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遊戲,是無限死亡輪迴。

「下一位幸運兒又係邊個呢?」陳上帝隔著電視屏幕,欣賞我們害怕的神情。

「唔好係我呀!」

「求下你啦!!」

「救命呀!」



看著此番情景,我想起遊戲開始前,黃麗松講堂裡的群眾。

無助而驚恐。

「下一個!咦?同我一樣姓喔!叫陳劍清!大家再次俾掌聲鼓勵!」陳上帝宣布。

「呀!!!!!點解係我呀!!!!」附近一人喊道。

我轉過身體,發現是個陌生學生,戴著藍框眼鏡,身形瘦削。



縱然不是認識的同伴,我的內心盡是沉重、悲涼。

然而,遊戲能否因他而完結?

「點解會係我呀?我冇殺人放火,我咩都冇做過,我重想生存落去呀!」劍清不自覺地退後,雙手按著頭顱:「好恐怖呀!!!咩遊戲嚟架!!黐線!!我……我!總之唔
可以死呀!!」

精神早已崩潰,他走到一邊,遠離眾人,口中滿是碎碎念。

同樣的悲劇又要上演了。



這次,由尚義發話。

「我……我知你好痛苦,但係一切已經扭轉唔到。」尚義說道:「只不過,你可以幫助我哋,拯救其他人。」

「唔好同我講咩……我嘅死可以好有意義。我先唔Care呀!!!!」劍清盯著尚義:「我只係唔想死!唔想死呀!!!」

然而,他的結果早已注定。

「我想靜下,我想靜下……」劍清雙目迷離:「唔好騷擾我。」

時間剩下四分鐘,根本沒有遲疑的空間。

「時間唔多,我希望你可以……」尚義逐漸走近。



「唔好理我呀!!!!!我叫左架啦!!!」對方忽然抽出手槍,對準尚義。

現場嘩然。

「咩事!有槍嘅?」威哥喊道。

「阿哥小心呀!!」尚玲也叫道。

尚義意識到危機將近,便緩緩退後。

「你哋個個都好想我死?好想我拯救你哋?」劍清不忿地說:「唔得……我點都唔會跳落去。我個朋友掂過啲白霧,原來係腐蝕性嘅。我唔想咁樣痛死……」

阿熙身在旁邊,盯緊對方的手槍。

劍清的情緒極不穩定,隨時都會攻擊我們。



我們說話,需要極度小心。

「我知……我真係明白,但呢個唔係我哋自私唔自私嘅問題。」尚義露出同情的眼神:「好似頭先個人咁……如果佢肯幫我哋,根本就唔會有下一輪。所以,希望你會睇清
事實,唔好俾悲劇延續。」

「唔明嗰個係你……當一個人必死無疑嘅時候,係唔會考慮其他嘢,因為已經唔重要,一切都毫無意義。」他回答。

眾人逐漸圍在一起,剩下孤立的劍清。

還有三分鐘時間。

要麼延續,要麼結束。

劍清的雙手握緊手槍,卻是抖動得厲害。



這種僵持,讓大家心驚膽顫。

驀然,事情起了變化。

「喂!!你做乜嘢!!!!」劍清向附近一人大喊。

「吓?我冇呀!!我冇呀!!」對方回說。

「你伸手去褲袋做咩呀!!想開槍殺我?」劍清指著那人。

「我根本冇槍……」那人無奈地回答。

「唔好呃我……唔好呃我……」劍清的雙唇正在發抖:「我會開……槍架……」



本以為無關痛癢,誰知劍清忽然開火……

「砰!!!」而且,正對準尚義。

「哥!!!!!!」阿玲大喊。

子彈飛向尚義的眼睛,即將抵達,最後關頭卻在威哥身上停住了。

「啊啊啊!!!!」威哥飛撲到尚義面前,阻擋子彈。

現場各人,包括劍清,都目定口呆。

威哥居然以身相救。

「威哥!!」尚義蹲在地上,察看負傷的威哥。

「我冇事……」威哥強顏歡笑:「我肉多……哈哈……呀!好痛!」

威哥的左腹留著鮮血,染紅地面。

「你做咩開槍呀!」Gloria指著劍清。

「我見到佢伸手去皮……皮帶嗰邊……想攞把槍殺我……」劍清說道。

「你自己黐左線幻覺啦!根本得你一個想殺我哋!」Gloria大罵。

「你……你收聲!!我可以射埋你!!」槍口瞄準手無寸鐵的Gloria。

看此,Gloria只好舉高雙手。

這人已經徹底瘋了。

就在此時,我留意到位於天台角落的阿熙。

他趁亂繞過眾人,來到劍清後方。

似乎是想制伏敵人。

「呀……我啲血呀……」威哥捲縮地上,久久不能站起。

劍清緊緊盯著尚義和Gloria,手指不離扳機。

我走到眾人前方,保護Janet和阿玲。

「你哋唔好理我,唔好理我……」他的理智早已完全消失:「行前一步,我就開火!」

眾人沉默,等待著往後發展。

此時,阿熙已經偷偷來到劍清背後。

下一瞬間,阿熙右腳一掃,踢倒毫無防備的劍清,順勢抓著他的右手,一把搶掉武器。

「啊!!!」劍清應聲倒地。

接著,阿熙毫不猶豫射向地面。

「砰!!!」劍清頓時嚇得魂不守舍。

然後,阿熙再指向他的額頭。

「唔好亂嚟。」阿熙認真地說。

「你!你!」劍清怒髮衝冠,卻不敢反抗。

「你差啲殺左人。」阿熙嚴肅起來。

可是,他的警告只換來短暫的沉默。

「哈哈哈啊哈哈!!!我記得你!!一開始殺人嗰個嘛!!!!你都不過係個賤人嚟!!!」劍清居然大笑起來。

「我嘅嘢,唔關你事。」阿熙回答。

時間剩餘一分鐘。

看樣子,劍清是不會幫助我們了。

「總之……你唔好諗住反抗……」阿熙說。

「哈,反正你遲早都會有報應。」劍清緊握雙拳。

「你唔好逼我,我唔想……」

「既然都必死,咁不如!!!!」劍清快速爬起,直接衝向阿熙!

