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中心是一間單棟磚屋,有著紅色牆身和瓦頂,座落在一念素食後,接近大學的西閘入口,平常卻毫不起眼。

「點解要呢度?」我問Janet。

「夠偏僻,夠低調,夠少人識。」修潔替Janet代答。

的確,我也不會想起這裡……

推開玻璃門進去,覺得訪客中心更像一家精品店。



水樽、玩具熊、布袋、文具、胸章、鈕扣、掛飾、杯碟等通通齊備。

阿熙就在櫃檯後,無聊地弄著畢業熊,看到我們後立刻回過神來。

「你哋翻左嚟?個遊戲最後點?」阿熙問。

「總之平安無事。」修潔回答,也不想提及那些恐怖回憶。

「重有哈比呢?」我問。



「哈比同我分頭搵你哋,我哋約好左一個鐘頭之內搵唔到你哋就翻嚟集合。」Janet解釋道。

「而我就睇住呢度。」阿熙補充:「重有少少時間,佢應該差唔多翻嚟。」

「頭先殺人隊衝左入二樓,好彩我哋走得切。」Janet說:「之後我哋傾好,匿喺訪客中心裡面。

與我猜想無異……

既然哈比快回來,那就參觀一下這地方吧,反正沒來過,也可以順道休息。



經過櫃檯往裡走,發現是休息的地方,有沙發、展覽品,還有茶水間和試裝室。

我糾結,試裝室用途為何?

原來,再向前走,穿過敞開的木門,便是服裝區,裡面全都是港大紀念衣物,就連披肩、童裝也有,不得不佩服。

另外,服裝區其中兩面是落地玻璃,可以看到白霧,還有一念素食。

其中一面落地玻璃是訪客中心的後門,似乎可用來逃走。

這時,我看見修潔在嘗試打開一道木門。

「係咩門?」我問他。

「都係通去外面嘅。」他回答。



果然,門上寫著「請從正門出入」,那就是說這道門也能通到外面。

只是,鎖了。

類似的木門還有兩個,都是鎖掉的。

不過,前後兩道玻璃門,應該就足夠用了。

這樣一看,覺得訪客中心還真愜意舒適,我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剛才與景陽對峙,實在緊張得要命。

修潔似乎不太喜歡沙發,轉身看那些展覽品,都是那些「港大紀念胸章」和「港大紀念手錶」,我實在不感興趣。



Janet坐到我旁邊,問我遊戲的事情:「知道你想知嘅嘢未?」

「知道左。」我說:「不過真係好驚險。」

「其實如果可以嘅話,我寧願忘記以前嘅事。」Janet低頭說:「有冇後悔?」

「唔會,我寧願面對。」我說:「反正,又唔係自己一個。」

「嗯?」Janet不解。

「冇嘢。」我會心微笑。

「講啦,做咩?」Janet好奇起來。

「都話冇嘢。」沒完沒了的對話。



然後,哈比就回來了。

「呼!我搵唔到佢哋!」哈比概嘆。

「因為已經喺度。」阿熙看著我們。

「都話你哋冇事架啦!」哈比大喜,手舞足蹈,還不小心打翻旁邊的電腦,弄得一團糟。

我遮著雙眼,無奈之極。

「好啦,係時候商量對策。」阿熙認真起來,聚集眾人:「而家『合作殺人隊』似乎圍繞呢邊周圍殺人,我諗我哋最少要保護到自己。」

「冇錯。」Janet同意,阿熙和Janet的關係似乎一早緩和了。



修潔也改變作風,前來聆聽,不再遠離眾人。

關於修潔的迷,似乎就解開了。

不,還有最重要的一樣。

他的任務到底是什麼?

