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前後夾攻,逐漸將我們三人包圍。

「玻璃!打爛玻璃!」修潔立刻想到辦法。

我隨手拿了一把雨傘,忍著高溫,拼命敲打玻璃,然而玻璃硬如石牆,無堅不摧,根本無法打破。

「點解會咁?」Janet也拿東西砸向玻璃,也是徒勞無功。

我記起了,黃麗松講堂外,Allen和我也試過破窗而逃,也是同樣的結果。



「唔得,要試其他方法!」我大叫道。

火勢迅速蔓延,那些童裝和披肩已經燒到不成人形了。

修潔脫掉帽子,用來遮擋濃煙,然後跑到木門前。

「碰!!」修潔一腳踢向木門。

那個寫著「請從正門出入」的木門卻也無法打開。



「碰!!!碰碰!!」修潔對木門連打腳踢。

我跟在修潔背後,希望奇蹟出現。

然而,蠻力似乎不行。

「開呀!同我開呀!」修潔語氣非常緊張。

「碰碰碰!!!」



生死一剎,實在難以保持鎮定。

「係咪有其他木門?可以走?」Janet問他。

「有,但全部鎖嘅。我懷疑有人事前安排。」修潔抹掉額頭的汗珠,脫下黑色外套。

烘烘烈火開始波及天花,卻根本沒有自動灑水系統。

我的瞳孔中滿是火光,還有致命的濃煙,拖延下去必死無疑。

「辦法得翻一個……」修潔看著木門鎖頭:「有冇開鎖嘅嘢!扳手、髮夾、衣架、撬鎖之類!」

難道他會開鎖?

也不奇怪,修潔或多或少會知道一些。



然而,我們有時間嗎?

而且,哪來那些工具……

「我冇髮夾……呀!有衣架!」Janet跑回服裝區,那邊的東西卻已被大火吞噬。

我緊隨其後,這裡的濃煙非常厲害,我感到暈眩,上氣不接下氣。

「咳咳!!咳咳咳!!咳!」大火燒毀一切,幾乎就要包圍我們。

「衣架!我搵到啦!」Janet拿到衣架,跑回修潔那邊。

然而,那絕不是修潔要的東西……



「唔係呢種木衣架!有金屬絲嗰種!好似萬字夾嗰啲!」修潔的聲音傳到耳中。

我也不肯定,服裝區有沒有這種衣架。

到Janet打算回來時,服裝區的大部分東西已經燒成火燼,不能再逗留了。

我四處察看,知道從服裝區搜出東西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退後兩步,撞到旁邊的鏡子,鏡子立刻倒在地上。

「啪!」鏡子破成碎片。

鏡子……衣服……試裝……

「試裝間!」我大叫。



「係!」Janet明白我的意思,繞過火焰,跑到試裝更衣室裡。

果然,不消半秒,Janet就拿出可用的衣架。

與此同時,我看見修潔在櫃檯附近搜索什麼。

「重需要乜嘢?」我向修潔大喊。

火場裡,人的聲音變得細小。

「我重要一把金屬扳手,固定條鐵絲!」修潔四處尋找。

可以有什麼東西……



「諗,吳懿你諗下……」我告訴自己冷靜思考。

天花不時掉落火種,落在我的衣服上,我立刻撥走。

眼水不斷流出,視線模糊不清,是濃煙遮蔽視野,還是我的意識逐漸薄弱?

