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人族之前:弱肉強食(九)

盤卜見群情反應甚好,臉上更是滿足,續說:「不過,既然盤氏要成為四氏最高,當然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所以我們也要提高自己的目標。我決定我們主動提高每月所交的數,以証明盤氏的確是四氏最高,證明給偉大的土鼠族知,盤氏名乎其實!我們生為土鼠族的礦工,死為土鼠族的礦工!既然如此,就讓我們活得最有價值!」

「四氏最高」這稱謂令眾人狂熱,似瘋了一樣,即使知道每月要背負的數字更大,他們竟沒反感,反而單純地認為這的確是向土鼠族證明自己價值的大好機會。登時,礦洞前掌聲如雷,歡呼不停,更漸漸大叫:「四氏最高!」

在此處出生的所有人,幾乎都擁有相差無幾的價值觀和目標,因為他們也沒有認真思考過,而這一種思想由上一代傳給下一代,再傳給下下一代。這一切也被視為理所當然,理所當然得成為生命的一部份。或許,偶有不同想法的人,可是他們也被視為異類、恐怖份子、渣滓。

盤氏雖自知生為礦工,但他們從不知這名稱只是一塊美麗鮮艷的蒙眼巾,遮掩著所有人的眼睛而看不清那真象--那個名為奴隸的身份。他們雖自知生為土鼠族的礦工,但他們從沒想過為什麼自己一出生就屬於土鼠族。這一切,實在來得太理所當然。



盤氏對於須彌一無所知,對於生命毫無概念;他們沒有選擇的權利,沒有自由,只有活於無窮無盡的奴役之中。他們蒙眼看花,自以為看清前景生命,自以為望透風雲世事。這或是一種福份,因為盤古等才稍微弄鬆蒙眼巾,看到那份醜惡的真象,再也無法戴上那蒙眼巾。

盤古聽後皺起眉頭,深知自己仍需交足數方可生存下去,依向盤十,輕聲說:「我們人手不足,現在數字還要增加,恐怕我們將成為他們的目標。爸行動不便,我倆一定要想想辦法。」盤十想後點頭,心想恐怕今後要盤土和盤士也進入礦洞幫忙挖礦才可。

盤卜在說出這兩件事後,內心更是歡喜,再次高舉雙手,示意大家稍為安靜。眾人見此,果然安靜下來,更令他得戚。他乾咳一聲,笑容淫邪,說:「這最後一件事,其實也只是一組的私事,不過,我也希望大家能夠見證。」

眾人大感奇怪,紛紛猜測何事。盤卜說:「日前,十組的盤古因襲擊一組而被拘捕,我猜大家也聽聞此事。」盤古等人眉頭緊鎖,心知對方正要出手,事前毫無先兆,心跳頓時加快。盤卜續說:「十組的盤士前來求情,我見她誠意十足,更膽敢孤身一人前來,說要以自己換取盤古的自由,實在是女中豪傑,我們一組上下也對她敬佩有加。如今盤古已重獲自由,我亦趁此機會,在眾人見證之下,正式邀請盤士來到一組。」

盤卜說話之間,所有人不禁譁然,眼神紛紛投向垂頭且臉紅耳赤的盤士。盤木雖一向想為盤士找一處好人家,但他聽聞當晚的事後清楚若她到一組,恐怕生不如死,緩緩站起,壓下怒氣,放聲說:「盤卜,我⋯⋯一早就決定不賣盤士,留在自己身邊,陪伴,我兩老一輩子。」



盤盤十以防萬一,深怕一組突然發難,而且十組遠比一組人少,早已握緊鋤頭,靠向盤古,輕聲說:「我們絕不可讓盤卜這傢伙搶走士,恐怕⋯⋯總之若有什麼事,這場架,我們也不得不打。」

盤古點頭,暗自運起體內靈力,餘光感到所有一組的男子皆不懷好意,神色奸邪,便稍微移動身子,令盤士和盤杏坐在盤十與自己之間。盤士見三人皆為自己出頭,內心感動萬分,但又不想大家為自己而觸怒一組,內心甚是矛盾。

盤古心想一組未免欺人太甚,怒氣十足,瞪向一組數人,目光炯炯若烈炎,竟嚇得對方登時不敢對視。他內心只道對方心知理虧才不敢望來,可是一組上下皆是管理員以下的執法員,又怎會自覺理虧?

盤古自打開解門後,常以靈力運行全身,日子有功,早已脫胎換骨,渾身經脈和肌肉皆是活躍無比,不論耐力、爆炸力等已遠超他人,目光凌厲如電,渾身揮發高於眾人的法度和氣質,更顯凶悍。作為常人,被他一瞪,試問內心豈不能生出懼意?

盤卜不知一組那邊的情況,冷笑一聲,瞇起雙眼盯著盤木,語氣變冷且繑起雙手,不再隱藏怒意,略帶挑釁問道:「言下之意,就是盤士先前是以言語戲弄一組了嗎?」



盤木素來並非善於辯駁之人,被對方如此一問,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回答方可保全盤士和十組的名聲,實在左右為難,心想:「這盤卜當真精於說話!」

盤卜見對方臉色不妥,知自己已操勝券,更是咄咄逼人,直喝:「好一個十組!竟然膽敢如此輕視我們一組!當日出言戲弄,漠視我爸盤正的面子;今日仍無悔意,無視我作為新任管理員的權威!盤木,我雖敬你為長輩,但你實在不合公道、不符法理。你若然能找到有另一位組長支持,我便收回剛才的話;否則,盤士今日一定要加入一組!」

盤木更是咬牙切齒,怒氣攻心,心知根本不會有其他組願意為了自己而得罪一組,而且其他組早在先前已疏遠自己和整個十組,更是不用開口詢問。此處雖人多,但此時何其寧靜,眾人紛紛看著盤木,有的抱著看戲的心態,有的眼神厭惡冷漠。

就在此時,盤士站了起來。她雖然鼓起勇氣,但依然膽顫心驚,淚盈眼眶,說:「我會過去一組,請管理員不要動怒。」

盤古和盤十大驚,皆挽著她手,搖頭示意不要。盤士明知自己過去,恐怕只成眾人的洩慾工具,但又不欲盤木等人為了自己而受傷,唯有犧牲自己。盤木知女兒乖巧,更是怒極,擋著盤士,拿起大斧,對著盤卜大喝:「不可!我不賣!除非你打死我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