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普通人,一定會嚇得退後兩步。

然而,我由說出那句開始,就有心理準備,接受所有。

因此,我的雙手握得更堅定。

不然,我怎有資格為她分擔?保護她?

Janet向我說出那個故事,一直封存心底的針刺……



二零一三年二月,烏雲密布的天氣。

「我走啦,Janet,掰掰!」同學說。

「唔,聽日見。」Janet回答:「小心,就嚟落雨。」

「有遮唔怕啦,你都早啲翻屋企。」

現在下午五時,課室裡剩下不夠五人,因其他同學都離開學校了。



Janet將課本放入書包,那本書的封面是「中國語文:中三」。

收拾好東西,Janet便懷著輕鬆的心情,離開班房。

一天的辛勞,結束了。

接著,Janet來到學校游泳池門口,準備游泳練習。

其實,也不算是練習,因為是她自己一人暢游放鬆。



Janet從小便鍾愛游泳,喜歡自由自在的感覺,也喜歡水中的寧靜。

門上的白牌卻寫著:「游泳池關閉,不准入內。」

學校規定,游泳池五時關閉,然而校工只會在門上掛起白牌。到六點鐘,才會進行清潔,正式鎖門。

所以,這一個小時,是偷偷獨享的時間。

對她來說,這簡直是最好的發現。

進入更衣室,翻出泳裝,卻又發現手機不見了,應該是遺留在課室裡。

本想返回課室,誰知聽見游泳池內傳著嘈雜聲。

難道有人?



從聲音判斷,應該是學生。

於是,Janet好奇走向游泳池,看看誰在這裡。

聲音逐漸響亮,然而是不友善的語氣。

「最討厭就係你呢種人,以為自己個樣夠純,就可以呃到人?」

「係呀,老師對你好,啲男仔又對你好!」

「上次明明就係Ruby佢偷嘢,個老師又居然信佢,話係我偷嘅,個缺點我冤枉架!」

「啪!」掌摑的聲音。



「你哋自己生得醜咋,照個鏡覺得自卑就過嚟搞我?你哋以為人多勢眾我就怕?信唔信聽日校長就嚟搵你哋!」Ruby反抗。

Janet藏在牆角,發現同班的三個同學正圍著一人。

「你打我?」其中一個短髮女同學說:「捉住佢。」

然後,二人架著Ruby的雙手手臂。

「啪!」還擊的一掌。

「打我?等我打爛你塊臉!」

「啪!啪!」

Janet看著,心中一陣涼。



然而,她卻選擇沉默。

這樣告發,一定會惹來她們不屑,班中其他同學的不屑。

為何?

Ruby嬌生慣養,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卻偏偏因為樣子可愛,而令老師和男同學對她寵愛有加。

