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emy察覺門外的異樣,馬上轉身:「係邊個!」

然而,一切太遲了。

對方伸出電擊器,碰上Jeremy的肚皮,他立刻渾身顫抖,無法反抗。

「嘻嘻嘻嘻嘻!!!!」那個矮小的傢伙擰笑得可怕。

數秒後,對方放開電擊器,Jeremy也應聲倒地,動彈不得。



「你……你係……」Jeremy可說是奄奄一息。

「我係哈比!哈哈!」哈比一邊微笑,一邊將汽油倒向Jeremy。

「你做咩……」

「玩火。」

下一步,哈比拿出打火機,微弱的火光是房間裡的唯一焦點。



麻煩了。

「呀啊呀呀!!!唔好呀!!!!!」火焰從Jeremy身上蔓延,由身軀到四肢,再到頭部。

「嘻嘻!繼續叫,好爽呀。」哈比居然享受著那些叫聲。

何等變態。

「呀啊!!!!救我呀!!救我呀!!!」Jeremy手腳亂舞,卻無法撲滅炎火。



「睇下你,幾可愛。頭先你好似追緊一個人架喔,而家做左死狗?」哈比歪頭,盯著掙扎的Jeremy。

「我錯啦!!!!救我呀!!!!我係好人嚟架!!!!!!」Jeremy痛苦尖叫。

Jeremy慘成火人,活活被火焰吞噬。

本以為他會就此死去,誰知他的意志非常人能及。

「啊啊啊!!!!!」Jeremy忽然從地上爬起,衝向哈比:「同我填命!!!」

「嗯?」哈比流暢地側身,對方再次撲到地上:「你都係等死啦,傻仔。」

然而,焚燒的Jeremy像喪屍一樣窮追猛打,久久沒有倒下。

還幾乎觸及他……



最後一刻,哈比眼神一轉,索性將對方踢開,Jeremy的後腦撞到桌子角落,一命嗚呼。

Jeremy伏在地上,衣服和皮膚燒成黑色,死狀恐怖。

就如圖書館外的男人一樣。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沒有最瘋狂,只有更瘋狂。

可是,哈比沒有得償所願,Jeremy不是火燒致死的。

「浪費心機。」哈比撿起汽油罐:「唔緊要,大把機會。嘻嘻。」



剛才的過程,我一直匿藏在教員桌後,窺視這一切。

幸好沒有被發現……

本以為哈比會轉身離開,誰知他在門外久久沒有移動,不知目的為何。

「究竟搞乜……」我心想。

過了五分鐘有多,哈比才重新進發。

「唔,另外嗰個應該走左。」哈比終於離去。

原來,是想埋伏。

他也萬萬想不到,我就在Jeremy的現場。



縱然哈比的步伐逐漸遠去,我也不敢隨便冒頭。

恐懼的確累事。

這一等,便是十多分鐘。

那個哈比應該真的走了。

我緩慢地爬起,雙腳酸痛不已,卻有幸撿回小命。

Jeremy的屍體上還有火種,我實在無法想像那種痛楚。

然而,總算去除一個威脅。



我撿回地上的小刀,往外探索。

哈比確實離開了,大樓內寂靜萬分。

我倒是不解,他是從哪裡找到電擊器和大量汽油。

倘若我要完成任務,那麼其中一個可能性便是……

不,現在先顧上自己的傷口。

右腹還在流著鮮血,需要及早治理。

然而,哪裡會有繃帶之類的?