終於,在迷糊的瞬間,我瞄到展櫃內的東西。

音樂盒……

那個扭動的扳手,應該符合修潔所說。

「修潔!音樂盒啱唔啱!」我聲嘶力竭。

火焰已經蔓延至腳底,一股熱力衝擊小腿。

「有?啱用!攞出嚟!」修潔回應。

我忍著左腳痛楚,打開玻璃櫃,掏出音樂盒。

然後,修潔走到身邊,拿走音樂盒,砸到地上。

「碰!」碎裂的零件散落一地。

修潔撿起最重要的扳手,然後跑回木門前。

Janet也在這邊,不斷咳嗽,忍著濃煙攻襲。

其實不只她,我也忍受不住了。

「你哋要忍住……咳咳。」修潔咬斷衣架的塑膠層,提出金屬絲,然後折斷一半,太長的東西不管用。

「要幾耐……可唔可以直接跑出去。」Janet蹲下,減少吸入濃煙。

「唔可以,我哋會燒死先。」我分析道。

汽油生成的火焰,可以直接燒爛皮膚。

然而,拖延下去,我們的結局也不會好到怎樣……

「唔好彩嘅話,要半個鐘……」修潔無奈地說:「我盡快,唔好騷擾我。」

只能相信他了……

我和Janet的性命,都託付在修潔身上了。

「Janet,你要熬住。咳咳!」我拼命咳嗽。

「究竟係邊個……咳咳!害我哋。」Janet雙眼通紅,眼水不斷留下。

服裝區和櫃檯那邊已經真正成為火海了,現在只剩我們身處的地方,訪客中心的中間部分。

很快,大火就會淹沒一切。

而眼前的濃煙,彷彿延伸遊戲中的黑暗物質一樣,環抱世界,吞噬人類。

要在火海裡生存,需要極大的意志。

然而,旁邊的Janet已經搖擺不定,摸著額頭,是中暑、虛脫的跡象。

「若雨。」我呼叫她。

「難?」她意識恍惚,幸好還聽得見我。

「你都要應承我,熬落去。」

「好熱……我好暈……」

「唔准暈。你要清醒,望住我!」

然而,Janet的雙腳撐不住身軀,眼皮垂落。

「若雨!醒呀!」我跑到Janet身邊,撐起她,不讓火炎乘虛而入。

而我付出的,是燒壞的小腿。

「呀……」我忍著痛楚。

「就快……咳咳咳咳……咳咳咳……得啦。」修潔不斷咳嗽,他也幾乎不行了。

我實在不知道,修潔是如何專注解鎖……

濃煙撲鼻,烘火猛燒。

死亡,非常接近。

燃燒的聲音,宛如死神的呼喚。

「咳咳咳咳!!!!!」修潔半跪地上,雙手卻還在鎖頭上:「鎖芯重差……一個彈子……」

我不懂開鎖原理,只是知道還要苦撐下去。

氧氣彷彿燒盡了,剩下令人暈迷的灰煙。

我扶著Janet,二人都靠在牆上。

火焰不時燒到皮膚,劇痛傳至大腦,反讓我清醒半秒。

可是,身體至今已達到極點,隨時都會倒下。

「修潔,快啲…….」我扶著Janet,她的臉逐漸由紅轉紫。

而我,也知道自己即將崩潰……

直到此刻,我才知道什麼是絕望……

意識飄忽,身軀不受控制。

諷刺的是,絕望到最後,才會有光芒。

「嚓。」大腦早已隔絕所有任何聲音,唯獨這一刻。

「開左啦!」修潔轉頭,他的聲音喚醒了我。

他拉門,外面的世界呈現眼前。

一陣涼爽的空氣透入訪客中心內,Janet也開眼了。

「若雨,要行…….」我吐出話來。

我們雙雙向前,踏出幾步,就可以離開火焰地獄。

我們每一步,都是無比艱鉅。

「重差少少……」我鼓勵自己。

忽然,已在門外的修潔瞪大眼睛,轉身向我們奔來。

我本能地窒在原地,修潔直接衝來,以渾身力氣,拉走我和Janet,再一把推出訪客中心。

「啊啊啊!!」這把一推,我在外面跌倒。與此同時,訪客中心內傳來巨響。

我回頭一看,竟見一旁的儲物櫃倒向修潔,他以肩膀擋住,神情極度痛苦,甚至可以用扭曲形容。

「修潔!」我大喊。

他拼盡全身氣力,將櫃子推到地上。不過,他的左肩脫臼報廢。

換著是我和Janet的話,應該早就壓死了。