幫她解困,就如同向班中一半人馬宣戰。

而且……

Janet少時極度怕事。



Ruby痛得倒地,摸著自己的面容。

「你呢種人,大概,就只可以淪為雞、淪為公廁。」

「我哋應該,對佢做啲嘢……」

之後,就沒有其他聲音了。

不是結束,而是Janet已經離開游泳池,打算避開風頭。

這種校園欺凌,正常不過吧。

很多事情,都是正常不過。

離開現場,往課室進發,碰見當值的李老師。

「咦?廖同學,見到你就好,你喺課室漏左電話,重響過幾次。」

「係,唔好意思,李sir。」

「下次我會直接收走,所以小心啲。」

「唔,我會記住。」

待李老師走後,Janet便查看來電顯示,發現是母親打給她,再閱讀一連串的訊息,發現原來是弟弟弄傷手掌,要她回家看顧。

於是,Janet急步回家,離開校園。

然而,踏出校門的一刻,天下雨了。

雨下,世界恢復安然、寧靜。

大概很難猜想到,那個地方最後死人了。

是淹死的。

在泳池裡淹死。

「喂,Janet……Ruby居然死左。」第二天一早,課室便鬧得厲害。

「吓?點解會咁?」Janet愕然。

游泳池和更衣室外設有閉路電視,所以那三個同學,警察很容易找到。

然而,有一個奇怪的細節。

就是Janet。

「你當時,點解入去游泳池?」

「我平時都會偷偷入去游水,因為校工六點先會真係鎖門。」

「點解最後冇游到水?冇入去游泳池?」

「因為我漏左電話,要攞翻。」

「唔?有冇證明?」

「我個數學老師,李sir。」

「但係,你聽唔到聲?以我所知,當時有爭執。」

「我聽唔到,況且,我只係逗留更衣室一陣。」

當時,Janet是在更衣室外目睹事情發生,所以她沒出現在泳池閉路電視裡。

「但係,有人見到你離開學校嘅時候好急,你係咪見到乜嘢,但唔爆出嚟,心虛?」

「我媽媽話細佬受傷,要我翻屋企照顧佢。」

「唔好講大話。」

「我冇,所有嘢都有證明。」

「你嘅同學死左,好大件事,你當時如果係見死不救,咁你嗰三個女仔其實冇咩分別。」

「但係,我真係乜都唔知,而家知道Ruby死左,我好傷心……點解……你哋要懷疑我……」

「我哋唔係要懲罰你,只不過係提出合理懷疑。不過,從表面證據嚟睇,你講嘅係事實。」

「…」

「我諗,呢件誤殺事件你一定好受打擊。」

「係,好可怕。」

「多謝你嘅資料,翻去好好休息。如果有咩記翻起想講,都可以聯絡我哋。」

「好。」

就這樣,Janet瞞天過海。

至於三個兇手,則前途盡毀,成為世人唾棄的人物。

不過,這件事成為她內心最大的陰影。

永遠的缺口……

「殺人嗰個,唔係你。」我說。

「係我,係我當時嘅懦弱,害死左Ruby。」Janet擦乾眼淚:「係我殺死佢。」

「你唔好太自責。」

「咁多年,我一直想說服自己,令我唔好咁自責。但當我睇到張任務牌嘅時候,就更加肯定,我就係其中一個兇手。」

「你當初都唔會估到件事會發展到死人嘅地步……」

「呢個唔係藉口。」Janet低頭說著:「我重記得個警察嘅說話。我見死不救,就同嗰三個同學冇分別。」

接著,Janet投入我的懷抱,滿臉淚珠。

「我一直唔夠膽講出嚟,怕要承擔責任,怕我嘅朋友會離棄我。」Janet說。

「所以,其他嘅事,你都表現倔強?」我問。

她沉默不語。

我說對了。

以為一直倔強下去,就能忘記曾經軟弱無能的自己。

「放心,我唔會離棄你。」

「真係?」

「係,一直陪你。」

「話說,吳懿係咪你個全名?」她問我。

「係呀,做咩咁問。」

「我個名,叫廖若雨,希望你以後叫我若雨。」

若雨,多麼有意思的名字。

此時,阿熙從樓梯上來。

「你哋做咩唔入去?唔駛等我。」阿熙說道。

「一齊入去啦。」

推開兩扇防煙門,來到逐漸熟悉的據點。

修潔和哈比就坐在面前,安然無恙。

「吳懿!Janet!你哋冇事嗎?」哈比立刻跑到面前:「Janet你做咩眼咁紅……」

「我冇事。」

「你哋最後去左邊?」修潔問我們。

「參加延伸遊戲,去避開殺人隊伍。」阿熙替我回答。

「咦?Allen同Alison呢?」哈比見我們身後無人,便主動問我。

然而,場內只剩下沉默。

修潔明白所以,便遠離眾人,靠到牆邊嘆氣。

過一會兒,就連頭腦簡單的哈比都明白過來。

我卻萬萬想不到,他接下來的反應。

「呀呀呀呀…….嗚嗚……Allen明明就好好人……點解要死呀……重有Alison都同Allen好襯……點解又要犧牲!!!嗚嗚嗚….嗚嗚嗚……」

哈比放聲大哭,什麼鼻水、眼水,都通通流下,表情傷心得很。

像個小朋友一樣哭啼。

「哈比,你唔好太傷心。」Janet安慰道。

「點解呀…….嗚嗚。」哈比依然在哭:「唔係要一齊打陳上帝,然後一齊離開呢度咩?嗚嗚嗚嗚……我唔想呀……」

這樣的死訊,對他來說太難承受了。

其實,也不該承受。

究竟我們還要經歷多少。

「既然你哋翻嚟,我諗都要開始考慮實際問題。」靠在牆邊的修潔說:「合作殺人隊,似乎中意狩獵匿埋嘅人。」

「所以任何地方都唔安全。」阿熙補充道。

「我哋需要一定嘅武器……」修潔概括:「重有食物。」

「係……嘢食其實唔多,得少少。」哈比回過神來。

「陳上帝俾左食物嘅地點我哋。」我立刻發話:「就喺樓上,三樓健身室。」

「嗯?」修潔沉思。

「遊戲參加人數好少,所以唔多人知呢個地方。」阿熙說。

「既然係咁,可以上去攞。」修潔說。

「我同意,而且越快越好,唔好俾其他人攞盡。」記得上次只有威哥說要前往健身室。

「不如,就而家?」修潔說:「邊個去。」

「我去啦,阿熙同Janet都經歷左好多。」雖然我自己也是。

「我同你去。」修潔說道。

「哈比你負責睇住大家。」我相信哈比。

「好,你哋一定要小心。」哈比說。

「阿難,我等你。」Janet握緊我的右手。

「若雨,我一定冇事。」

沒有任何休息的空間,我和修潔便踏出據點,首次聯手。

外面依然烏雲密布,本以為會一直不變。

誰知,天竟然下雨了。

突然而來的大雨,通常不會是什麼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