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人族之前:弱肉強食(三)

盤北大力點頭,淚流滿面,感到幸運之神將手放在自己肩上,改寫自己以後的人生,對著鼬怪不斷鞠躬,哽咽地說:「我是四組的盤北,我願意!謝謝鼬怪!」

鼬怪上下掃瞄盤北,輕輕點頭,滿意地說:「盤北,隨我來吧。盤四組,今夜有獎。」整個四組近廿人一同雀躍地歡呼,吶喊「盤北」這名字。

盤北抹去眼淚,向著四組大叫:「我會像以前的幸運兒一樣,安定之後盡量把你們接過去的!」聽後,四組更是熱淚盈眶,不斷吶喊,就似這世上沒有另一件事比此事更加光宗耀祖。

鼬怪乾咳一聲,順道散出微微霸氣,令在場所有生靈身軀抖顫,就連其餘土鼠也停頓一息,而站在最近的盤北更幾乎心臟停頓,難受得嘔吐不停。牠看到這情景,目光充滿不屑,也似乎沒有太多耐性,沉聲說:「跟我來吧。」



盤北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如此失禮,臉頰通紅,但有一刻確實感到死亡就在身邊擦過,更感到鼬怪神聖不得侵犯。她匆忙地以手抹去仍在嘴邊的嘔吐物,便低著頭跟隨鼬怪,但內心的歡喜仍然難被掩蓋。

自鼬怪離開,所有守衛鼠也叫喝所有人回去工作;如此特別的挑選日就此完結。除四組組員外,其他人也帶著一份失落埋首於工作之中。

這夜,四組的配餐中夾雜少量肉碎,帶著一種令人難以忘懷的鮮肉味道。

盤十氣喘過後,眼神依然呆滯,細聲問:「你剛才感覺到嗎?」盤古確確實實感到這一剎那的霸氣,內心充斥著因本能而生出的恐懼,僅輕輕點頭回應。盤十續說:「第一次看見鼬怪,想不到牠竟然強大如此,強大得彷彿可將其他土鼠視為無物。剛才⋯⋯那一份壓力⋯⋯太恐怖了!這就是其他土鼠所說的霸氣!喂,你怎麼了?被霸氣嚇傻了?」

盤古搖頭,但雙手依然顫抖,說:「沒⋯⋯沒事。」



盤十與盤古是雙胞兄弟,感情極好,開玩笑說:「哈!看來有人被嚇成傻子了!」盤古不似平日反駁,就連回應也沒有便走去拿起鋤頭工作。盤十一怔,眼神充滿擔憂,心想:「糟了,古不是真的被嚇傻了吧?」

盤古的確被鼬怪的霸氣所震懾,但同時,他感到身體似乎比過往有所不同,若體內有種物質或力量蠢蠢欲動,橫衝亂撞,欲衝出身軀。他不斷用力揮動鋤子掘礦,想擺脫腦海中的思緒和內心的不安。他之所以感到不安,因為剛才除了恐懼外,他更感到一股從心底而生的興奮;剎那,他想衝出去與鼬怪較量一番。他暗忖:「我大概真的傻了⋯⋯」

盤木之所以能自立門戶,因他是一名挖掘高手。或因技術,或因運氣,他經常掘出各類珍貴寶石,令土鼠族大賺一筆;歸根究底,土鼠族根本不在乎這些人,在乎的就只有利益,反正多出一組,牠們能得到的利益則自然增加,何樂而不為?

他本就對於挑選日沒太大期望,過後索性醉心工作,以更多的寶石、鑽石等證明自己的價值。他一鋤之下,竟打穿岩壁,經一陣小型地陷後,幸運地開出一條新通道,能走得更深更底。他嗅到一大股奇異的氣味,內心極為興奮,大叫:「十、古,來這裡!」話畢,他想也不想爬進通道之中,希望能掘到更珍貴的寶石。

盤十了解盤木的性格,若非重要事,後者絕不會如此緊張,便馬上帶著盤古走去。他大叫:「爸!你在哪?」



盤木答:「這一邊!」盤十隨著聲音帶著盤古,繞過數彎,爬過數洞,方能接近盤木。盤古仍是內心充滿憂慮,閉口無言。盤木輕聲說:「這次我找到新礦坑,一定大有獎賞。」

盤十點頭叫好,興奮道:「以往礦坑都是土鼠發現才安排給我們,這次功勞確實了不起!」才大笑一聲,他便不斷咳嗽,續說:「這裡⋯⋯空氣好奇怪。」

此處不似其他地方,過於深入,漆黑一團,幾乎伸手不見五指,而且含氣量過低,滿佈如沼氣、天然氣等的易燃氣體;若人久處在此,定會缺氧。盤古等人並不知道何為易燃氣體,甚至連氧氣也不知一二,只一心想拿到最美的寶石。

盤木揮過十多下鋤頭已經感到呼吸困難,而且頭昏腦脹,心想:「是我真的老了嗎?」他揮動斧頭,正想劈開岩石,怎料大力一劈,但因腦部輕微缺氧而導致準繩不足,鋤鋒稍偏少許,直直擦過岩石,偏偏磨出一絲火花。

這情況平日可謂見慣見熟,可是這一次與眾不同;這一絲火花如死神伸手,招來其他易燃氣體,產生爆炸,再化身無窮烈炎,先後湧向盤木、盤十和盤古。

三人先被爆風扯後十多米,直直撞向牆壁。盤古最為幸運,撞向較為柔軟的土堆;盤木頭部撞牆,即時暈倒,而盤十則撞到凹凸不平的牆身,受到內傷,內臟若上下倒轉,大吐鮮血,雙眼失焦,視線陷入一片模糊。盤十在昏倒之前,隱隱約約看見盤古張開雙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