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君龍回頭看去,發現洪耀昌健壯的身軀擋在樂悠的前方,與一群人對峙着,附近逐漸聚集起一些好奇的行人圍觀。與洪耀昌對峙的人大多都是穿着閃亮盔甲的侍衛,為首的是四個衣着鮮艷的青年男子。他認得那四個男子,其中一個綁着馬尾,穿着紅色立領大衣,神態特別倨傲的是古岩城經濟局副局長,以前他跟着父親見過他,好像是古岩城主家族的人。另外三個則是尼芬鎮富商的少爺,分別是河運張平雲、布商林子義和鐵商孫浩博。

當下,孫浩博憤怒地吼了回來:「閉上你的狗嘴,腦抽筋的是你!」然後他諂媚地對馬尾男子說:「秦副局長,他們就只是一個鐵匠學徒和女僕,不用跟他們計較吧?」

「只是一個鐵匠學徒嗎?我還以為是城主呢!」馬尾男子嘲諷地瞥了洪耀昌一眼,說:「我也不跟你計較,給我少管閒事就行。」

洪耀昌憤然地冷哼一聲,挺起結實的胸膛道:「挑的!她是我朋友,我保護她有錯了?你是甚麼局長就有權騷擾人家了嗎?還是說奧丹陸有個騷擾局而你是局長?」

「對啊!你是騷擾局長嗎?」



「沒人想騷擾局長哦!」

圍觀群眾哈哈大笑起來,稱讚洪耀昌說得好。而緊張兮兮的樂悠也忍不住噗哧一笑。

一個馬尾男子的侍衛忍不住上前想把洪耀昌抓住,卻被馬尾男子伸手制止。

馬尾男子一臉鐵青,雙眼欲噴出怒火似地瞪着洪耀昌,他當然想命人把他吊起來,但在群眾的圍觀下不敢動手。

「你們瞎起哄甚麼?」張平雲朝人群大罵:「很空閒啊?你們不用工作了嗎?」



另一個少爺林子義也幫腔:「你們還想不想做買賣了?」

聽他們一威脅,民眾就不由膽怯了,一個個安靜下來,但也沒離去,打算繼續看戲。

洪耀昌十分不滿,狡黠的灰眸一閃,立刻大聲說:「挑的!你們嚇唬人啊?有錢很了不起嗎?錢不就是一堆爛金屬,老子一開火爐轉眼就把它們熔了!」他瞬間又把氣氛點燃。

民眾見有人出頭,便拋下對富家少爺的恐懼,盡情發泄一直以來的壓抑心情,你一言我一語地把三個少爺罵得臉色鐵青,一肚子怒火。少爺們原本對洪耀昌無仇無怨的,還幫他向馬尾男子求情,但現在都恨他入骨了。

「打鐵的,你神氣甚麼?你家這個月的欠款還沒交呢!你信不信我明天叫你父子倆捲鋪蓋走人?」孫浩博惱怒地道。



「哈!佔理的是我,我會怕你?」洪耀昌繼續叫囂。

這時,一個穿着白色短羊毛外套,頭戴假髮的書記從侍衛中急忙擠出來,貼近馬尾男子的耳邊小聲說話。

而在這個當兒,夜君龍也悄悄擠過人群來到附近,手裏握着一根撿來的長木棍。他知道自己現在出去於事無補,對方太多人了,倒不如在情況變壞時突然衝出去,打他們個措手不及,然後逃走。

馬尾男子聽完書記的話後點了點頭,隨後微笑着舉起戴着黑皮手套的雙手,示意圍觀群眾安靜下來。「各位鎮民,各位鎮民,請冷靜一點!我理解你們都對這件事情十分關注和憤慨,害怕這位鐵匠學徒受到不公平待遇,但我在這裏向大家保證,奧丹陸是法治社會,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們公務員是不會作出欺負百姓的事情來,只會在合法的情況下行動。」他聲情並茂,語態凜然,「所以大家在下結論之前,請先弄清楚事情的始末,不要以個人的想像、猜測和偏見為事件定性,也不要被激動的情緒所支配。各位認為如何?」

所有的鎮民平靜下來,聽完他的話都咕噥着表示同意。

身為主角的洪耀昌、樂悠和一旁的夜君龍都愣住了,對馬尾男子的印象轉變了,他好像是好人吶!

「很好!」馬尾男子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說:「我們公務員是為服務百姓而存在的,剛才我看見那位女僕……」他朝樂悠一揮手,「一時愛才心起,希望能夠聘請她到城政府工作,各種待遇都會比她現在的好很多。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這位鐵匠學徒會因此而反應激烈,在他的言語辱罵下,我的朋友才會憤然對罵。各位清楚事情的始末了吧?」

民眾紛紛理解,開始互相竊竊私語,討論起來。



「事情好像就是這樣……」一個圍觀者說,其餘鎮民也都點頭同意。

「局長也是出於好意,他怎麼可以辱罵大人啊?」

「他剛才還嘲弄局長大人呢!大人也沒跟他生氣,真是胸襟廣闊呐!」

「虧我剛才還幫腔,慚愧啊!」

「我……」洪耀昌聽着眾人的話,臉色漲得通紅,滿是委屈和尷尬。

夜君龍現在都不確定實情是怎樣了,他既覺得馬尾男子是壞人,但又認同他說的話。難道他對男子產生偏見了?不過,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馬尾男子帶走樂悠的。

