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象,只是一幅沒聲音的畫面,當中,有着一男一女。

       女的手抱住一個初生嬰兒,在柔情淺笑,臉上更是愛意滿溢。而那男的,亦在開懷歡笑,並站在女人跟前,拿着一張敞開了的生日咭,把內頁一面對向着嬰兒,彷似要讓嬰兒閱讀咭上的內容......

       而內容的上款正寫着:親愛的小蕙,而下款則是:永遠愛妳的爸爸......

       [呀......呀......]小蕙跪了下地,哭道:[爸爸......媽媽......]

       法龍亦盯着咭的内容,心中有陣揪痛:[好窩心......]



       [今天,在某地,遇到一位小姑娘。

       是一見鍾情,或前生注定?見面的一刹,已知此生逃不出這小姑娘的手掌心......

       美麗的姑娘,讓我攜着妳的手,照顧妳一生,至我今世盡頭。

       美麗的姑娘,盼他觸動妳的心,給予妳幸福,與妳共渡白頭。

       小姑娘,妳一生健康快樂,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期望和承諾......



       願多少年後,妳能看見這多少年前的表白,從字裏行中,感受 到父親在這多少年間對妳的愛......

       祝妳初生快樂!]

       小蕙再見這篇文,立時不受控的俯伏地上,放聲大哭:[爸爸媽媽呀,對不起,女兒竟然先走一步,不能照顧你們終老,嗚......]

       忽然間,另一邊,也傳來一把淒慘哭聲......

       [我記起了......我記起了......]嫉妒之女凝望住前面的景象,滿臉淚水,泣着道:[何笑媚,是爸爸給我的名字......]



       她看見的,是童年時,與父母快樂生活、無憂無慮的畫面!

       還有另一人在默然流淚......

       [法龍哥,我覺得......]蛇仔明一雙淚目,眦裂而視,並咬牙切齒,狠狠地說:[這畜牲,是想拖延時間,不如先一起去找小敏,回頭再救女鬼、滅畜牲!]

       [不能......]法龍望向他,道:[若我與你一起離開,之後便再難找到這惡鬼......]

       蛇仔明搖了搖頭,露出詢問眼神。

       [此刻,因他已主動現了身......]法龍解釋:[所以,我才可捉緊他的意念,令他不能迤然隱去.......]

       蛇仔明頓時像明白了所有,點着頭,說:[如果你現在離開,回頭時,若這畜牲已害怕逃去,那麼,這些可憐女鬼,便永遠拯救不到......]

       [對!]法龍收緊雙目,狠瞪不遠處的郵差大叔,道:[除非,知道這惡鬼,死前的臨終之地......]



       蛇仔明拭了淚,然後順着法龍的視線,舉目望去,果然,又是看到另一場殘酷虐殺......

       這次,於圖象中,有一個全身裸露的短髮女郎,整個人被反轉掉,手腳分别繫在兩根木柱上,以腳上頭下,猶如一個倒轉的“大”字形姿勢,被安安靜靜置在郵差大叔跟前......

       女人的眼睛和嘴巴,無可避免,又是被穿針引線封合着......

       但今次有點不同,雖然郵差大叔已佇立於畫中,然而她只是身體在掙扎扭動,卻沒有發出那低鳴且淒厲的哀號聲。

       [面對鋸刑......]郵差大叔步去一組木櫃前,敞開下層其中一扇門,然後把手伸進內裏,邊找尋東西、邊道:[每一次妳都不作哀求,不愧是受過訓練的女刑警,我喜歡......]

       這些不同的殘虐,雖已是第三次目見,但那種既顫慄,卻帶有更多憤怒的好奇心,令蛇仔明又再一次木然注視,並口中喃喃:[女刑警......十年前,有一宗女警員失蹤案,曾轟動一時,難道她......便是至今還下落不明的那個警察嗎?]

       [相信是......]法龍語氣嚴肅,問:[蛇仔明,你可否獨自衝過這些幻象?]



       蛇仔明想也不想,立即搖頭......

       曾經試過啊......但這些,根本是真實,不是幻象!

       [不如......報警吧......]蛇仔明壓低了聲線,沮喪地說。

       這完全是向惡鬼舉白旗投降的提議啊......

       [蛇仔明啊......]這時的法龍,竟摟住倆女鬼的腰肢,向着蛇仔明說:[首先,我們不肯定,小敏是否真的有危險......]

       蛇仔明望着他,苦笑道:[那麼,再致電一次給她......]

       同時亦想着:[法龍哥,原來是這麼博愛的,不但對漂亮的女鬼有興趣,連貌似禿鷹的,也不放過......]

       就在這時候,猝然間,又有一聲撕裂慘叫,於蛇仔明腦中,激烈響起!



       這種嚎叫,他知道,又是酷刑的開始......

       [但我更喜歡......]只見郵差大叔已站回女鬼身前,提起了自己一隻手,並有節奏地前後晃動,而另一隻,則按住女鬼的大腿作借力,更在笑着說:[是刑罰開始後,聽到妳忍受不住痛楚,而終要哀求我的悲鳴泣聲!]

       [他的手......拿......拿着......]今次,蛇仔明在揉着眼,他實在不太相信眼前的事......

       郵差大叔那抬起的手,正持着一把刀鋸,於已倒轉的兩腿之間,對準了中心點,以極用力但又緩慢的速度,在進行着一下一下,又拉又推的切鋸遊戲!

       終於,倔強的女警,也耐不住那綻裂的痛楚,不止的搖頭晃腦,並從被封印的嘴巴唇隙中,發出悲泣的哀號鳴聲......

       法龍嘆了一聲,道:[蛇仔明,如果這刻通知警方,我就沒有足夠時間,去渡化她們,和煙滅這惡鬼啊!]

       蛇仔明低下頭,實在不能或不忍看下去,並繼續建議:[那麼,先渡化,再找小敏......]



       [我不想小敏變成鬼呀......]法龍以近乎哭喪的聲音,懇求:[我還要與她洞房花燭,然後要誕下很多很多大眼睛子女......]

       [嗯......]蛇仔明亦不禁在想:[我也想與她洞房花燭啊,不過生兒育女這方面......]

       [蛇仔明!]正想得入神,猝然聽見法龍在大聲喝叫!

       蛇仔明嚇了一驚,當不由自主望向法龍後,心中更是虛怯......

       所謂朋友妻,不可窺,原來只是想想也不可以啊!

       [你的武者之魂,去了那裡?]法龍滿臉凜然,更以一副正氣口吻,斥問:[難道剛才那因忿忿不平,而耍出的架式,是表演給郵差先生觀賞嗎?]

       不知何解,一時間,蛇仔明只是呆立着,完全想不到任何反駁的說話......

       [你......]法龍正要再振振有詞之際,突然從那邊廂傳來,郵差大叔的哈哈笑聲!

       [哈、哈、哈!]郵差大叔洋洋得意,笑道:[傲慢之女,這次妳退步啦,還未到子宮位置,竟然已開始向我求饒,哈哈!]

       接着,他指向前方,大叫:[我言出必行,只要妳可以幹掉,那個醜怪又滿口臭氣的捉鬼師傅,以後,妳也不用再受刑罰!]

       這句說話,講得太白啦!

       此刻的法龍,就像一個被惡霸同學指住恥笑的怯弱學生,低下了頭,在喃喃自語:[我或者有些口臭,但不是醜男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