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有希望……」阿熙說。

「我都估唔到……」Allen抹了額頭的汗珠。

我走到兩人身旁,微微點頭:「對唔住。」

再次道歉。

「吳懿,你冇道歉嘅需要。」Allen認真地說:「你只不過,係為左自己嘅生命而搏鬥,為左自己嘅命運而努力。」



「但我差啲犧牲左你。」我執意道歉:「唔講嘅話,我過唔到自己。」

「反正,我哋暫時冇穿冇爛。你唔需要內疚住。」阿熙說。

「Allen?」Alison趕到五樓:「你冇事?」

「唔會有事,絕對唔會。」二人互相擁抱,彷如隔世情人。

「落去啦。唔好逗留。」阿熙向大家說。



四人一路走下,返回底層,當初集合的地方,卻發覺中央放了一張木長桌,兩邊各置一張椅子。

Janet、威哥等人都在這裡等著我們。

「好啦,齊人啦,非常好。」陳上帝說。

「阿難,你過唔過到關?」Janet立刻問我。

「我過到,但Allen同阿熙……」我答。



「我要宣布,呢場延伸遊戲,分別只有一個贏家,同一個輸家。」我轉頭聆聽陳上帝的廣播。

我還以為,是什麼晉級遊戲,或是淘汰賽。

贏和輸的名額卻只是各有一個。

合共兩個……

「咁即係話……」我看著Allen和阿熙。

他們兩人都驚愕起來。

「冇錯!相信大家都估到,上輪輸左嘅兩位,就係第二輪嘅主角!其他無關人等,請移玉步,去黃線後面,避免阻礙第二輪遊戲。你哋可以盡情打氣架!」陳上帝熱心地說。

仔細一看,發現原來Janet和其他人都站在黃線後方,沒人靠近桌子那邊。



「一個贏,一個輸……」阿熙斜視Allen。

「Allen,你一定要冇事。」Alison說。

「唔好耽誤啦,係咪要我散彈槍侍候。」陳上帝溫馨提示。

Allen和阿熙。

一個是值得信賴的朋友。

一個是救命恩人。

然而,只有一個能夠存活。



「Alison,吳懿,你哋翻去先。」Allen閉眼,似乎不想看到Alison哭啼的樣子。

「唔好呀……」Alison不願離開。

「吳懿,幫我帶走Alison。」

我走到Alison身邊,說留下沒用,不要辜負Allen的心意。

幾經拉扯,才將Alison帶回黃線後。

「兩位,麥守正同嚴家熙,請去前面坐低。」陳上帝說。

「唔好呀!Allen!守正!」Alison依舊叫著。

旁人看到Alison的慘況,紛紛低頭嘆氣,威哥更是憤怒地踢向牆壁。



「似乎你好受歡迎。」阿熙坐下後,向Allen說。

「哈,重有心情講笑。」Allen微笑回應。

「真係好多謝你,俾食物同水我。」阿熙告訴Allen。

「咁你會唔會,以死相報?」Allen問他。

「嘿,你講笑都唔錯。」

此時燈光調暗,彷彿營造氣氛一樣。

阿熙和Allen坐在椅上,互相對望。



「我重有Alison,唔可以就咁死左。」Allen看向黃線後的觀眾。

「我都有好重要嘅嘢要守護,唔可以死喺度。」阿熙認真起來。

「咁大家,就一於拼盡全力。」Allen說。

「咳咳,我嚟啦!第二回合,一對一嘅遊戲。」陳上帝的廣播。

接著,一個綠色氣球從遠處飄來,吊著一部紅色機器。

「呢部,係發牌機。」

發牌機在桌子上降落,剛好就落在中央。大家都等著往後發展。

「阿熙,你覺得我哋兩個,邊個比較好運。」Allen主動問。

「一定係你。」阿熙回答。

「點解?」

「因為,你有好好嘅朋友,好好嘅伴侶。」

接著,陳上帝發話打斷:「呢個遊戲,合共六個回合。每個回合,都會派一張卡牌俾其中一個人,嗰個人要喺一分鐘內,完成卡牌寫住嘅任務,之後就到對方嗰位。」

「咁樣點分輸贏?」Allen立刻問。

「六張牌,其中一張,就係『死亡牌』。哈哈。」

眾人嘩然。

換句話說,就是講運氣。

單純的運氣。

倒霉抽中「死亡牌」,就要成為遊戲輸家。

「似乎係個講運氣嘅Game。」阿熙說。

「當然唔係咁簡單啦!」陳上帝高興地說:「其餘五張牌嘅任務,我設計得好有心思架!哈哈!」

諷刺的笑聲。

「你哋想,邊個先?」陳上帝說:「唔好要我抽籤決定。」

「就我。」阿熙自告奮勇。

「好!由嚴同學開始!大家俾掌聲!」

場內鴉雀無聲。

接著,發牌機開始轉向阿熙,派出第一張卡牌,背面朝天。

「喺開始前,我想問你。」阿熙面向Allen:「你嘅任務,本身嘅任務,係乜嘢?我好好奇。」

「殺死自己女朋友。」Allen答得乾脆。

「哦?」阿熙沉思,看向Alison:「我覺得,幾浪漫。」

「浪漫?」

「我嘅任務,簡直係笑話。」阿熙一邊說,一邊翻開桌上的卡牌。

殺死一個嬰兒。

不知道,阿熙背後的經歷、故事,又是什麼?

