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紅的豬肉刀,凌厲的神情。

「你們,都得死!」普通話男看準獨自一人的Allen,飛奔過去!

「Alison!你去照顧個受傷男人,我去救Allen!」我二話不說立刻跑過去。

修潔本想隨我而上,但Alison叫住了他:「我要將佢搬出去安全嘅地方!修潔你幫我啦!」

修潔停在原地,思考一會,看看兩邊,決定幫助Alison。



那我沒有後顧之憂了。

我抽出錘子,瞄準普通話男的頭顱,但他早料此著,靠左一避,再向我揮刀斬擊。

敏捷的我立刻彎身躲開,Allen同時乘勝追擊,右腳一踢,令他幾乎跌倒。

我們有著前後夾擊的優勢,普通話男顧不上兩邊,只能防守。

直到Allen一次打向普通話男的胸膛,對方大怒,單手捉著Allen的右手,一拉,將他推到我面前。



幸好我及時把他接住。

普通話男退後兩步,調整位置,說:「不錯,有進步。但你們沒我厲害!」

我和Allen都各自負傷,加上這裡空間不大,行動既要敏捷,又要小心。

接著,普通話男向我揮斬,長長的豬肉刀讓他佔了距離優勢,我們根本無法反擊,只好靠後避開。

「呀!!」



他的攻擊比文仔利落十倍,一不小心便要身葬黃泉。

一揮,一斬,一刺,我都只是勉強躲避。

大概是對我恨之入骨,普通話男的眼神專注於我的動作,沒空留意Allen的舉動。

Allen將桌子上的聖經砸向普通話男,聖經重得猶如石頭一樣,完美擊中他的面龐。

「啊啊!!你們!!」他喊了一聲。

「係機會!」Allen說。

我先用錘子給普通話男再來一記,然後抓著持刀的右手,將他制伏按到旁邊的木桌上。

普通話男怒得雙眼通紅,屈膝踢向我的大腿,力量比棕熊更大!



入骨的痛楚讓我鬆手半秒,他趁機反擊,一掌拍到我的耳朵上。

「啊!!」我應聲退開,更狼狽地失足跌倒,耳裡嗡嗡作響,錘子丟到遠處。

普通話男快速起來,豬肉刀劈向我的腦袋,幸好Allen渾身一撞,逼走敵人。

「兩條狗!喪家狗!!」普通話男暴怒。

他弄開礙事的Allen,然後轉身舉高整張桌子,砸到Allen身上。

「呀呀!!」Allen一時被困。

我的視線由Allen轉移到普通話男身上,因他一躍而起,舉高長刀,彷彿想將我一分為二。



我看著他的身影,就如君臨天下一樣,已經是無法再退了。

危急之際,我瞄到腳邊翻倒的椅子,於是狠下心腸,撿起椅子。

到普通話男瞪大眼睛時,已經太遲了,我雙手一揮,直接將對手擊到牆上。

「碰!!」撞牆的聲音。

我驚訝著自己如此狠勁的舉動,換著平常處境,我一定做不出來。

生死危急下,才能完全發揮潛力。

就如普通話男一樣……

撞到石牆後,普通話男的身軀壓破一旁的麻雀桌,再狼狽倒地,就連豬肉刀都不知道飛到何處。



不死,也得重傷吧。

然而我又錯了。

普通話男比想像中頑強,此時緩緩站起,眼神依舊不改,還是如此恐怖、憤怒。

「咳!」他吐了口鮮血,再脫下眼鏡:「別小看,我的生存意志!我一定會殺死你!完成任務!活命離開這個地獄!」

他從褲袋中抽出一把短刀,向我快速靠近!

你也不要少看我!

普通話男先來一招橫踢,我退後一缩,躲開攻擊。他再流暢地轉身,刀鋒對準我的脖子。



這種連貫動作,我早已看穿,左手擋住他的手腕,然後身體傾前,右手捉著他的後頸,再轉過身體,用力一推,使普通話男的額頭落在我背後的櫃子上。

「碰!!」櫃子一震,上面的雜物散落一地。

我當然還未罷休,用盡全力,連同過去的仇恨,將他拉起,推到牆上,勢必撞碎他的內臟。

「噢噢!」他直接吐血。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他依然堅挺,解脫後向我揮刀數次,拉開距離。