我忍著痛苦,繼續進發,遺下Jeremy的屍體。

走出大門,再次來到冰天雪地,就連呼吸都噴出霧氣。

這時,我想起一些細節。

那個哈比穿著禦寒衣物,卻沒在延伸遊戲見過他。

或許,他是殺死其中一個參加者,然後搶掉東西……

這種瘋子,什麼都會做……

「宣布宣布,參加者只係剩翻五個咋!」陳上帝忽然宣布:「大家一定要加油!」

已經剩五個人了。

而我,是其中一個。

其實,倘如我剛才勇敢一點,或許就可以搶掉電擊器,完成殺人任務。

最無奈的是,人總會害怕。

「喂!你!邊個邊個!」驀然,後方傳來粗曠的聲音。

怎會有點熟悉。

我轉身一看,驚見是個壯漢,樣貌凶神惡煞。

「你係邊個!係咪想殺人!!」對方大喊。

怎會那麼直接。

「唔係!」我也高聲回答。

我記起他是誰了。

在最後一場延伸遊戲,他獻身抵擋子彈,拯救別人的生命。

「咁你做乜嘢!」他還在叫著。倘若哈比在附近,我們就麻煩了。

「我而家……」我遲疑半秒:「搵緊繃帶,我受左傷。」

我也想不到接下來的發展。

「我見到你嘅傷呀!」他說:「我咁啱有繃帶!我俾你呀!!」

威哥拿出自己的物品,拋來給我。

完全沒有猶豫。

「多謝你先……」我感到無奈:「另外我叫劉邦。」

「哈!威哥我一向鍾意幫人!!!」他滿意地大笑。

我總該判斷,他是帶著善意的。

至少暫時而言……

「我個任務係要救人!而家差兩個!」威哥說:「你呢?個任務係咩?」

還真直接。

可是,我才不會直接說要電死一個人,唯有迂迴點。

「我要搵一個周圍放火殺人嘅人。」我說。

「哦?」威哥疑惑。

「冇錯,係任務需要。」我一邊回答,一邊包紮傷口。

「我有個同伴,都俾人放火陷害,好彩走得甩。」威哥回憶道:「而家去左參加最後試煉,都唔知得唔得。」

「你唔去參加?」我問。

「個延伸遊戲都咁恐怖,呢啲試煉一定係陷阱。」威哥說。

也對。

除非到了最後一刻,否則都不會參與挑戰。

「咁你而家打算點?」威哥問我。

「我會自己努力,完成任務。」我回答:「反正一直都係咁。」

「係?你自己一個?」威哥訝異。

「得自己先信得過。」我喃喃自語。

縱使別人幫助我,我也不能全然信任。

看看Jeremy就知道。

然而,就在離開的瞬間,出現了異樣。

「呀啊呀呀啊呀呀阿!!!!!!!救我呀!!!!!!!」另一把聲音充斥空間。

聲音來源頗遠,而且……

彷彿在高處。

「咩聲!」威哥東張西望,卻找不出求救者。

而我,已經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因為,我抬頭看上。

鈕魯詩樓的頂樓,一人單手抓著邊緣,凌空吊著。

順著我的眼神,威哥也知道不妙。

「要幫佢!!」威哥二話不說,往鈕魯詩樓奔去:「劉邦!過嚟幫我啦!」

「…」

我為什麼要跟隨……

威哥見我站在原地,便停下指罵。

「跟我上嚟救人啦!」威哥叫道:「重等咩呀!」

經過Jeremy的事情,我發現對人這種生物,還是避之則吉。

「我唔去啦,你去。」我冷淡回答。

反正可能是陷阱。

「劉邦呀!幫人係唔需要咁多顧慮架!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唔好俾一場遊戲搞到你人唔似人,鬼唔似鬼咁啦!」威哥說。

我留在原地,沉默不語。

「呀!我出發先啦!」威哥放棄爭論。

是去是留?

在互相殘殺的世界,怎會有如此單純的人?

「唉…..」我還是選擇跟上威哥。

我們有權決定,自己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救命呀!!!我唔想跌落去呀!!!!!!」頂樓上的那人還在大喊。

「我嚟緊呀!!!!」威哥推門進入,開始跑上樓梯。

「等埋。」後方的我說。

「劉邦!哈!我都知你有義氣。」威哥喜悅。

跟義氣才沒有關係。

鈕魯詩樓樓高十層,對我來說還有點吃力。

這時我忽然想起一件小事。

十樓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

那裡是校長室。

我總感覺,事情有點古怪。

「呢棟樓咁多是非嘅?啱啱條大橋先有大火嚟。」威哥一邊跑動,一邊吐槽。

寒冬裡的火焰,還是能夠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