站在遠處,我根本看不到卡牌內容。

然而,一個大螢幕從天花緩緩降下,映出卡牌內容,讓我們看得一清二楚。

與此同時,一把光滑尖銳的匕首落在桌子上,發出「噔」的聲音。

看後,我簡直呆若木雞。

難怪陳上帝會說,遊戲不是那麼簡單。

「切除自己一隻手指。」

「咩話……」阿熙既是無奈,又是訝異。

刀子就在桌子上……

我亦頓時發覺,發牌器上的顯示屏,正開始倒數一分鐘。

遊戲是有時限的。

「倒數緊架啦,唔好拖時間。」陳上帝開懷說著。

Allen坐在阿熙對面,只有惋惜、不安。

「個遊戲……」旁邊的Alison碎碎念:「根本冇血性架!」

從一開始就沒有血性可言。

「哈,哈哈。」阿熙絕望地笑著,盯著自己的左手,拿刀……

手起刀落。

「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好呀啊啊啊啊!!!!!」

切開的尾指掉到地上。

Allen轉頭,近乎嘔吐。

好一會兒,阿熙伏在桌上,喘氣、冒汗,再看看自己的左手,抖動,血流。

難以想像。

「你點……」Allen關心。

「熬得住。」阿熙還有意識。

換著是我的話,應該是嚇尿,甚至昏倒。

「下一回合。」陳上帝指示。

會是結束的死亡牌,還是其他卡牌?

發牌機轉向Allen那邊,發出卡牌。Allen二話不說,就揭開任務。

螢幕畫面換掉,變成……

「將匕首插入大腿,到不見刀鋒,才能拔出。」

又是自殘……

「大家咁話。」阿熙的尾指擱在地上,極為恐怖。

實在慘不忍睹……

「大家咁話。」Allen吸氣,提刀。

不知不覺,他的時間剩餘三十秒。

本以為Allen會猶豫一會,誰知他一刀插入,乾脆利落,不見刀鋒。

然後,再用力拔出。

「呀……」相比阿熙,Allen只是低吟一聲。

「Allen……平時都唔中意大反應。」Alison忍著眼淚。

「Alison,等我翻嚟。」Allen告訴對方。

「唔知,有冇大團圓結局呢?」阿熙的左手還在微微震動。

「你哋!都要加油啊!!!熬住啊啊啊!!!!」思想簡單的威哥說。

Janet嘆氣。

在場所有人都在嘆氣。

可憐台前的二人。

一個死亡舞台。

「Wow,兩位嘅表現都好出色,夠果斷,我欣賞。」唯一感到高興的,就只有陳上帝:「下一回合,唔知係結束,定係繼續呢?」

發出卡牌後,阿熙故意拖延,畢竟要心理準備,而且翻開卡牌後,才進入倒數。

我懷疑這個設定是惡意的,讓你的內心更絕望。

「不如話俾我聽。」阿熙開口說:「你願意犧牲幾大,去保護你女朋友。」

「所有。」Allen毫不猶豫回答。

Alison先是一呆,再放聲大哭。

很痛苦的感覺。

看著心愛的人,受到殘虐,自己則無法拯救。

我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是錯的。

大錯特錯。

她怎會想傷害Allen ?

甚至殺死對方?

「去救自己呢?」阿熙再問。

「都係所有。」

「好似自相矛盾。」

「點解?」

「你應該明我講咩。」阿熙無奈地說。

他翻開卡牌的同時,天花傳來一陣擾動。其後,天花打開,一張椅子降落地面。

而椅子上,有一個熟悉的人影。

在延伸遊戲一的槍戰中,一個綠髮男人對我窮追猛打,最後卻輸得一敗塗地。

「咦?嗰個係……」威哥指著那人。

對的,在黃麗松講堂外,綠髮男曾想暗算他人,幸好威哥及時阻止。

也沒有什麼「幸好」的,後來阿熙也下手殺人……

此刻,綠髮男坐在椅子上,渾身傷痕,毫無生息,整張椅子都是血紅。

應該,是死了。

「嘻嘻,上場遊戲其中一個受到懲罰嘅參加者。」陳上帝說。

延伸遊戲一的處刑,不是簡簡單單向腦袋開槍,而是要施加痛苦,折磨至死。

「我重聞到,血腥味……」Janet遮擋鼻子。

現場所有人,包括威哥,都不願直視。

後方幾個不認識的,甚至想離開圖書館,門卻無法打開。

就是要逼我們觀看。

逼瘋我們。

螢幕上,寫著駭人的字句:「挖掉這人的右眼。」

阿熙已經由驚嘆,轉為噁心,再到嘆氣。

不知為何,這次倒數延遲了,現在才開始計時。

「你頂得住?」Allen問。

「你唔係應該想我頂唔順咩?」阿熙笑著反問,咳嗽兩聲。

「哈,我都唔知點解自己會咁問。」Allen回答。

因為,人是有同理心的。

見人落難,又怎會快樂?