本以為他能活著出來,隨即一條燃燒的木架掉到修潔面前,擋住去路。在修潔反應前,一條火路已經包圍修潔,他必須直接跳過。

「咳咳咳咳!!咳咳!!」修潔蹲下,動不了身體,只能抬頭,看著外面的二人。

「出嚟呀!咳咳!我……咳!」我也沒恢復過來,Janet更是與昏迷無異。

修潔困在裡面,無法逃出。

而我只能白白地看。

不,我不可以。

我重新掌控身體,用力撐起自己,卻又立刻向前傾倒,宛若頻死之人一樣。

這樣的話,我寧願修潔不來救我……

明明就是他先逃出火場……

火焰已經快速蔓延到木門上,修潔已經不可能出來了。

我看著裡面的修潔,單眼發紅,淚水卻從雙目流出。

眼淚,也是靈魂的一部分。

絕望之際,奇蹟卻發生了。

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目睹奇蹟。

一剎間,修潔全身散發白光,比絕望的火焰還要亮,還彷如聖光一樣,驅走身上的火種、包圍的黑煙。

火場內的修潔,也是完全愕然,兩秒後卻微笑起來。

接著,陣陣白色光點從修潔身上散出,像冬天的雪花一樣飄散,像夜晚的螢火一樣閃爍。

修潔盯著自己的雙手,再看看自己的軀體,最後,仰望外面的我。

「吳懿,有緣再見。」修潔逐漸消散:「重有,多謝你。」

內心只有黑暗的人,最後卻化作光芒。

遺憾、絕望、悲痛、無助、傷感,最後也會一一逝去。

修潔全身化成無數光點,終於消失眼前。

剩下,一張牌。

輕盈的卡牌隨風飄逸,卻剛好落在我面前。

我伸出手,撿起任務牌,我卻弄得頭昏腦脹,無法聚焦畫面。

躺在安全的石地上,我靜待熱感散去。

「咳咳……」濃煙的作用一早來了,我必須停下休息。

終於逃出火海了……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雜亂的人聲。

一點熟悉,又一點陌生。

如果有人要殺我,我也無法反抗。

「裡面咁大火!冇可能有活人!」

「唔係!望下嗰邊!兩個人呀!」

「快啲救佢哋!」

「佢哋好似冇知覺……」

對方一男一女,已經來到我旁邊。

「咳咳!」我刻意咳嗽兩下,證明自己依然生存。

也只能這樣了。

「佢哋重生存緊!快啲救佢哋!」

「但係火場裡面重有冇人?」居然問這樣的問題。

「得我哋兩個……」我全身乏力,說話也是勉強。

「任務嘅嘢遲啲先啦!而家救人先!救人!」男人聲線浩大,非常熟悉。

隨後,那個男的直接將我背起,力度非同小可。

另一邊廂,他的同伴也扶起Janet,離開現場。

清新的空氣流入鼻子,讓我再次覺得活著。

解脫了。

我們幸運得到救援……

「咳咳……」

我沒空思考其他事宜,腦海裡只有疲憊、艱苦。

於是,我也合上雙眼。

只想,脫離瘋狂的世界。

只想,回到平凡的生活。

「…」那些人的聲音也逐漸遠去。

終於,靜默下來了。

這場災難,終於結束。

「…」

過了不知多久,我的意識終於歸來。

世界卻依然黑暗。

喚醒我的,是一把聲音。

「阿難,吳懿……」有人在呼喚我。

「醒呀……」她又來了。

我慢慢張開雙眼,刺眼的燈光卻害我退縮。

「醒啦!佢醒啦!吳懿!我知你聽到我講嘢!」若雨喜極——

而泣……

不,我不要眼淚。

我只要笑臉。

「若雨?」我睜大雙眼,她就在我面前。

「重以為你醒唔到……」Janet握著我的右手。

「唔准喊……」我摸著Janet的面龐,抹掉眼淚:「記住,唔好喊。」

「我只會為你而喊……」

「傻嘅……」我笑著回答:「我都冇事。」

我們二人平靜下來,互相對視,再害羞地低頭。

對……我在哪裡?

