們可以變得這麼強大⋯⋯我只不過是個人,但我也有可能達到牠們的境界嗎?」

待長嚎停下,鼬怪站在大礦洞前一座大岩石之上,仰視全場,表情老練,令人根本看不透其腦海。此時場上極為肅靜,只得風聲,而所有人也心跳加速,盼望自己將是被上天眷顧的幸運兒。

鼬怪嘴角上揚,輕笑一聲,道:「每一年,我也會挑選一些人進入牆外的市鎮,擺脫礦工身份,擔當其他工作,順道享受城市生活。這年也絕不例外。」然後,牠指著一名陽光膚色的少女,續說:「出來吧。」

那少女是四組的盤北,興奮得大叫起來,急不及待快步走到鼬怪面前。鼬怪問:「報上名來,還有,你願意當上這年的幸運兒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