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人族之前:弱肉強食(八)

不少土鼠親自出手將礦洞還原,於當日盤土等人受傷的位置發現甚多珍貴的礦石,甚是歡喜,才沒有再次怪罪十組,更希望往後再有這種事發生,反正傷的不是土鼠,即使有人死了,牠們也不會流一滴眼淚。

這有關礦洞的消息傳到盤氏後,盤卜立即派出全部人手走去挖掘,而派出兩至三名男子守於門口,不容其他人進入。後來,盤卜乾脆代替盤正運用土鼠族所賦予的權力宣佈:「這裡只准一組人員進入,違者將被拘捕!」

此話一出,整個盤氏只敢怒不敢言,大家也知盤正已是將死之人,盤卜則自然成為下一任管理員,擁有管理盤氏的權力,紛紛閉口,免得惹上麻煩。盤木見著盤卜抬著各式各樣的礦石,而且臉色甚是囂張,日日夜夜也在炫耀,更是怒極。盤古和盤十看著如此情況,也知無計可施,只好安撫盤木。

雖然此命令讓盤氏大為不滿,但他們知盤卜背後有土鼠族撐腰,始終無人膽敢發聲。日子如常,當旭日東昇,整個盤氏也拿著各種工具走進礦洞工作,但明顯地其餘九組也盡量避免與十組接觸。盤古和盤十根本不放在心內,而盤木心有傲氣,大為不屑,心想:「過往你們求我出手相助,現時對十組竟然視若無睹。你媽的⋯⋯」



在礦洞回來,盤古每晚亦會感受自己體內既紅又藍的靈力,逐漸將這份靈力操控得融會貫通,如同手臂,最終混成一片淡紫;可是他始終不知這股力量乃屬於自身,而非所謂的神靈庇佑,所以一直不敢將靈力釋放出來,深怕會遭受天譴。

自靈力運行全身,盤古感到五感也有大大提升,就連反應也變得奇快無比,更遑論力氣,就像每一絲肌肉也充滿活力和爆發力,甚是高興。過往,他或要掘十多分鐘也能將礦石移開;現時,他只需五至六分鐘就能做到。更甚者,他能以指扣在礦洞,能如當初守衛鼠般在牆上飛奔。

盤古不知自己在那次爆炸本想捨身救他人,最後更突破了解門,成為史上第一名門者,而這渺小的一步則在後來扭轉人的命運,開始集其氣運,再擁有足以與萬物對抗的力量,擺脫奴隸之命,而那股淡紫的靈力則是後世不得不讚頌的鴻蒙紫炎。

「盤正死了!」「盤正死了!」整個盤氏也在大喊這一句,宣布現任管理員盤正正式離世。

盤木嘆氣,暗忖:「盤正呀盤正,枉你公平公正一世,怎麼會這樣的糊塗,竟將整個盤氏交給這沒人性的不肖子。唉⋯⋯盤氏到底會墮落到什麼地步?」



盤古見眾人臉色,內心也感到失落,心想:「盤卜對著土鼠族盡說討好的說話,關係極好,偏偏他品德差劣。待他正式掌權之後,恐怕日子將會更加難過。」

翌日,盤卜向守衛鼠申請後,召集所有盤氏到礦洞前地進行簡單的交接儀式。他讓眾人坐下,大聲道:「想必大家也知道我老爸,現任盤氏管理員,已在昨日不幸地死去。這無疑是盤氏的一個大損失!不過,即使我們多麼傷痛也好,日子依然要過。我現正宣布,我即將出任下一任管理員,繼續在土鼠族帶領之下,令盤氏發光發亮!」

盤十靠向盤古,輕聲說:「什麼傷痛,屁啦!他分明高興得無法遮掩,這傢伙真的沒人性。」盤古點頭同意,見盤卜此時神情不可一世,嘴臉囂張,又想起當日此人以盤十、盤杏要脅自己,更感盤卜為人卑劣,行事下賤,深知往後定必要更加小心。

盤卜盯著盤木和盤十等人,說:「那麼,後日就是月尾,是交數的日子。先前,因十組的盤木貪心而弄得礦洞爆炸、崩塌,令大家也無法工作,拖延全盤氏的進度,我實在深感遺憾,希望他們可以由這次教訓之中學懂感恩和知足。」

這一番話令其餘人也不禁望去十組,目光帶著一份難以隱藏的厭惡。盤木聽得咬牙切齒,怒氣沖沖,雙眼死瞪著盤卜,內心狠罵不斷。盤士和盤杏也免得與其他人的眼神有任何交接,紛紛低下頭來,此舉卻令其他人更感十組罪有應得,反感不減反增。



盤卜與盤木四目交接,見後者如此失禮,內心更是高興得戚,嘴角上揚,悠然說:「不過,既然我是新的管理員,一上任,當然要證明我對大家的包容和愛。為表達我對盤氏的誠意,這個月,我可以將一組的礦產借給各位,令大家能渡過這難關。」

此話一出,不少人高聲歡呼,拍手叫好,似乎將盤卜過往所做的事通通忘記。盤古緊皺雙眉,心想:「要不是他先前下令不准其他人進入老爸所找到的礦洞,以那些礦石的質量,整個盤氏也可以交足數了。現在他竟然說要借給我們?為什麼你們就這樣善忘?」

盤卜高舉雙手,迎接眾人的歡呼聲,彷彿等待此日已久,臉上笑容更盛,開懷地說:「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我為大家成功爭取擴建礦洞!從今起,盤氏將成四氏最高!以後,無論是兜氏、板氏和托氏,也不會是我們的對手。盤氏將成為土鼠族下最龐大的副手,為土鼠族作出最大的奉獻!」

這一番話令眾人高興不已,甚至有不少人跳起狂叫,高呼盤卜能幹,甫上任便爭取到這足以傲視四氏的大舉動。盤氏生為礦工,挖礦便是他們的一切;他們這一生的價值就是所挖出的礦石,能挖出越珍貴的礦石,就越能在盤氏之中傳頌千世。盤木聽後也不禁動容,怒氣稍為消去少許,心想:「這樣,我就能找出更加多種類的礦石了!」

可是,盤古、盤十等四人自那次夜深談話起,對於生命便有了另一番體會,對挖礦根本沒有太大的感覺,當然沒有其他人的興奮。盤古看著盤十,二人只好互相苦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