「各位!我有重大發現!」哈比忽然發話。

「係咩?」我問。

「兩樣嘢!兩樣都非常重大!」哈比顯得有點激動。

「直接講就得。」阿熙說。

「我見到一啲奇怪嘅『警告』!我見到就攞左落嚟!」哈比從褲袋裡拿了一個褶皺的紙球,然後攤開示眾。

「合作殺人隊在智華館二樓,小心。」

果然,他也看到。

「點解會有呢啲警告?」Janet沉思。

「好矛盾,明明嗰度係我哋嘅地頭。」阿熙也感覺不對:「定係,有人喺二樓見到嗰三個人,所以咁樣貼?」

這樣卻不合情理。

「最重要係,嗰班人一向周圍搜人,唔會逗留一個地方太耐,唔似我哋咁。」修潔也加入討論。

「完全冇方向,目的?邊個?幾時貼?呢啲都係重要因素。」阿熙按頭思考,卻想不出合理的說法。

「唔,我都好頭痛。」哈比感到傷感。

「哈比,你話有第二樣嘢?」Janet問他。

既然沒有頭緒,再猜想也並無意義。

「係!」哈比又忽然振作:「重有係,我搵到另一個收藏嘢食同武器嘅地方!」

接著,他從一直帶著的背包中抽出一把撬棍。

不錯的近戰工具。

「呢個係好消息。」阿熙說。

「話說你點解會長期孭住背囊?」我好奇問他。

「因為?呢個係我嘅使命!」哈比正在胡說八道。

「明明就係自己唔記得擺低。」阿熙取笑道。

「係邊度?」Janet說回正題。

「周亦卿樓。」哈比回答。

周亦卿樓位於SU Building和Centennial Campus中間,我們一直沒有探索,有好東西也不奇怪。

「我哋有唔少食物,呢次攞武器為主。」阿熙說。

也對,Janet的手槍沒有子彈,而各人身上的武器也不是很好。至少比起合作殺人隊而言,簡直是貽笑大方。

「所以,今次派邊個去?」修潔說:「我諗我要休息一陣。」

「我去我去,我知地方!吳懿呢?你陪我去啦。」哈比殷切地看我,就像動漫人物一樣,雙眼發光期待。

怎麼會想我去……

「阿難,我怕你頂唔順,一直你都親力親為。」Janet說。

我想起Allen,他也是個這樣的人,願意以身犯險,保護他人。

對Alison,更是守護到底。

現在卻無辜犧牲了。

「我冇事,少少苦算係咩?」我還要更努力。

「或者我去會比較好。」阿熙自告奮勇:「每人都需要付出,而且你應該補充一下體力,維持狀態。」

「哎呀哎呀,吳懿你去啦。阿熙適合做後援。」哈比不知為何執著要我去。

「阿難,就俾阿熙同哈比去啦。」Janet說。

「好啦,咁樣會比較好。」我回答。

「嗯,唯有係咁啦。話說點解你叫阿難嘅?同埋你哋真係好恩愛!」哈比歪著頭問我。

「算啦,盡快行動好過。」阿熙搭著哈比的肩膀。

「你哋睇實自己啦,好快翻。」哈比放下背包,拿了撬棍、電擊器和櫃檯旁邊的環保袋,就與阿熙一起離開訪客中心。

這次終於聰明點了。

「點解哈比會咁……得意?」Janet懊惱。

「似細路仔啲或者係好事。」我回答。

「點都好啦,我食啲嘢先。」修潔從背包裡拿了一排巧克力,然後說:「點解好似少左咁多嘢咁嘅?」

「可能哈比偷食左好多。」我忽發奇想。

然後,我舒服地躺在沙發上,大口大口喝著清水,咀嚼威化餅。

Janet也覺得累了,坐到一邊沉思。

「唔知幾時,呢場遊戲先會真正完結?」修潔對著一旁的鏡子,打量自己的樣貌,還有無神的義眼。

「出到去後,又會點呢?」Janet也嘆氣:「發生咁大件事,點解我哋好似被遺忘一樣?」

「被遺忘?」

「冇救援,冇其他人,世界好似……得翻Kong U。」Janet解釋。

其實,迷霧外,到底是熟悉的世界,還是根本一無所有?

或者,這一切都是幻覺,我們已經身處冥界、地獄。

我還記得所有事情的開端,一場爆炸。

一場爆炸,令七十來人被迫參加自相殘殺的索命遊戲。

還要面對排山倒海的謎團。

陳上帝是人是神?

爆炸從何而來?修潔說過有一群機關槍狂徒作怪,與遊戲有沒有關係?

遊戲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麼?

而近在眼前,修潔的任務是什麼?

何時才得到答案?

遊戲會不會完結?

「修潔,你嘅任務到底係咩?」Janet忽然轉頭問修潔:「到而家,你都唔信任我哋?」

「唔係你諗咁樣。」修潔平靜地回答。

我比較相信,是苦衷。

既然這樣,就由命運揭曉吧。

不知不覺,就過了十來分鐘。

外面風平浪靜,看來這個地點實在隱秘過人。

我百無聊賴,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

參加延伸遊戲,我知道父親一生的陰影,獲救後該如何面對他?

裝作不知道,還是直接對質?

也許,只能隨心決定。

沉思之際,修潔忽然說話,語氣不再淡定。

「我聞到,煙嘅味,濃煙嘅味……」他神色一轉,立刻站起。

我和Janet也知道不妙,察看較近的正門,發現一灘透明液體正在滲入……

然後,一隻手掌從玻璃門邊探出,而手中是一把點燃的火柴。

「喂!你做咩!」修潔第一次大喊。

太遲了,對方毫不猶豫地拋下火柴,一道火路立刻蔓延到訪客中心裡!

「走!後門!」Janet以外套遮擋濃煙,往後門奔去。

我也拿了個布袋,掩著口鼻,跟隨她跑向服裝區。

「唔好!」修潔想叫停Janet。

然而,Janet已經到了,立刻大吃一驚。

「呀!呢度都起火!」Janet跑回來。

服裝區一早起火了,掛起的衣服加強火勢 ,蔓延得越來越快!

對方趁我們不在意,偷偷在後門灌入汽油,再兜回前門,封鎖出口……

分明是想置我們於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