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人族之前:弱肉強食(六)

盤士被眾人圍著,其實渾身抖顫,就連聲線也不穩,不過知由小至大,盤古和盤十皆對自己疼愛有加,凡事呵護,與其他組員截然不同,如今見盤古有難,內心知不可袖手旁觀,深呼吸一口,嘗試平靜內心,道:「我⋯⋯可為一組配種,而且可做⋯⋯家務。」

「哈!好,那就試試,你是否可為我們配種。」盤卜望向其他壯丁,問:「你們想試嗎?一起上就好。」自此話起,幾乎所有男人也走上前,雙眼色迷迷地盯著盤士的胴體,不禁大聲歡呼,就連其餘女人也不斷叫囂。

盤士怕得渾身抖顫,連站也站不穩,不慎向後跌倒,呼吸變得急促非常,怕得不禁向後爬,似是逃離眼前這一群惡鬼。盤古更是心急如火,深怕盤士被眾人蹂躪,殺意暴增,咬牙切齒,內心似要爆發。頃刻,一名守衛鼠身手敏捷地從洞口走來,快若一道黑影。牠甫站穩,眼盯所有人,提氣大喝:「誰在吵鬧?」

所有人耳中若有雷鳴,嚇得魂魄散去,被牠目光掃過之時更感恐怖,登時閉起嘴巴,絲毫不敢動彈。盤卜反應最快,兩息之後,恭敬若小人般走上前,說:「守衛鼠大哥,沒⋯⋯沒什麼,這是來自十組的盤士。她說想加入我們一組,所以我們在歡迎她才會比平日嘈吵。我們以後一定會更加注意注意。」



守衛鼠哼了一聲,餘光看著盤古,再望去盤卜,臉色登時變得不悦,暗忖:「連我也未會這般明目張膽,你只不過區區一個組長之子,未免太得寸進尺了吧?」上前一抓,將木桶抓成碎片,沉聲問:「他是誰?」

盤古被其爪風刮臉,不少木碎更刺向臉皮和鼻孔,極為難受,咳嗽不停。盤卜見守衛鼠的神情聲線,心知不妙,立即恭敬道:「他是十組的盤古,先前因為襲擊他人,所以我們先將他拘捕並監禁起來,以儆效尤。」

守衛鼠望去,心想整個一組似乎不可一世,心生一股不爽,又來一爪抓斷綁著盤古的麻繩,冷說:「抬盤古回去。」

盤士聽後大為感激,不斷向著守衛鼠叩頭,叩得擦破額頭,滲出不少鮮血,但她已不顧痛楚,不斷說:「謝謝!謝謝!」

自麻繩斷掉,盤古雙手自然垂下,血液忽地湧回雙臂,既是麻痺,又是疼痛,就連站立也感困難。他吃力地拿走口中稻草,才可說話,對著守衛鼠道:「感謝。」一組看著守衛鼠竟出手幫助盤古,心想糟糕,本打算出來看戲,怎料惹得大禍纏身。



守衛鼠餘光也不望二人,道:「在外面等我。」牠盯著盤卜,一步一步慢慢走去,在他耳邊輕聲道:「這種事,恐怕盤正也不敢光明正大地做,你⋯⋯可真是膽大包天呀⋯⋯」

盤卜聽得渾身生出冷汗,寒意從左耳湧向全身,冰凍刺骨,似木頭一動不動,細看之下卻是顫抖不停。守衛鼠冷笑一聲,續說:「不過只要盤氏能交足數,我們也會視若無睹;如果整體因十組不夠人而交不足數,那麼⋯⋯就請你好自為之了。明白嗎?」

盤卜並非愚蠢,至少處理人事方面尚算不俗,聽到這句登時放鬆,放下壓著心頭的大石,深呼吸一口,如獲大赦,微笑說:「沒問題。我們盤氏上下定必竭盡全力,不讓土鼠族擔心。在爸管理之下,盤氏一定會繼續提供足夠的礦石、寶石予土鼠族!甚至,產量和質素將會是四氏之中最多!」

守衛鼠大笑,目光奸狡,鬆動筯骨似是耀武揚威,語氣之中懷著一份滿意,心想既然已施下馬威,也無謂糾纏,輕說:「既然如此,我也無謂干涉你們。你們雖然屬於土鼠族,不過首領鼠超給予你們這麼多空間,希望你們會懂得感恩。要不是土鼠族,你們早就死在荒野了,怎會有今日如此風光?」

盤卜主動跪地敬拜守衛鼠,接著其身後的所有人也照著做。盤卜深知只要得一眾守衛鼠歡心,整個盤氏幾乎就在自己手中,便大叫:「土鼠萬歲!我們要飲水思源!盤氏定必全力報答土鼠族!土鼠族千秋萬載,永世不朽!一統須彌,武功蓋世!盤氏視死如歸!」



雖然守衛鼠明知要達成盤卜的說話幾乎沒可能,可是依然聽得整個一組如此吶喊,心情愉快,先前的不爽全然消去,臉上不禁掛起微笑。盤卜見此,更是落力大叫,想出不同說話。

盤古因守衛鼠的說話而留在洞口外,不敢走遠。他聽得如斯肉麻不堪的說話,大感嘔心,內心對於盤卜的反感又再增加。盤士對於這些說話毫不理會,但看到盤古臉上神情,以為他先前受眾人虐待,或對身體有長前受損,問:「你不舒服嗎?是不是被他們打得很痛?」

盤古立即搖頭,免得身旁的盤卜擔心,笑說:「我皮粗肉厚,又怎會這麼輕易被他們打傷呢?或許你要問問他們的手腳有沒有受傷呢!」事實上,那時他於地底礦洞已經衝破解門,成為一門者,只不過他一直恐懼且壓抑體內的力量,才未有發揮出來。即使他被拳打腳踢,但只要未傷及筯骨,幾乎皆可自行痊癒。

盤士強裝歡笑,心想:「被人這樣虐打,又豈會沒事?我剛才一跌,屁股到現在還有點痛。你這樣說,只是不想我擔心而已⋯⋯古和十也待我這麼好,這份情我一定永記於心。」

守衛鼠身段輕盈,四肢並用,一眨眼便爬出洞口,走到盤古和盤士身旁。在盤士眼中,守衛鼠實在快得誇張,如飛簷走壁,幾乎剛看到影子便至身前;可是,今次盤古竟看得清清楚楚守衛鼠如何以爪扣在牆壁再彈出洞口,心想:「我⋯⋯是真的看到了?」

守衛鼠當然不知盤古心思,只看著二人呆呆滯滯,心想:「只是被人捉去一會,就已經變得如此頹廢痴呆。果真是沒用的廢物!」冷哼一聲,語帶不屑,道:「快點滾回十組,要是你們交不足數,別怪我們狠心。走!」

盤古心思仍然迷茫,呆說:「知道了。」他見守衛鼠冷哼一聲轉身便走,也怕盤卜帶同其他一組組員突然衝出來,便盡快遠離此處,回到屬於自己的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