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潔兒到達那簡陋的大廳,瞧見那殘舊的桌子,其上面已放着兩只杯子、一具碟子、和一壺咖啡,而甘先生,正風度翩翩地,把擱在桌前的椅子,向後徐徐拉移。

       [潔兒,請坐。]甘先生攤手,彷似是位紳士,臉上是極度開懷。

       不知是何原因,此刻面對這個變態,潔兒發覺那本來的恐懼,竟不知在何時,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而,心中卻有一個想不通的問題:面對赤裸的她,除了撫摸外,為何其他的......他竟然甚麼都沒幹?

       生理正常的男人,不可能只是這樣的啊......



       此外,還有一種感覺,就是那股厭惡感,絕對是有增無減!

       尤其是,當坐下時,潔兒目睹對面的位置,發現桌面上所擺放的咖啡杯,其邊上有着一個淺口紅印......

       天,這杯子,根本就是之前自己用過的那只!

       [終於......]甘先生拿起咖啡壺,小心斟倒,並道:[可以和妳,好像情侶般,倆人一起私私細語......]

       潔兒盯住他,鼓着膽氣,作出催促:[我母親的一切,請你即刻講給我知,然後,帶我去你所說的地下室,見我媽媽......]



       驀然,心中泛起一陣戚戚,她知道,待會兒,縱使真的能夠見到母親,相信,那也只是一具骷骨而已......

       但,生要見人,死,一定要見屍!

       甘先生拎起杯子,又從印有淺口紅那邊,呷了一口咖啡,然後說:[當年,學校的音樂老師,就是妳的媽媽,即是我的夢中女神,苟小蕙小姐......]

       凝視杯中咖啡,憶起美好往事,甘先生的眼晴,閃爍着無限柔情......

       潔兒默不作聲,亦慢慢拿起咖啡杯,呷着咖啡,耐心等待那期待已久的故事。



       [十歲那年,爸爸死了......]甘先生垂首,續道:[就像墮落深淵,世界彷似末日,沒有爸爸的日子,好難過......]

       潔兒感到疑惑,在想:[那個郵差鬼魂,真的不是他父親?]

       甘先生大口地,喝下剩餘的咖啡,然後柔聲道:[直至升上中學,竟然可以遇見她,那時,我終於相信,原來這世上,真的有天使。]

       那個她,潔兒知道,自然就是自己的母親。

       他溫柔看着潔兒,繼續說:[她不僅美麗,還助我找到了音樂這方向,不但打開了我的心扉,更溫暖了我孤寂的心,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後的快樂時光......]

       潔兒對上這目光,是多麼的情意綿綿,漸漸感覺,心內那股厭惡,竟有退減的跡象......

       不,這姓甘的,是曾經向媽媽施暴過,又怎可以原諒!

       [潔兒......]甘先生悠然站起,接着拿起咖啡壺,向住那碟子斟下去,並徐徐說着:[我之前說過,待佩敏轉換心情後,會再給咖啡她喝,雖然現在,她已是一頭牲畜,但我也想遵守諾言......]



       放下那壺,然後望向潔兒,詢問:[可以給她喝嗎?]

       潔兒始料不到有此一問,臉上登時泛出紅暈,低聲反問:[幹麼問我?]

       甘先生笑着解釋:[哎!她已是妳的牲畜,她每一寸也是屬於妳的,我自然要先詢問妳。]

       潔兒的聲音壓得極低:[你......請你儘快,我還要知道媽媽的事......]

       甘先生踱步至潔兒身旁,再問:[妳不想看她喝咖啡的模樣嗎?]

       [有甚麼好看?]潔兒低下頭,輕聲說:[你不要再打岔開去......]

       [是反捆雙手,蒙起雙眼,要她趴着喝咖啡......]甘先生突然俯下,並在她耳邊說:[而我們,就好像剛才那樣,在旁邊,任意撫弄她身體的每一寸......]



       驟然間,潔兒感到,有一道微流,在身體裡開始竄動......

       甘先生越湊越近,幾乎貼到她的耳窩,在柔聲說:[待她喝完咖啡,或許......如果妳想看,便讓她排尿吧,之後,再繼續我們的私私密語......]

       這刻,在不知不覺間,潔兒竟情不自已闔上了眼......

       去幻想,但又想像不到,然而,卻可以去發掘、或實踐......這......真的是極樂啊......

       [好嗎?]耳窩裡,傳來了甘先生的輕語柔問。

       潔兒沒有回答,只是在閉着眼睛,下意識點了點頭......

       然後,站了起身,與端着碟子的甘先生,前後腳步,又再進入房間裡面去。

 


                                      X                          X

 
       [其實,妳們叫甚麼名字?]法龍以極之真誠的態度,在詢問。

       蛇仔明瞠目結舌,呆盯着法龍,心中實在難以置信:[為何......他可以若無其事,還能如此輕鬆自若?]

       法龍,被嫉妒之女緊掐脖子,從那陷入之深度,已掩蓋住半節拇指來看,可知其力度之兇猛,足見要置他死地之決心!

       而且,還有一位色慾之女,正不停地,以手插入法龍的身體內,之後又不斷地,掏出一些或不同、或重複的內臟器官,再隨便拋落地上......

       但最恐怖的,卻是她胯下,竟拖曳着一大堆,只屬於她自己的內臟,更引至地上,展出一道長長漫漫的血路!

       那血淋淋般真實程度,連蛇仔明也不得不相信:原來法龍哥,有這麼多個心、肝、脾、肺、腎的......



       [剛才我已說了......]嫉妒之女的血臉,因看不見眼和嘴,顯得更是猙獰,怒問:[難道我們這些牲畜,真的不值得你尊重嗎?]

       血手,更猛力施壓而下......

       [慈母啊、美女啊,我想知的......]法龍彷似沒有感覺,還微笑着說:[是妳們原本真正的名字呀!]

       原本......真正的名字?

       剎那,女鬼們,一隻放鬆了手,另一隻則把手停定,然而,兩隻都相同地,呆立在當場!

       [那個名字,是妳們父母給的,是妳們所愛的人叫的......]法龍輕輕咬了食指頭一下,然後問:[難道妳們都忘記了嗎?]

       血花濺起,然後是天靈上一點一拉,一束白光,又再一次,於嫉妒之女頭頂上,猛地扯出!

       “去”一聲,白光又疾去了,剛才顯見快樂幻象的地方。

       嫉妒之女,又再逐漸轉化為有皮人身......

       接着,法龍向橫一移,瀟灑地轉了半圈,伴隨的那一點血花,宛如一條小紅龍,已飛快地,又抓起了另一束白光!

       [小蕙小姐......]法龍挨住了色慾之女的膊頭,打側看着她,讚道:[真正的妳,原來是如此美麗。]

       這時,色慾之女已由披頭散髮,轉變為溫婉端莊的美人兒,不但張開一雙明眸,亦顯現了兩片艷唇,而胯下那堆內臟器官,更是蹤影全無。

       她低下頭,自然又是捂着鼻,並以疑惑的語氣,向法龍詢問:[你......為何會知道我的名字?]

       法龍指着剛浮現的幻象,笑道:[是妳爸爸,他說的。]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