「砰!!」

然而,絕沒有阿熙的動作快。

劍清失去生命,倒在地上,剛好就在阿周的屍體附近。

又一個……

阿熙丟下手槍,無奈地嘆氣。

「佢殺左人……」尚玲說道。

「唔係佢嘅錯……」尚義回答。

在我和Gloria的扶持下,威哥終於站起了。

「哈哈,我先冇事!樂觀啲睇,我得翻兩個人要救,離任務完成又近左一步。」威哥總是喜歡逞強。

阿熙來到我面前,旁邊幾個陌生人卻立刻退後,遠離殺人兇手。

「唔駛理呢班人。」Gloria不屑道:「佢哋唔明白,係你救左大家。」

「我冇介意過。」阿熙平靜地回答。

此時,電視飛到劍清的屍體上,播出陳上帝的樣子。

「Wow,唔駛我親自處決喔。」陳上帝笑說:「不過,都係要下一輪。」

「重要幾耐……」阿玲不安地低頭。

如此輪迴,到底會如何完結?

難道,這裡將成為所有人的墳墓?

「呢次唔賣關子啦!」陳上帝宣布:「今次!係一位女仔!叫袁煥桐!」

本以為又是其他人,直至看見眼神恍惚的Gloria。

「呢次係我……」她說。

到底,要重複多少次。

阿周、劍清、Gloria……

我感覺絕望越來越近。

「Gloria……居然到你……」威哥強忍痛楚,失去氣力。

這次,Gloria能否結束遊戲?

她跪在地上,抱頭痛哭:「我好唔想死呀!!!!我唔相信呀!!一定有走甩嘅辦法!!」

「唔好意思!冇!哈哈!」陳上帝嬉皮笑臉。

「你個賤人……」

Janet按耐不住,走到陳上帝的樣子前,一腳踢破螢幕。

「碰!!」螢幕落到地上。

「妹妹仔,你唔開心呀?唔甘心呀?我記得你話過會嚟阻止我架喔!哈哈哈!」陳上帝的廣播傳到耳邊。

與此同時,遠處飛來另一個螢幕。

根本無法躲避……

「Gloria……我哋嘅命運,就喺你手上。」尚義無奈地說。

「而家只有你,先可以結束遊戲。」阿熙也道出現實。

然而,Gloria根本心不在焉,只是默默看著冷冰冰的石地。

天空依舊在下雪,眾人的心中都是寒意。

和大部分人一樣,Gloria從沒殺人。

然而,她要面對如此悲慘的命運。

「我好攰……同時個心好痛……重好驚……」Gloria失去既往的剛烈和強勢。

「但係,只有你先可以做到,救曬呢度所有人。」尚義說出此番話,內心想必也非常難受。

「但我都係唔想死呀……我好怕死架!」Gloria淚流滿面,無助地看著我們。

死亡,實在極度可怕。

「我屋企有兩個細佬同一個阿妹,大家都等緊我照顧……」Gloria想擦乾眼淚,眼淚卻反而越來越多。

一切悲傷,都流露出來。

時間只剩三分鐘。

「求下你啦。」

「你得架。」

「大家都會感激你。」

眾人加入對話。

不過,Gloria也沒有聽進耳裡。

「一個就嚟考DSE,一個啱啱中三揀完科,一個重讀緊小學,乜都唔識……」Gloria抬頭,細說往事:「兩個細佬呢……一個數學好好,但係語文重係差少少;另一個就話鍾
意畫畫,鍾意到唔想讀書,我都唔知支持定反對好。至於妹妹呢……好百厭,成日整亂自己間房,又要我執,不過真係好得意,大個左之後一定好靚女……」
她的每一句,都刻入心中。

「我作為家姐,又要讀書,又要搵Part-time。辛苦嘅,但好值得。」Gloria不斷搖頭,淚水沾滿臉頰。

「我唔想講拜拜,我重想見佢哋……」她像是苦苦哀求。

哀求誰?

如今只有一分半鐘。

時間殘酷,命運也殘酷。

「你有決定未……」至今,我已經無法形容阿熙的情緒。

無奈、悲傷、不忍……

可以說,超越了這些。

不,不止阿熙,天台上所有人都是。

「我唔知……我剩係知道自己好想生存。」Gloria回答。

「但……你真係希望個遊戲延續落去?」阿熙再問。

「我做唔到,我太驚,我估唔到自己會咁驚。」Gloria看著自己的雙手:「個感覺,好似身體唔屬於自己一樣,雙腳不受控制。」

她一直跪在地上,宛如無法動彈。

沒有人怪責她。

因為,她只是個受害者。

三十秒。

「我有個願望,就係佢哋三個,都可以愉快咁成長。」Gloria說道:「爸爸媽媽平時都要出去做嘢賺錢,得我一個陪佢哋,希望冇左我之後,佢哋可以互相照顧……」

「一定可以。」我只能這樣說。

「唔……」

「好可惜!夠鐘!」陳上帝宣布:「哎呀,今次少少起伏都冇,悶死!」

說完,廣播傳來一聲巨響。

「砰!!!!!」

Gloria躺在地上,一灘血泊流至頂樓邊緣。

阿周的怨恨、劍清的崩潰、Gloria的眷戀,全都成為過去。

而第四個人,又會是誰?

我不願去想。

「好啦,唔好浪費時間!下一位!」陳上帝歡呼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