關心,是一種本性。

「雖然唔識你,但都講聲『對唔住』。」阿熙向死掉的綠髮男說。

接著,阿熙右手舉刀,瞄準對方的眼睛,一刀插入。

卻有意想不到的情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啊呀呀呀啊呀啊啊!!!!!!我隻眼呀!!!!!!!!!!!!!!!!呀啊呀呀!!!唔好呀!!救命呀!!!!!!!!」

絕望的尖叫。

阿熙大驚,立刻拔出匕首,一顆眼球掉進地上,彈跳兩次,再滾進桌子邊。

右眼流出恐怖的鮮血,尖叫聲環繞整座圖書館。

阿熙退後,丟掉匕首,死命盯著活生生的綠髮男。

「又話死左嘅?發生咩事!」我站起,抬頭大叫。

「唔?」廣播聲音提高,卻都不能覆蓋綠髮男的尖叫聲:「我有話死左咩?係你哋覺得咋。」

可惡。

「我接受唔到呀!!!我一定會親自捉到你!!!」威哥大怒。

甚至,殺死他,也無妨。

上帝……

阿熙回到座位上,眼神開始恍惚。

巧合地,這顆眼球就在他的斷指旁邊。

「下一回合。」陳上帝宣布。

崩潰的綠髮男拼命大叫,全身卻近乎癱瘓。

Allen看著桌子上的卡牌,身體顫抖一下。

阿熙緩一緩氣,仔細盯著Allen的舉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Janet在旁一直安慰著Alison,而威哥則怒沖沖地走來走去。

「喂。」Allen主動說話:「關於你頭先嘅問題,重有冇興趣了解?」

「你講。我聽緊。」阿熙沒什麼心情。

「我明白你講咩。我聽到嗰刻就明白。」Allen說著:「但係,我自己都答唔出。」

阿熙似乎回過神來。

「其實,我以前玩Drama嘅時候,就做過呢種角色,要犧牲自己嘅角色。雖然我就係男主角,但係最後嗰幕,我都好似投入唔到。」Allen解釋道:「你講嘅矛盾,完全冇錯,而矛盾最悲慘嘅地方,係你永遠都唔知道答案,永遠解開唔到。」

「我都唔知道,自己可唔可以,犧牲自己,救自己心愛嘅人。」Allen坦白地說。

接著,Allen攤開卡牌。

螢幕內容再次發生變化:「殺死這人。」

這人,與上次一樣,是綠髮男。

現在綠髮男承受的,只有無盡痛苦。

讓他死去,或者是一種解脫。

或者……

「唔好殺我,求你……」綠髮男苦苦哀求。

「但,我唔可以死。對唔住。」Allen撿起地上的匕首,向對方道歉:「我終於明白,吳懿點解你要道歉......」

「所以我就可以死?」綠髮男的聲音變得沙啞。

Allen沒有回答,我知道他內心極度難受。

前期的Allen,完全反對殺人,堅持自己的信念。

現在,卻被迫埋沒良心。

時間不多了。

還有二十三秒。

Alison悲苦地說:「Allen,我對你唔住呀……」

Allen回頭說:「傻嘅,都唔關你事。」

還有十八秒。

「你就當我係個自私嘅人啦。」Allen準備下手。

十四秒。

「你,同埋你,都一定不得好死。」他死前看著Allen和阿熙,詛咒他們。

「嚓!」刀鋒劃過綠髮男的喉嚨。

「啊呀……」鮮血湧進地上。

不消十秒,綠髮男就失去掙扎的力量,斷氣。

同樣地,Allen將匕首丟到地上,疲憊地返回座位。

四個回合……

死亡牌,還沒有來。

這時,Janet終於也忍不住怒意。

「你!個遊戲根本就唔係靠運氣!一早已經安排左,計劃好邊個攞咩牌!做咩任務!等在場嘅所有人!都因為呢個遊戲而感到絕望!可恥!根本係純粹為左虐待!」

眾人沉默……

對,這些任務,都有連貫性。

一開始輪流自殘,到後來要阿熙傷害綠髮男,再要Allen取去他的性命。

預謀……

「真係聰明。哈哈,係呀,係我設計定。」陳上帝承認:「除左,最後兩張。」

最後兩張,其中一張是死亡牌,決定生死。

「最後兩張……」阿熙嘆一口大氣。

接著,發牌機直接發出兩張牌,派到長桌中央。

從背面看,兩張牌並無分別,但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考驗,即將到來。

運氣的考驗。

Allen和阿熙互相對望。

「你哋每人揀一張,結束呢場延伸遊戲啦。加油!」陳上帝作出最後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