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君龍返回廚房,跟正在清洗餐具的母親打了個招呼,便打算離開,夜梅初晨卻叫住了他。

「親愛的,我想你在發愁做甚麼生意是吧?」她不等夜君龍回答,就繼續道:「先不急着決定,我叫小悠去東區買物資了,你要有空就去幫幫她吧。」

「好的,媽。」夜君龍點頭同意,轉身離開。東區那邊是高級市集,或許可以解決他苦思的問題。

飯館因為過了早飯時間而變得冷冷清清的,他穿過大門後就見到洪耀昌正等在門外,立刻不耐煩地說:「我沒心情和時間跟你瞎搞,有正事就說,沒事就別煩我!」

夜君龍對他可表現不了好脾氣,他的無賴與難纏真的是大陸之最,聖人也會被氣得發飆,死人也會從墳墓爬出來掐死他。



「嗚哇!你今天怎麼這麼火爆啊?是消化不良了嗎?」洪耀昌完全不知自己的存在就比消化不良更加令人難受。

夜君龍雙臂抱胸,深吸一口氣,再問一次:「你究竟找我有甚麼事?」

洪耀昌嘻皮笑臉地說:「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在鎮東那邊看見了一個超超級美女呀,我帶你去見見她吧!」

夜君龍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美不美的關我甚麼事?你到處亂竄的不用工作嗎?」

「最近交易少,我爸自己做就行了。跟我來吧,那個女子從蘇曼來的,不知甚麼時候她就會走了。」



「要去就自己去,別拖我下水。」

「哎,新來的,你這就不對了,我不是把你當兄弟才帶上你嗎?你可不能拂了我的好意啊!」

夜君龍再次翻了個白眼,邁開腳步繞過他離去。「簡直不可理喻。反正我現在沒空,我要去幫忙樂悠,順便到東區市集逛逛。」

洪耀昌快步跟上來,兩人走在大路上,四周不時有人推着貨車經過,兩旁的鐵匠鋪不斷傳出打鐵聲。他比夜君龍高一個頭,所以很自然地就把手搭到他的肩頭上。「呵呵,這不正好順路嗎?」

「你不是要找那個超級美女嗎?怎麼又要跟着來啊?」夜君龍甩開他的手,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嘻嘻,兩件事並不衝突啊!而且樂悠要幫忙,怎可以不算上我呢!」洪耀昌無恥地笑說。

夜君龍暗暗咬牙,對他的態度十分不滿。「別做夢了,我跟你說實話哦,樂悠不可能看上你的,你不用浪費時間了,快去找甚麼超級美女吧。」

「喂喂,你不是這樣打擊兄弟的吧?」洪耀昌不滿地道,「還是說你也喜歡上樂悠了?」

「怎麼可能,我都說在來尼芬鎮之前,我就已經有心上人了!」夜君龍輕哼了聲,「你接受現實吧!樂悠她從小就希望可以跟一個騎士結婚,這個願望直到現在也還沒變,所以除非你能夠達到這個條件,否則她不會接受你的。」

「就她?」洪耀昌灰色的眼睛睜得老大。「一個農民家庭出身的女孩會有騎士看上她嗎?她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夜君龍聞言,猛然停住腳步。洪耀昌沒防住多往前走了一步,回過頭來時,正好看到夜君龍一臉怒容地瞪着他。

「你不許這樣輕看她!農民出身又怎麼樣?」夜君龍氣勢洶洶地怒斥:「身份地位能代表一切嗎?我不也從少爺掉下來了?你怎麼知道樂悠未來的地位不會提高呢?」看着朋友被他說得啞口無言,他的語氣不由放緩下來,「如果你真的喜歡樂悠,就不應該說那樣的話,那很傷人。」

「抱歉,我、我只是……」洪耀昌尷尬地低


頭道,卻突然醒覺甚麼似的抬頭大叫:「還說你不是喜歡樂悠?不然會這麼着緊她?男子漢大丈夫,敢愛敢恨,你竟然沒膽子承認,老子鄙視你!」

天啊!說了這麼多還以為他聽明白了,奈何對方擁有天字一號羊毛腦袋。夜君龍氣得磨了磨牙,沒答理他的話,繼續往廣場走去。

「新來的,你竟然無視我?」他還在後面叫囂。

誰願意答理你這個羊毛腦袋?夜君龍暗自翻白眼。

尼芬廣場跟剛才一樣擁擠,小販、商人、藝人在各處喧擾,雜亂中更有孩童來回奔跑,也不乏穿着藍色緊身外套、頭載軟呢帽的巡警。那些警察以別在帽子上的羽毛顏色來顯示等級;白色為普通巡警、紅色為小隊長、綠色為中隊長、藍色為大隊長,至於總隊長是用甚麼顏色的羽毛,夜君龍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在尼芬鎮裏最高也只有一個紅毛警察。

「小心,孩子們!」一個推着貨車的男人高喊。

夜君龍和洪耀昌緩下腳步,繞過貨車繼續行。

「……哎,所以說,如果你真的對樂悠有好感就直說啊?我可以選擇放棄嘛……」他沒完沒了的說,成功讓夜君龍頭痛了。



「閉嘴!」他斥喝道。

「呦,還惱羞成怒了?跟我說說實話唄。」

夜君龍重重地嘆息一聲,真後悔自己帶他來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他趕得走洪耀昌嗎?很令人懷疑喔!

