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n和阿熙一同看著桌子上的兩張牌,對視,內心牽起一陣漣漪。

是生是死,就看這回了。

此刻,黃線後的觀眾都靜默下來,等待故事的結局。

舞台上的主角,兩個求生的男人。

「似乎,真係最後階段。」阿熙抹去額頭上的汗珠:「重有冇嘢想講?」



Allen還是依舊的,遙望這邊的Alison。

而Alison還是依舊的,遙望遠處的Allen。

這次,沒有言語,也沒有淚。

一個不願淚,一個眼睛乾掉。

「我準備好啦。」Allen的眼神轉向阿熙,說。



「其實,你都幾好呀。」阿熙說:「值得一個好結局。」

「就我揀先?今次。」Allen說。

「好。」

接著,Allen伸出右手,在兩張牌上停頓,猶豫,先是摸一摸左邊那張,然後改變注意,轉到另一張卡牌。

現場只有緊張和窒息。



最後,在眾人的注目下,Allen選擇左邊那張,將其移到自己面前,卻不揭開。

阿熙會意,拿掉最後一張牌,也是不翻開。

「一齊?」

「好。」

兩人,在死亡面前,都無法裝作冷靜。

顫抖的身體,迷離的眼神。

「呀……我隻手指,哈,重係好痛。」阿熙說。

Allen苦笑,輕輕地說:「我哋每個人,都傷痕累累。」



「三。」阿熙。

「二。」Allen。

「一。」我心中默數。

然後……

「砰!!!!!!!!!!!!」廣播傳來響亮的槍聲。

眾人沒空留意槍聲,而是注視著那個犧牲者。

「Allen!!!!!!!唔好呀!!!!!!!點解呀?!!!!!」Alison掙開Janet,跑出黃線,衝到Allen旁邊。



躺下的軀殼,已經不是單純的恐怖,而是絕望的淒涼。

桌子,椅子,阿熙的臉上,都是Allen的血。

連遺言,都沒有機會說。

阿熙看看自己的卡牌,閉眼,說了一句:「一路順風。」

螢幕上寫著阿熙的卡牌內容:「向遊戲對手說『一路順風』。」

「守正!!點解會係你?點解呀!?我好中意你!!!我好愛你!!!點解你要走呀!!!呀!!!」Alison痛哭起來。

其他人本想衝出黃線,卻聽到廣播的聲音。

「咔嚓。」子彈上膛的聲音,警告我們。



Janet和我看著崩潰的Alison,內心背起千斤重量。

圖書館裡,只有哭聲,嘆氣聲。

死了……

「哎呀,真係大膽,走出黃線。」陳上帝的廣播:「不過又好難怪你嘅,只不過……」

只不過?

「既然男友死左,咁你永遠都無法完成任務,所以你係要接受懲罰,哈哈哈哈啊。」

「咩話!!!!」威哥大叫。



雖然素不相識,威哥卻不是漠不關心。

「你重未夠?」Janet也站起大罵。

「係囉!太殘忍啦!」

「可惡!」

後方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抗議。

「砰!!!!!」一下恐嚇的槍聲,卻使我們肅靜。

「大家應該唔記得左,我係呢度嘅上帝!我就係真理!你哋嘅任務牌,就係規矩!」

難道,Allen和Alison,要一起犧牲?

「不過……」陳上帝說:「我今次決定大發慈悲,俾張詠芝小姐,一次機會。」

Alison還在地上哭泣,提著Allen的右手,感受平常的溫度,不知是否聽到陳上帝的說話。

我們各人,卻都仔細聽著。

「就咁啦!只要,佢能夠喺三分鐘之內,將匕首刺入麥守正嘅心臟裡面,就可以直接視為完成任務,返回現實。好簡單架咋!」

可以直接得救……

說完,眾人都議論紛紛。

對Alison來說,是容易,還是困難?

物理上非常容易,情感上卻太難了。

螢幕畫面轉換,換成三分鐘倒數。

然而,Alison依舊蹲在Allen旁邊,陪伴。

到底,她有沒有聽見?

威哥本想出口勸諭Alison,思前想後,卻覺得不應開口。

「應該,勸唔勸好?」Janet無奈問我。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死左架啦,你根本唔係殺人,係一刀咋。」這種說話我真的說不出口。

然而,有人卻選擇開口。

這人,是阿熙。

「Alison,我知你好痛苦,但Allen好愛你,所以唔好辜負左佢嘅心意。我相信佢都唔會怪你,甚至……希望你會咁做。」阿熙說出自己的想法。

Alison伏在Allen的胸膛上,低聲哭泣,不理阿熙的說話。

大概,在Alison的內心中,阿熙就是Allen的殺人兇手。

真正的混蛋,從來卻只有一個:陳上帝。

「唔,似乎唔係太想理你啊。」陳上帝開玩笑。

沒有人,想理會他。

「你覺得,Allen究竟做左咁多,係為乜嘢?」阿熙繼續說話:「就係為左拯救你,為左你能夠生存落去,所以,你一定要堅強。即使痛苦,都要知道咁做係最好嘅結局。」

最好的,結局?

結局,怎樣才是最好?

