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上帝?

控制大地?操控生死?創造一切?

早在北京奧運時,中國政府就向雲層發射導彈,停止降雨,控制天氣……

今時今日醫療科技非常成熟,幾乎任何器官都可更換,整體壽命有增無減……

最近人工智能是一大熱門話題,機器人能學習、談話、工作,就未能獨立思考,克服過後就幾乎完全是人類了……



控制大地、操控生死、創造一切,似乎不止上帝辦到。

那麼,誰才是上帝?

陳上帝的身份是什麼,根本毫不重要。

完全沒有意義。

「解答一啲疑問?」我交叉雙手。



「係呀,哈哈!」陳上帝嬉皮笑臉:「呢個係你嘅專屬福利。」

「點解係我?」我反問。

「因為你係第一個落手殺人嘅。」陳上帝解釋道:「或者咁講,你係咁多人裡面,第一個覺悟嘅。所以呢次見面係一個獎勵,鼓勵你繼續投入殘殺遊戲。」

「而個獎勵係……」

「一條問題。關於呢場殘殺遊戲,你問乜嘢都得。」陳上帝悠哉說著。



一條問題……

也太吝嗇了……

「好好珍惜呀。」陳上帝說。

我反覆思量,考慮著各個因素。

我不會問往後的延伸遊戲內容,因為我大多不會參加。

至於,在哪找到武器,似乎過於無聊,自己尋找就行了。

此時,我想起黃麗松講堂內的場景,一個名叫尚義的人詢問遊戲目的,陳上帝當時沒有回答。

知道遊戲目的,或許就能夠主導方向,改變命運。



「個遊戲目的係咩?」我直截了當。

「果然係呢類問題。」陳上帝微笑:「係篩選,參加遊戲嘅78人都係恐襲後嘅昏迷人士,你完成任務,就可以獲救,你喺遊戲裡面死左,喺現實都會死去。」

「至於殘殺遊戲嘅形式,就係想體現你哋嘅生存意志同埋信念。」

生存意志和信念。

他直接訴諸答案,倒是讓我失去好奇和憧憬。

「嘻嘻,係咪好似若有所失呢?」陳上帝忽然打斷我的沉思:「其實我啱啱老吹咋!哈哈哈!!!」

「咁個真話係咩。」我感到不耐煩。



「前面嗰句篩選係真,至於我點解用殘殺遊戲嘅形式,就係因為有趣!」陳上帝的眼裡充滿興奮。

有趣?

這個答案,更難接受。

「我覺得呢個先係老吹。」我不滿。

「點解咁講?」陳上帝盯著我。

「你搞一場殘殺遊戲,一定抱持住一種意義。」我說。

「你諗得我太神聖。」陳上帝說:「我只不過係想好好欣賞下美妙嘅情節,你哋嘅掙扎。」

「…」我一時不語。



「意義係由人類賦予,你作為一個理性嘅人,應該會明先啱架。」陳上帝歪著頭:「咩宗教意義,道德意義,通通都係由人類本身賦予,但大部分時候只係一啲自作多情,
一廂情願嘅行為。」

「當然啦,你可以好似其他人咁,為遊戲嘅一切賦予意義,你可以話係考驗生存意志、考驗道德信念。」陳上帝繼續說明。

我也想不到,他會回答得如此透徹。

「不過,的確有一樣嘢,我係幫你哋附加左少少意義嘅,就係你哋嘅任務牌。」陳上帝指著我的褲袋。

對,每張任務牌,都是獨一無二。

而我的任務,就是自己的罪孽。

殺死一個嬰兒。



我曾想殺死妹妹,因為我妒忌她。

她得到父母親的寵溺,而我就成為冷落的對象。

這種憎恨,慢慢蠶食著理性。

直到最後一刻,我拿著枕頭,來到她面前,才懂得收手。

喚醒我的,是理智。

我從此明白,情感會使人墮落、崩潰。

「嘻嘻,答問環節完畢,希望你會繼續加油。」陳上帝逐漸化作煙霧:「你自己參透一下,任務嘅意義啦。」

「我已經估到。」我回答:「係人生。」

「果然聰明。」陳上帝帶著歡愉的笑容,消失眼前。

罪孽,不就是人生的一部分?

我盯著任務牌,深深呼出一口氣。

「…」

往後的發展,大概就是不斷掙扎的過程。

此刻,我已經站在天台邊上,俯視腳下的白霧。

「哈!我就唔信!我拭目以待!」我居然惹怒陳上帝。

也許,我的舉動真的一鳴驚人。

「阿熙……」吳懿無奈地看著我。

想來,我一直都有著衝動,告訴吳懿我所知道的一切。

可是,吳懿一直都抱持著強大的信念,堅信這一切都是考驗。

我才不想將其破滅。

就讓他相信下去吧,或者,他的結局會比我好。

他是個好人,徹徹底底的好人。

而我,不過是個顧及大勢的人物。

然而,眼前的十來人把我當上帝看待,個個帶著難以置信的眼神。

就如我當初看待陳上帝一樣,無法理解他的一切。

他們不解,為何我會願意「犧牲」。

很簡單,我從理性角度思考,知道跳下樓就可以換來他們的「救贖」。

原來,扮演上帝是此番滋味。

終於,我跳下大樓,沒入霧中。

還真慶幸,大霧能夠掩蓋我的屍體。

大霧象徵神秘,我埋在霧中,世人或許都當我作神秘的救贖者。

神聖不可侵犯。

對不?

 
(利申,此故事並沒有任何宗教隱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