他一路忍受着洪耀昌的胡扯,穿過人群,來到小鎮東區。這裏連接着河岸碼頭,聚集着大部分的店鋪,就連鎮政府也設立在這個區域裏,可以說是尼芬鎮的核心。

街上馬車匆匆、搬運工在搬着沉重的貨物,甚至不時可以看到衣着華麗、神態高傲的商人在四處走過。

「一群翹尾。」洪耀昌看着那些商人低聲咕噥。

「人家有本事啊,你沒有就別嫉妒了。想想如何努力成為一個騎士,取得樂悠的青睞吧!」夜君龍暗自慶幸他把話題轉變了,趁機嘲諷他一番。



洪耀昌搔搔腦袋。「那個……我從小就接受鐵匠訓練,怎麼可能跑去當騎士呢?就算我現在願意去當學徒也沒人接收我啊!」他又嘻嘻地奸笑着,把手搭在夜君龍的肩膀上說道:「呐,既然如此,那倒不如改變樂悠的想法,讓她接受一個鐵匠吧~」

夜君龍皺着眉頭,警戒地看着他。又想打甚麼鬼主意?

洪耀昌灰眸閃過一絲戲謔。「嘻嘻……你這樣……這樣……我這樣……怎麼樣?行吧?」

夜君龍聽完後,怒火了,咬牙切齒的恨不得揍他一頓。真無恥,他那個計劃根本就是在欺騙樂悠!還想拉他下水?做夢!「不行!我才不會幫你!你要騙就去騙你找到的那個美女吧,滾開!」說完,甩開他,加快腳步往前走。

「哈哈,就說你看上樂悠了,不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洪耀昌一臉洋洋自得。

大反應就等於喜歡?甚麼神邏輯!「滾!」

「嘿,我偏不!除非你承認自己喜歡她。」某人耍無賴。

不管他再說甚麼,夜君龍就是無視他,自顧自仔細地觀察四周,打量街上的店鋪和商人常聚的地方,尋找一切商機。



兩旁的店鋪五花八門,有麵包店、肉店、魚店、客棧、酒館等等,走了一圈,他終於在一家調料店裏找到樂悠了。

紅髮女孩手裏提着一個裝滿物品的藤籃子,正在店裏跟老闆說着話,老闆就走到一旁的高大木櫃裏翻找。

「嘿,樂悠!我們來了!」夜君龍還未出聲,洪耀昌就搶先叫了起來,一邊努力招手。

夜君龍翻了個白眼,洪耀昌的臉皮真的比城牆還厚,趕都趕不走。

樂悠轉頭看見洪耀昌時,不由緊皺眉頭,顯然她也是不勝煩擾,待見到夜君龍時,卻甜甜地一笑,趕快買下一包調料,去跟他們會合了。

「你怎麼會來了啊?」她來到他們跟前,歡快地對夜君龍問。

「是母親叫我來的,而他硬要跟着我。吶,妳那個籃子讓我拿着吧!」夜君龍伸手要過籃子時,卻被洪耀昌搶了去。

「我的體格比你壯,還是我來吧!」他理直氣壯地說。

夜君龍無所謂地聳聳肩,他才不會跟他爭哩!然後向樂悠問:「妳還要去買甚麼嗎?」

樂悠從紅裙袋子裏抽出一張紙條來唸:「還要去買魚和馬鈴薯喔!」

「那一起去吧。」他說。

「好咧!我來帶路!」洪耀昌大聲宣佈。

樂悠皺了皺鼻子,不滿地哼了聲,「傻大個,我不懂路嗎?別站在這礙眼,快點滾!」

夜君龍挑了挑眉毛,他很少看到一向開朗的樂悠發脾氣的說,看來洪耀昌真沒甚麼人能夠忍受啊!

「嘻嘻……」洪耀昌的厚臉皮又再次出色地發輝了,他不顧反對徑自拉着樂悠走了。

夜君龍再次嘆了口氣,揉着太陽穴無可奈何地跟上。

「馬鈴薯在這買最棒了!」洪耀昌帶着他們來到一間蔬菜水果店前說。

店鋪裏滿是一籮籮的各種蔬菜水果,還有一些是來自蘇曼的特產,客人比起其他店鋪也是特別多。

「這家店賣的東西很昂貴的!你故意的嗎?」樂悠瞪着碧綠的眼眸向他質問。

「甚麼啊?這裏的東西是比較貴,但是品質好嘛!」洪耀昌委屈地辯解。

品質好嗎?夜君龍好奇地走上前,拿起一個番茄看看,的確是比平常攤販賣的要好,手感紮實飽滿、蒂頭深綠色,再看看價錢,一個要兩莫,也不是太貴,可以接受啊!

他的腦海裏瞬間閃過一絲靈感,想抓住時又消失了,怎麼也想不起。他決定暫時把它放下,之後再想。

「喂!你耳朵襲了還是腦袋抽筋了嗎?她都叫你滾了!」驀然,背後傳來洪耀昌的大吼聲。


◆◆◇◆◆◇◆◆
山竹轉啊轉,轉到世間亂
最後那顆番茄本來想寫成山竹應來應景的,奈何故事時間線是在初春,山竹無法現身啊!(。>д<)

大家喜歡雷克斯的小說嗎?有任何意見都不用憋着,盡情提出來吧!順便告訴我你們的存在嘛!

話說主要人物已經全部登場了,下章就要進入主題了,敬請期待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