我環視空間,發現是一間班房。

非常普通的那種,白色外牆,二十來張椅子。

Janet蹲在我身邊,而附近站著一共四個人。

四個人,都是認識的,在不同地方見過。

甚至,交過手。

穿著襯衫牛仔褲的尚義、身穿連身裙的阿玲、外表硬朗的Gloria、滿身肌肉的威哥。

「哈!你終於醒左!」威哥打響頭炮。

「太好啦。」阿玲雙手放在胸口,溫柔地說。

「好彩冇白費心機。」Gloria氣場強勁。

「俾我睇下你。」尚義走到我面前,單手放到我的額頭上:「冇發燒,即係應該冇細菌感染。」

接著,他看向我的雙腳,皮膚有些少潰爛,都是燒傷的後果。

「行唔行到?」他嘗試扶起我。

Janet也幫我站起,數十秒後,我終於感受到自己雙腿,重新掌控自己。

我走動兩步,雖然痛楚非常難受,但基本動作不成問題。

還真是意料之外……

「你昏迷左大約七個鐘,我好擔心你。」Janet說。

「係呀,重以為你唔會醒翻。」阿玲也說。

我居然睡了七個小時......

「點都好啦,我哋救左人!冇白費心機!」威哥舉起大拇指,展笑時露出雪白的牙齒,像牙膏廣告一樣。

「你成個廣告咁做乜嘢。」Gloria挖苦道。

看來,他們各人之間的關係也不錯。

「雖然大致見過,但都簡單介紹先,我係尚義,呢度話事人,之後就係我阿妹尚玲,重有威哥,同埋Gloria。」尚義說話流暢,清晰,腦海中出現「大將風範」一詞。

我還以為尚義的妹妹是Gloria,原來是一早見過的阿玲。

「我今年中六,未讀大學。」阿玲補充。

中六?

「係,係我拖累阿妹,諗住帶佢嚟Kong U補下習。點知一個爆炸,我哋兩個都被迫參加殺人遊戲。」尚義說。

「阿哥,唔好咁講啦。」阿玲體諒對方。

原來如此。

那時Allen、哈比和我搜索Delifrance時,遇見想來幫忙的阿玲。我就覺得,她的年紀不像大學生。

「延伸遊戲嗰度,真係俾你陰死。」Gloria吐槽道。

在槍戰遊戲中,Gloria與尚義同隊,最終他們戰勝。

「哈,佢講下笑咋,唔駛介意。」威哥聲線頗大:「我重記得你都有參加第二場遊戲。見到個情景,真係非常難受。」

他指的是Allen和Alison的犧牲。

說來,一開始看他橫衝直撞,震懾四方,還以為是個麻煩人。後來我才知道,威哥重視原則,為人善良。

「我諗係時候傾下一啲問題。」尚義發話:「場火係點嚟嘅?」

尚義沒有轉彎抹角,果真是務實派。

「我哋俾人害,有人縱火。」Janet不忿回答。

「我同威哥見到訪客中心外面有空左嘅汽油罐。」Gloria附和道。

「知唔知邊個做?」尚義再問。

「唔知。我哋重有兩個同伴,下落不明。」Janet解釋道。

其實,阿熙和哈比也是疑犯……

明明就只有我們知道匿藏地點。

「阿哥,你知唔知道邊度有汽油?」阿玲問。

頗重要的問題。

「唔知,不過既然槍都有,有汽油有咩出奇?」尚義回答。

「都過左去啦!人冇事就好。」威哥說。

「重有另一個重要問題。」Gloria提問:「任務牌,攞出嚟。要確認你哋會唔會係威脅。」

「你可以溫柔少少?或者Nice啲?」威哥反問Gloria。

「不如我講啦。」尚義打斷他們:「其實係咁,呢度四個人,冇一個係接殺人任務。」

全都不是殺人任務?哪有可能?

「我哋肯組隊就係因為呢個原因,所以都請你哋澄清自己,等我哋決定你哋去留。」尚義的說話總帶著一份說服力。

「噢!係呀!」威哥突然拿出一張任務牌:「呢張係你哋嘅。係你……你叫咩呢?吳懿?係你嘅?定你隔離嗰個嘅?」

我摸著自己的褲袋,發現任務牌還在。

難道是Janet?

然而,Janet向我投以奇怪的目光。

「呢張……好奇怪。個內容太奇怪。」Gloria看看我,再盯著威哥手上的任務牌。

我知道情況了。

只有一種可能。

那個黑暗的秘密,就在面前。

我接過任務牌,細讀內容。

事到如今,我只能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