馬尾男子笑着,上前一步說道:「好了,這位小姐,請問妳接受我的聘請嗎?」



「答應吧,小姑娘,那是局長的好意呐!也是住進城裏的好機會啊!」鎮民紛紛鼓勵樂悠接受馬尾男子的聘任,甚至恨不得代她答應。

洪耀昌握緊拳頭,張了張嘴,想說甚麼卻又知道現在時機不對。

「那個……」樂悠為難地看了看馬尾男子,又看了看人群,綠色的眼眸急得生出一層霧氣了。然後,她看到站在附近的夜君龍,看到他清澈黑眸裏的堅定。一股難言的勇氣湧上心頭,她深吸一口氣,抬頭看着馬尾男子,堅決地說:「抱歉,大人,我不想離開尼芬鎮,請您見諒。」

馬尾男子聞言,一臉遺憾。「那真是可惜了,不過我尊重妳的決定,不會強迫妳的。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說完,他點點頭,然後也不多看他們一眼,一揮衣袖帶着幾個少爺和侍衛分開人群而去。

三個少爺臨走時,都怒瞪着洪耀昌,好像在說「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結束」。洪耀昌也不甘示弱地回瞪他們,「樂意奉陪」。

他們離去後,圍觀民眾也惋惜地搖搖頭,為樂悠的拒絕感到可惜,接着逐漸散去了。

夜君龍走近樂悠和洪耀昌,安慰地笑道:「不管怎麼說,沒事就好了。」

「嗯!」樂悠一臉輕鬆地笑着。



「甚麼沒事!他說得我好像是個刁民一樣!但事情根本是他引起的!」洪耀昌一臉的不憤。

夜君龍挑起一邊眉毛,詢問地看向樂悠。

樂悠的心情已經平復下來,眨了眨眼睛說:「那個甚麼局長一開口就叫我去當他的侍女,我拒絕之後他伸手像是要碰我,大塊頭因此才罵他的。」

「他可是古岩城經濟局副局長。」夜君龍提醒他們。

「那又如何,副局長就不能罵嗎?」洪耀昌氣哼哼地說。「不過話又說回來,古岩城派官員來幹嘛?」

「我怎麼知道。」夜君龍咕噥一聲,看樣子是來視察尼芬鎮的?不過又不關他們甚麼事,多想無益。他示意樂悠去那間蔬菜水果店買馬鈴薯說道:「他們的蔬果真的很不錯,我猜母親不會反對我們買的。」

「你說了算,君龍。」樂悠聳聳肩,跑進去了。



一會兒後,他們走到旁邊的另一條街上,尋找適合店裏用的鮮魚。洪耀昌還在抱怨:「那個局長分明就是看上我們的樂悠嘛,卻在那邊大義凜然地狡辯,其他人居然也都相信他的鬼話,稱讚他胸襟廣闊,那我豈不是變成一個小人了?」

「但畢竟他沒有真的騷擾樂悠啊!只是希望請她去工作而已,你反應是不是太大了?」夜君龍反駁。他清楚洪耀昌的無賴囂張本性,讓他吃一次虧,或許有助他改變性格吧!

洪耀昌大叫:「哎喲!你不是也站在他那一邊吧?你也支持他帶走樂悠嗎?」

夜君龍快速瞥了一眼走在他身旁的紅髮女孩,發現她也在偷偷看向他。不,他當然不願她被帶走,所以他剛才已經準備好隨時突襲了。「洪耀昌,我不是站在他那一邊,我只是說你的態度太囂張了,常常把事情搞砸,得罪一堆人。」

「是哦!我應該向某人學習,在朋友有難時站在一旁看戲,事後再說點風涼話,很容易嘛!」洪耀昌惡狠狠地說。

夜君龍好像被刺中地往後一縮,站在原地不動了,黑色眼睛裏滿是受傷。「你不是這樣想的,是嗎?」

洪耀昌轉過身,撇了撇嘴。「怎麼,被我說破感到尷尬了啊?」

夜君龍想說服自己這不是他的意思,卻完全做不到。

「喂,大塊頭,你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樂悠憤怒地道:「君龍他才不會袖手旁觀呢,只要我們有事他一定會衝出來的!」

「是嗎?妳怎麼知道?妳是他肚子裏的蟲啊?」洪耀昌嚷嚷着,「剛才保護妳的是我,他就只是在一旁看着!現在妳竟然為了他來教訓我?」

「我不是要教訓你!君龍是你的朋友,你為何不聽他的解釋呢?」

「對啊!我當他是兄弟,他當我是爛泥!」

樂悠難過地搖了搖頭,不再浪費唇舌,走到夜君龍身邊柔聲的問:「你沒事吧?」

「我沒事。」他感激地說,知道她沒有責怪自己就心滿意足了。

「哇哇!好人沒好報啊!這甚麼世道,老天不公哇!」洪耀昌憤然放下手中的藤籃子,轉身離去,臉上卻盪漾出一絲微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