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人族之前:弱肉強食(十)

盤十和盤古素來義字行頭,見自己老爸也挺身護短,二人立即站起,挺胸企在盤木身後,正好擋著盤土、盤杏和盤士。盤古為人簡單率直,沒想過事後如何,也沒想過成功與否,只知若不保護身邊人,只白白浪費一身熱血。

盤卜冷哼一聲,問:「其他組長,你們有誰認為盤木做事正確?」他放眼望去,二組至九組組長紛紛搖首,更盡數十組的各種不是,便說:「盤木,即使其他組也覺你做錯,你放下武器,就此投降罷了。今日大好日子,無人想見十組有任何傷亡。」

此話一出,一組十五名男子站起,同樣拿著斧頭、鋤頭等武器,凶神惡煞般看著十組。他們自知人多勢眾,有了這份底氣,先前懼意也一掃而空。

除一組及十組之外,所有人見此立即跑離三丈,免得平白無故地受傷。盤卜笑容奸狡,心想:「你只有三個人,我們有十五人。曾聽守衛鼠說殺雞儆猴,今日就用十組立我上任之威!」說:「如果你們冥頑不靈,別怪我們不留情面。」



盤古等六人即時被十五名男子包圍,再也無法逃走。盤土深知盤木性格,一話既出絕不收回,也知此事無法善罷,想起這些年盤木待自己的好,便吃力地站起來,拿起鐵鏟支援盤木。盤木見此,不禁笑容燦爛,臉上皺紋彷彿就是二人愛情的見證,語帶柔情,細說:「土,今生得你,今日就,算死⋯⋯我也死得無憾了。」

盤杏自知毫無戰力,只會拖他們後腿,但依然挺著肚子,艱辛地站起,依向盤十以示支持。盤十似知大難臨頭,即使不死也得受重傷,便望向盤杏,真誠道:「杏,我真的很喜歡你。過往我待你不夠好,若有下輩子,我會做得更好。」盤杏點頭,灑下顆顆珍珠,萌起死志,僅以唇語說同樣的話。

盤古見家人如此相親相愛,向蒼天感謝自己生於十組,將情義放在心中,倏然豪氣一湧,登時將一切包袱拋諸腦後,只知自己無論如何也要保護所重視的人,心想:「即使我會遭天譴,我亦要用那神靈的力量⋯⋯求你保佑我們可渡過這難關!」

盤卜看見他們,冷笑一聲,心想:「你們這是在裝什麼?別以為扮可憐會有用。」走近十組,狠說:「我問最後一次,盤士,你會否加入一組?不會的話,我們就不得不出手了。」

盤士雖反應遲鈍,但見盤古、盤十等望住自己且紛紛搖頭,知眾人心意已決,視每個家人好比自己生命,登時熱淚盈眶,站起對著盤卜,大叫:「我生是十組的人,死是十組的鬼!」她聲線幼嫩偏尖,聲量略有不足,但這番話的的確確傳到盤古等人的心坎之中。



盤古聽後流淚,轉身抱著盤士,說:「好妹子!真的是我的好妹子!放心,我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寧死而不屈,莫生而沉默。」話畢,他便放開盤士,與盤木、盤十、盤土包圍本來就手無縛雞之力的盤士和正懷孕的盤杏。

盤卜先前雖讚盤士為女中豪傑,但當然非是真心話,實不將她放在心裡,只是用其為名義向十組伸其魔爪。話雖如此,他依然假惺惺裝作傷心,道:「管理員和執法員的權威怎可以被人侮辱?你根本沒讓我選擇。捉住他們六人!捉不住就打死他們!」

聽此,盤古即時運起靈力,戰意大盛,目光炯炯,英氣逼人,身上似湧出陣陣驚人氣派,踏前一步,握緊雙拳,豪邁大笑,笑聲極響,令在場所有人不禁耳邊一噏,說:「你們這些渣滓濫用權力,當初將我囚禁,諸多侮辱。如今以多欺少,實在卑劣至極。我,盤古,即使今日要死,也要你們陪葬。來!誰敢來!」

盤氏在守衛鼠看守之下本來就鮮有打鬥,即使一組負責執法,但多數也只是以多勝少,嚇唬之後令對方屈服。如今他們見盤古勢若巨人,即使一組人多,誰也不敢首先衝上去。

盤卜見眾人竟然不聽使喚,心想:「只要所有人一同衝上去,難道他們能像土鼠般強大嗎?」冷哼一聲,看著盤土,見她是四人之中最弱小,便執起地上石子,大力扔去。不得不說,他的力量確在常人之上,這石子快得誇張,難以躲避。



「啊喲。」盤土年老,雖未至體弱,但視力早已不好,反應緩慢,又怎避得過這石子?她被石子直擊額頭,登時頭破血流,更倒地不醒。

「媽!」「土!」盤古、盤木等五人大驚。一組十五名男子見盤卜出手,才醒過來,立即拾起地上顆顆石子。此處是礦洞之前,遍地碎石,盤木等人倒抽一口涼氣。眨眼間,數十顆石子不斷飛向十組。若明刀明槍,盤十也有把握能打倒一至兩人,怎料情況急轉直下,只好以鋤頭等遮著頭顱,免得被打暈倒地。

盤古手無武器,只用雙臂擋著,因此不斷被石子擊中,實在疼痛,知若不衝出去阻止眾人繼續投石,不需一會,恐怕十組所有人也會死在這裡,知事已至此,只可背水一戰。

想後,他心跳快得離譜,快將到達極限,但一閉眼,再睜眼時,心跳似在瞬間變得緩慢,更奇怪的是,就連飛來的石子也同樣慢起來。他無暇想當中原因,一心要擊倒對方,雙腳一蹬,途中雙手左扒右撥,將襲來的石子一一掃開,連打三拳。那三人像斷線風箏突飛向後,但三人尚未倒地,盤古已經轉身,像一頭野獸衝向其餘十二名男子,但奇怪眼前只剩八人。

盤卜在八人身後,甫看見三人的胸膛完全凹陷,倒地後一動不動,嚇得匆忙後退,怎料摔個四腳朝天,顫慄大叫:「你到底是什麼怪物?」

盤十雙眼發光,心想:「這是神靈所賜給古的力量!」見情況逆轉,大吼:「爸,我們快去幫助古!士、杏,照顧媽!」盤木先前被人打得渾身疼痛,現時怒火沖天,正想拿人發洩,聽後大聲叫好,不顧傷勢,拿起斧頭劈去。

那八人再加上盤卜根本不是盤古的對手,更遑論再加上盤木和正值壯年的盤十。一時間,此處變得腥味濃,血色紅,怒吼震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