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上次兩件事件之後, 公司為左獎勵我, 決定每月全數津貼我老媽子響老人院嘅住院費用, 人工方面亦再加多我百份之十比我, 嘩, 咁對我黎講其實又真係已經算係叫做唔錯架嘞, 生活有左改善, 我開始決定立下目標, 就係將來我一定要擁有一間真真正正係屬於自己嘅物業。 

過左一排之後, 呢一晚餐廳之內, 詠欣同佢表姐倚麗正在共飯之中, 倚麗同詠欣講, 「聽設計推廣部個東尼講, 偉倫其實真係幾做得野, 之前幾個佢有份參與嘅 project 都叫做跟得唔錯咁, 詠欣, 講到底, 妳當時響舊公司迫走佢都總算叫做錯有錯著啦!」 詠欣聽倒之後無出到聲。 

倚麗再講, 「我老細朗奴亦都總算叫做唔話得, 妳果陣時叫我幫佢問吓我老細, 老細聽到我講佢比妳冤枉無左份工之後, 就叫我安排佢上黎見工, 佢仲話偉倫呢類要照顧屋企兩老嘅人, 工作同責任心方面必定會比其他人更為優勝咁話!」

詠欣終於都開口講野, 「咁我都知佢應該係做到野嘅…」詠欣再次沈默起黎, 倚麗亦挑通眼眉咁再同詠欣講, 「不過妳都唔好再咁自責同諗其他野嘞, 而家知佢發展得都唔錯咁咪就算囉, 而且妳亦已經做左一啲野黎補償番比佢, 雖然佢到而家都仲未知道份工係妳安排比佢嘅, 但都總算對妳自己有個交待咁啦!」 兩個人正繼續閒話家常住。

埋單之後, 倚麗同詠欣亦已離開左餐廳之內, 一座之隔嘅卡位上, 面前正開始響起思穎一把無奈嘅聲音, 「偉倫, 今晚你做咩咁靜咁嘅? 我成晚想同你講野但你都示意我唔好講住, 就係咁聽住隔離果兩個女仔響度對話, 你究竟係咪識佢地架?」





我搖住頭黎笑住講, 「無, 只係聽緊公司啲同事響度講緊是非啫, 不過好彩佢地無提起到我!」 飯後, 我又同思穎上左時鐘酒店內, 床上, 我同思穎已經正在合體交歡住, 我正靜靜咁抽插住思穎, 而思穎亦正默默咁發住低沉嘅呻吟聲響, 我不斷諗住剛才餐廳之內佢地二人嘅對話, 呢一刻我竟然忘卻身下嘅快感, 而個腦就正不斷盤旋住我能夠響朗奴間公司度做野嘅真相。

已經抽插左思穎好耐, 而思穎亦一早已經高潮已過, 思穎問住我, 「偉倫, 你仲未黎嘅? 你今晚係咪有啲咩心事咁呀?」 我仲係全神貫注咁諗住野, 而思穎就繼續滿不是味兒咁比我抽插住佢, 終於都要出野嘞, 完事之後我走入浴室之內開大個花灑, 淋左一陣, 已響身後嘅思穎亦正從後攬住左我, 「偉倫….」

公司又有一個新 project, 老細今次居然要我試吓 full handling 呢個 job, 從來成功都係要迫出黎, 但今次似乎又好似快左啲咁, 我頂硬上咁應承左老細, 但壓力又真係幾大, 但我知呢舖係關乎我嘅前途問題, 所以我本住不成功, 便成仁嘅心態, 正準備全力以赴, 做到最好, 就係咁, 而家我就已經開始緊每一日嘅天昏地暗工作生活嘞。

另一邊, 詠欣依然過住平淡嘅番工生活, 但閒時倚麗間中都會有講吓我嘅近況比佢知道, 倚麗響電話同詠欣講, 「偉倫呢排要自己一個人去做一個推廣項目, 不過睇佢夜晚又要 OT 又要番學, 一陣間又話要趕番屋企照顧佢呀爸, 而間中佢又要去老人院度睇佢呀媽, 不過好在佢勝在仲夠後生, 睇佢似乎都仲叫做頂得住, 但老細今次對佢嘅期望似乎真係好大, 所以佢呢排又真係博命得好緊要!」
 
第十八章圖述
 





 
偉倫腦內正盤旋住事實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