普通話男擦乾嘴上的血液,再次衝來,右手短刀刺向腦袋,可這次攻擊明顯是遲鈍了,我立刻擋住,準備一拳反擊。

拳是打中了,但忽然大腿一熱,有利器刺穿皮膚,深入血肉。

我臉色一變,推開對方,發現自己的大腿流著溫熱的鮮血。

「嘿哈哈哈……我已經說過嘛,贏的會是我。」普通話男擰笑,亮出雙刀。

居然還有兩把短刀……

剛才瞄準頭部的,只是虛掩,他的左手早已藏著另一把武器。

我扶在牆邊,不斷喘氣,幾乎虛脫,身體快要抵受不住了。

一路來,添置了不少傷痕……

幸好這時,Allen已經弄開壓在身上的桌子,將隨手而來的雜物砸向普通話男。

「頂住呀!吳懿!」

什麼文具、水桶、水晶球、地球儀、筆盒、腕子、相架、書本,都一一砸向敵人。

「還學不懂好好等死嗎?」普通話男望向Allen,瞪大雙眼,提高聲調。

他果斷地投擲短刀,我緊緊盯著普通話男純熟的技巧,心知不妙。

「呀呀呀!!」果然,負傷的Allen來不及走避,肩膀中刀,半跪地上。

「Allen!」我不禁大叫。

「下一個就是你!」普通話男緊握剩下的刀子,奔到面前,來最後一戰!

我也拼命了。

就看誰的生存意志較強。

這次我搶先攻擊,伸出右手直拳,普通話男一手擋住,一手伸出刀子刺我。我側身避開,走到他的左邊,想以膝蓋擊倒,他卻轉過身子,躲過近距離攻擊。可這只是掩人耳目的假動作,我借機踏前,給予實實在在的上勾拳!

我完美擊中普通話男的下巴,使他節節敗退。我快速湧前,趁他還未恢復,就要解決掉他,拖下去不是辦法。

誰知,那個賤人只是裝作疼痛,他高速轉身,連同刀鋒高速劃過,我收拳速度未及,上臂劃出一條血痕,我幾乎痛得流淚。

與此同時,他右腳朝小腿一掃,我應聲倒地,對方立刻就要給予最後一擊!

「還不!死!」普通話男露出得逞的樣子。

不!不會就此死去!

我靠後躺臥,目的是騰出雙腳,右腳往高一踢,剛好打中普通話男的右手手腕,短刀立刻飛出他的手掌心。

對方愕然,右手亦一時麻痺,我把握黃金機會,半秒內爬起揮拳,打進普通話男的肚子。

這拳力量之大,使他直接吐出口水,飛到我的臉上。

我再也不會手下留情,即使左手手掌受傷,我都忍痛伸出拳頭,打向普通話男的鼻子。

「噢噢!!!!!」

我跟他極度貼近,連續打了很多拳,一切憤怒都發洩到他身上。

這次他真的無法反擊,只會不斷挨打,直到他連站起的力量都沒有。

終於,普通話男躺在地上,不能移動。

「仲有冇呀!!!」我破口大罵。

他沒有反應。

「係咪嚟呀!!!」我再次大喊。

他依然沒有反應。

兩人都遍體鱗傷,但事實證明,我的生存意志比他強。

Allen坐在一邊,拉走肩膀上的短刀,不屑地拋出窗外。

我們互相對望,鬆一口氣。

然而,正在步往Allen的瞬間,我立刻後悔了。

我後悔,沒有確保他已不成威脅。

普通話男猛地爬起,從衫袋拿出一部方形機器,先是捉著失去防備的我,再開啟機器,將其碰到我身上。

隨之而來,是一股致命電流,我渾身痛楚,肌肉毫不聽使,我彷彿眼前全是白光。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但我還清楚聽見普通話男的笑聲。

電擊器……

他居然還留著最後武器。

一聲悶響,我馬上倒地,全身依然是觸電的痛楚。

「你實在是太不小心,下輩子注意點兒吧!」普通話男撿起地上的短刀。

即便我如何使勁,我都無法動彈。

普通話男站在眼前,身體遮著樓頂的燈光,就如抹去希望一樣。

剛才我沒有補上一腳,殺死普通話男,反而將自己陷入死地。

同樣的錯誤,我犯了兩次。

文仔那次,我就該明白……

善良,是敵人的武器。

為何我會那麼愚笨?

上天,還會給予機會嗎?

我還真想不到,自己會那麼好運。

普通話男察覺附近的異樣,轉頭一看,卻已遭到突襲。

「碰 !!」對準後腦。

普通話男往後退開,連對方的樣子都看不清,就再次挨打。

「啪!!」像是錘子的聲音。

普通話男的身軀撞到文件櫃上,鐵櫃搖搖欲墜,剛好就倒向他的後背,他大叫一聲,被壓在地上。

我亦同時聽見骨頭斷裂的聲音……

「咔嚓……」

清脆得令人發麻……

下一秒,普通話男吐出一大口血腥。

我在地上看著,他的眼神也變化了。

不再是面目可憎……

「呀……爸媽……多久沒見你們呢……我……還想……你們……看我……畢業……」

接著閉眼,失去氣息。

死了……

樓頂的光芒再次映入眼簾,電流痛楚也逐漸減退。

「你冇事嗎?」眼前的人問。

我驚訝地看著這人的樣子。

不是修潔,不是Allen,也不是Alison。

但,我見過他。

我依稀記得,他的名字是阿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