Alison彷彿聽不見世界的聲音。

所有感官,都聚焦在Allen的身軀上。

「不過……最後,都要自己決定。」阿熙凝望Alison,以及桌子上的染血匕首。

我的內心,更是混沌。

這一切,都是悲劇劇本。

時間剩下一半,一分半鐘。

此時,舞台上的主角開始說話了。

最後的心聲。

「麥守正,我唔知你會點諗,或者你會覺得我好蠢,明明可以自救,但我都唔忍心,對你落手。」

「點解?點解你永遠都咁好,一直企喺我前面,保護我……」

「而我明明就諗過傷害你。」

「我嘅內心,好掙扎,明明你至少有兩次機會,可以殺死我。但,點解……你會完完全全咁信任我,守護我……」

「而家你死左,本來我好容易就可以獲救,離開呢個地方。」

「但係,我發覺,無論點,我都係做唔出……」

眾人低頭。

四十秒。

「你重記唔記得,嗰場夏日公演?」Alison嘀咕道。

「個結局,其實我一啲都唔中意,咁樣嘅悲劇,我唔想接受。」

「或者,你覺得嗰個係最理想嘅結局,但我……」

「唔願意接受。」

「我想重寫結局。」

「我想陪你。」

十秒。

所有人不約而同地站起、觀看。

最後一幕。

「我愛你。」

「砰!!!!!!!!!!!!」

兩個人影,疊在一起。

互相感受,彼此的體溫。

沒有愛,沒有重生的命運……

Janet站在我身邊,流淚了。

我抱著她,自己也忍不住淚腔。

這結局,對他們二人來說,是好,還是不好?

我不知道。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好!夠淒美!」陳上帝的拍手聲環繞舞台。

從來,悲劇都不應該有掌聲……

「太……我唔想睇落去……」威哥四肢無力,坐在地上。

「大家唔好咁Sad啦,而家重有,得獎典禮呀!」陳上帝活潑地說:「係咪呀,阿熙?」

「你冇資格咁叫我。」阿熙抬頭回應。

「嘻嘻,呢樣禮物,係你最想要嘅,亦都係你最需要嘅嘢。」陳上帝說:「你知嗎?即使我係上帝,都唔可以復活一個死人。所以張小姐嘅任務,已經係冇可能完成。而理論上,你嘅任務都無法達成,因為遊戲根本冇BB仔係參加者。所以,先需要延伸遊戲嘅存在。」

「呢份禮物,係專屬於你嘅。」

接著,天花射出一陣光芒,彷如聖靈顯現一樣,照射人間,潔淨世界。然後,一個熟睡的嬰兒慢慢降臨,非常慢,慢得阿熙伸出雙手就能夠接住。

而阿熙的神情,當然是愕然。

從這邊看,那個嬰兒大約半歲,小身體以棉布包著。

「你咁係……」阿熙看向發光的天花。

「係呀,直接殺左佢,就可以完成任務,離開Kong U。」

「荒謬。」阿熙回應。

「哈,你唔係已經殺左兩個人咩?」陳上帝問。

「兩次,都唔係為左自己。」阿熙認真地說:「我唔會為左自己,而殺人。」

這就是阿熙的思維嗎?

頭一次,是為了讓眾人逃脫。

第二次,是為了拯救我和Allen。

他卻不會為了一己私慾,而殺死他人。

「我反而想知,呢個BB,喺邊度嚟……」Janet低聲向我說。

陳上帝彷彿聽得一清二楚,熱誠回答:「呢個BB,係幾經我一番折騰,去一間醫院攞翻嚟,所以唔好辜負我嘅心意呀。」

「將佢送翻走,去現實世界,父母身邊。」阿熙要求。

「哦?個可愛嘅BB係你嘅,我當然尊重你嘅決定。」陳上帝爽快說:「不過,哈哈,我俾個權利你,當你想要翻嘅時候,可以搵我。我一向對贏左延伸遊戲嘅人,特別好。」

「唔會發生。」阿熙舉高嬰兒。

當初槍戰遊戲中,陳上帝甚至贈送一把手槍……

光芒再次亮起,熟睡的嬰兒浮上半空,發光,然後逐漸消失。

「發生咁多事,我自己都唔知道,咁做好唔好。」阿熙轉頭,看向Allen和Alison的屍體說:「但係,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用另外嘅方法,離開呢度。」

「我好有信心,你一定會再搵我。嘻。」陳上帝竊笑。

遊戲結束。

「既然頒獎典禮已經完結,咁你哋亦都可以離開啦。」陳上帝宣布:「另外,今次所有參加者都有一個額外福利。」

福利?

「你哋或者已經發現到,所有餐廳同Canteen裡面,都冇食物,但其實呢間大學裡面,係有糧食收埋左嘅。我就即管透露,兩個地點。」

原來,是有糧食的。

我還以為,唯一的來源,是延伸遊戲。

兩個地點,分別為梁銶琚樓(K.K. Leung Building)二樓女廁,以及百週年校園(Centennial Campus)三樓健身室。

說來,三樓的健身室,離我們原本的據點不遠。

「圖書館正門已經解鎖,大家請便!我已經檢查過,出面冇人,唔會有任何埋伏。」

那就是說,暫時不用擔心「合作殺人隊」。

現在,該去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