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人族之前:弱肉強食(五)

盤古認真地點頭,續說:「是吞了,或吸收了,我也不太清楚。總之就是我將那些火都弄走了,然後見情況不對,便一口氣搬你倆跑出壙坑。」

盤十認真思考,說:「那時爸觸怒了火的神靈,才會爆炸,偏偏你讓火的神靈走進身體⋯⋯所以你才會有這樣的改變,否則正常人怎可以一口氣搬起爸和我。」

盤古遲鈍,學識淺薄,說:「也許吧。不過我完全感覺不到什麼神靈。」

盤十找到這解釋後心情舒暢,道:「古,你現在得神靈保佑,不准這樣侮辱祂!有你在此,我們可能有好日子過了!」



嘈吵和刺耳的雞啼聲甫起,盤杏和盤士也醒過來。盤杏看到盤十走到另一邊,擔心問:「你怎可以跑來跑去的?」

她才經過洞口,剛好有人在洞口倒下一堆排洩物,嚇得前者向後跌。盤十看得緊張,立即說:「杏!」可是他沒有盤古的恢復能力,依然有不少骨裂,痛得難以動彈,不過依然一步一步爬去。盤古也立即扶著盤十,但眼神一直留意著洞口。

一名矮小的光頭男人從洞口慢慢爬下來,看著沾有排洩物的盤杏冷笑一聲,瞪著盤杏大喝:「喂!你們這些渣滓弄得我們無法工作,你們以為就這樣沒有配餐就好了?」

隨後,又有三四名拿著鋤頭的壯丁跟來。盤士看到一組的盤卜臉容顯得驚慌無措,立即跪下,說:「是我們不對,不好意思。」

一組歷史最為猶久,人數最多,已超過二十人,可謂人多勢眾,亦因此一組組長,盤正被土鼠族授權為管理員,可謂是除土鼠之外,最有話事權的人。盤卜則是盤正的長子;他雖然矮小,但勝在力大,而且口才一流,能哄得眾守衛鼠高興。他見盤士跪下,並無憐香惜玉,反而一腳蹬去,又罵:「跪下有用嗎?你知道我們損失有多大嗎?」



盤古看得怒氣沖沖,一手推開盤卜,另一手擁著盤士,道:「夠了!」

盤卜大感疼痛,似被人用力一拳打在胸前,暗忖:「我怎麼看不清楚他的動作?」但他知輸人不輸陣,怒罵:「你做什麼?我爸是盤氏的管理員,光是襲擊我們,已經可以拘捕你!」

盤古看著盤卜,凜然道:「我哪有襲擊你?我只不過是阻止你繼續打我妹。」

盤士不斷搖頭,求盤古別再反駁,深怕他又會被對方毆打一輪,而且盤古口才不佳,恐怕只會越描越黑。盤卜冷笑,問:「盤古剛才是不是襲擊了我們?」其他壯丁大聲說是,眼神更是不懷好意。

盤古感到體內洶湧澎湃,有一股衝動要爆發,但他更懼怕過後不知所措,一直壓抑自己。盤卜得勢不饒人,上前兩步,說:「古,我們現在就要拘捕你。如果你再反抗,我就拘捕盤十,不,拘捕所有人!凡是被捕的人,就歸於一組管理,你猜猜我們會怎樣?」



盤十知自己如今只是盤古的負累,大叫:「你這卑鄙小人!你不得好死!」

盤卜打一眼色,便有兩名壯丁走向盤十,盤古心驚膽顫,怕他們會對其他人不利,急說:「你想怎樣?我不會再反抗的!拘捕我吧!」

盤卜看著盤古,想起胸口的痛,冷哼一聲,說:「記著,別反抗。」他一記勾拳打去,盤古不敢躲避,若一塊木頭般傻傻地直受他一拳,登時鼻孔流血,倒地且不醒人事。

盤十大叫:「古!」

盤卜又耍眼色,讓那兩名壯丁捉實盤十,然後他抓起並硬扯盤十過去那堆排洩物,一記狠狠壓他的頭下去,弄得對方滿臉污穢,冷道:「你們想要好好活下去的話,就別再弄得我們有任何麻煩。記著這規矩,土鼠之下,就是我們一組,然後才輪到你們。想要回盤古,你們想想用什麼來換。走。」

盤杏和盤士皆是弱質女流,根本不敢反抗,就連與盤卜對視也不敢,只以餘光看見對方帶走盤古。

待盤卜一行人離開,十組本來熱鬧的地洞變得孤寂無聲,靜得痛心刺耳。盤十一言不發,緩緩爬起身,走去牆邊挖來泥土再抹走臉上污跡。盤杏上前幫盤十稍微清潔,內心深深感到對方所受到的委屈,卻不敢再流淚。

盤十感到無比憤怒,也是首次感到內心生出如斯決絕的殺意,心中默念:「若天上真的有神靈,願我死後去到你們身邊,親自辱罵你們這群虛偽的渣滓。」



這一夜,盤古一直跪在一組的地洞內,跪得雙腳麻痺,雙手被麻繩吊起,口被塞滿稻草,頭被套上那用來盛載排洩物的木桶,臭得不欲呼吸,而本來好得七七八八的棍傷又添上各種瘀青傷痕。每個一組組員經過,也會向盤古吐口水,敲打那木桶,甚至拳打腳踢。也許,此時一組已不視十組、盤古為人,只不過發洩工具。

盤古雖深感侮辱,卻知不得流淚,不容自己在這些人面前表露失敗。他緊閉雙眼,咬緊牙關,偏偏隱約看到某兩生物飛舞;他不知那是龍,那是鳳,只知兩者舞動靈活無比,比土鼠來得更快更瀟灑。龍吟鳳鳴之際,似要釋放各種力量,他體內稍感熾熱,極為辛苦,心想:「難道真的有火的神靈?這些影像,就是你們給我的指示嗎?」

「你來做什麼?」

「我⋯⋯用自己,來換古。」

盤古雖然視線被遮擋,但這把聲音何等熟悉,正是素來乖巧的盤士,大驚之際,已顧不得所謂的指示,不斷叫道:「不要!」可惜有口難言,他根本無法正常說話;在他人耳中,只聽見其嗚嗚之聲,模糊一片。

不久,盤卜走來,而除盤正外,幾乎所有一組組員站在他身後,擺明視作一番娛樂。盤卜看著盤士楚楚可憐的樣子,不禁失笑,問:「聽說你想用自己來換古回去,對吧?」他見盤士點頭,上下掃視後笑說:「一看就知你毫無生養,買你只不過浪費糧食,而且你呆呆滯滯,你憑什麼認為自己足夠換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