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哥全速前進,而我緊接其後。

我有不祥的預感……

威哥氣力驚人,就如鐵人一樣毫無累意。

我卻早已不斷喘氣,到五樓時速度減慢一半。

「跑呀!救人要緊!」威哥大喊。



到我到達六樓時,威哥已經領先兩層,不在視線範圍。

然而,我卻留意到什麼。

原先的五層,都是正常的防煙門,六樓的大門卻是鐵製的……

為何會這樣?

「威哥!你過嚟睇左呢度先啦!」我叫道。



可是,威哥完全聽不見,宛如已經到達天台一樣。

「…」

往內探索,還是查看威哥的狀況?

我陷入兩難,直覺卻告訴我裡面必定有著什麼。

而且,不是簡單的東西。



我下了決定,推開鐵門,進入神秘六樓。

果然,這裡不是我所認識的地方……

六樓溫暖無比,彷如有暖爐一樣,深紅色的燈光就如紫外線一樣,讓皮膚感到炎熱,汗水不自覺地流下。

其次,這裡四周都是汽油罐,一個個瓦色的鐵罐擱在地上,不知目的為何。

除此以外,牆身滿是鐵管,連接著牆邊的不知名機器。

我卻感覺,是生產汽油而用的。

此刻,我彷如置身工廠一樣,四周都是不能碰的危險物品。

哈比能有這麼多汽油,相信就是從這邊偷取。



我早就知道,這裡不是真正的香港大學,只是一個複製品。

陳上帝不但四周擺放武器,還建立其他「設施」,例如糧食供應點、延伸遊戲場地,還有面前的「汽油站」。

我沒有依戀,知道真相後立即繼續跑上,希望找上威哥。

經過休息,我的步伐快了不少,不消半分鐘就到達十樓。

為何不是上天台?

因為,威哥的聲音就在這裡。

「你冇事呀嘛?」威哥就在十樓走廊裡。



難道找到那個求救人了?

剛才,他不是懸掛在天台邊?

我感覺不妙。

然而,我沒有衝進走廊,而是緩慢地推門,減慢步伐,隱藏縱跡。

「嘻嘻嘻。」

我大概知道,這次的對手是誰了。

「你冇事嗎?應下我!」威哥的聲音越趨接近。

轉過彎後,我看見威哥了,此刻他身處校長室內,察看對方傷勢。



另一邊廂,哈比從另一間課室走出,手中是點亮的打火機。

校長室內,滿是光滑的液體……

威哥卻毫不知悉,只顧著那個打至半死的可憐人。

太衝動了。

我二話不說,向哈比衝去,抽出久違的刀子。

「重有人?」哈比警覺我的存在。

就在刀鋒擊中之際,哈比居然微微仰頭,避開攻擊。



下一步,哈比巧妙地轉身,一腳將我踢開半米。

「啊啊!!」我狼狽倒地。

「嘻嘻,睇嚟未打過架,行動太慢。」哈比迅速關掉校長室的玻璃門,正準備點燃門邊的汽油。

「咦?」威哥此時才回過神來。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我雙手緊抱哈比的右腳,將他從校長室門拉開,拖延時間。這一拉,哈比的電擊器從身上掉落,丟到一邊去。

「我嚟緊啦!」同一時間,威哥極速向玻璃門跑去,爭取脫離的機會

一定要阻止哈比……

不過,哈比的反應奇快,居然直接將打火機砸到地上。

一切都太遲了……

火勢順著汽油,蔓延至校長室裡。

「斃!」威哥來不及逃出。

哈比將頑固的我甩開,再猛力踢一腳。

「啊啊!」腹部傳來陣陣痛楚。

「嘻嘻,重有兩個就完成任務,入面人數啱啱好。」哈比笑起來還真恐怖:「你好彩啦,唔駛入去陪佢哋。」

哈比的計劃是先將一人打至半殘,然後逼使對方在頂樓求救,引來威哥注意……

此刻,威哥被困校長室,無情的火焰逐漸湧到威哥面前。

倘若我沒有察覺六樓的異樣,也許是威哥同樣的下場。

然而,哈比就在眼前,我感覺自己不會好到哪裡去。

「劉邦,救我哋呀!」校長室內的威哥無路可逃。

現在麻煩了,一切發生得太快。

「好啦,我就任務完成啦,而家就即管玩下你……劉邦。」哈比歪著頭,對我微笑。

校長室內的二人,我無法拯救。

「啊啊啊!!!」哈比再來一腳,我滾到垃圾桶旁邊。

「生存到而家嘅人,應該都有咁上下先啱架,點解你會咁弱雞?」哈比好奇問我。

「你個賤人……」我不能反駁。

「定係,你有頭到尾都剩係識得避開、匿埋?」哈比緩緩走來:「哈哈,你呢種人,活唔到最後。運氣,係唔會持續到永久嘅。」

隔著玻璃門,我清楚看見眼神絕望的威哥,困在角落,等待死亡……

至於另一個可憐人,早已身葬火海,連叫聲都沒有。

現在,已經沒有後悔的餘地。

每一種選擇,都蘊藏著後果。

命運,是由自己塑造。

「嘻嘻,放心,你唔會咁快死。」哈比再來一腳,阻止我反擊:「至少,等埋入面嗰個死左,我先處決你。」

現在剩下我自己了。

倖存,還是命數已盡?

一直以來,我都選擇與世界隔絕,避開所有人,避開所有事情。

怕事,是我的代名詞。

現實卻始終會找上我……

無可避免。

那麼,就只好全力以赴,成為一刻的主角。

哈比一腳迎來,這次我看準時機,在關鍵一刻抓著哈比的右腳。

「你?」哈比訝異。

我用力一拉,哈比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電擊器就在牆邊,我毫不猶豫,直接衝去撿。

我能否完成任務,就看此舉了。

黑色濃煙遮擋著校長室內的情景,威哥的慘叫聲瀰漫空間。

儘管只是萍水相逢,我卻感到無比憤慨、可惜。

哈比剛剛站起,我就開啟電擊器,直接衝刺。

「咁樣先好玩。」哈比毫不懼怕。

威哥死去,哈比也會隨即獲救,變相我失去最後機會。

因此,要盡快了結。

哈比身形矮小,動作卻流暢而利落,一一避開我的攻勢。

「嘻嘻,得物無所用。」哈比恥笑道:「我估你嘅任務係電死一個人?咁著重部電擊器。」

哈比看穿我了。

「係呀,我咁耐都等唔到呢個機會。」我說。

「嚟呀,陪我玩。」哈比每一個舉動,每一句說話,都預示著我會失敗。

我緊握電擊器,再次衝刺,這次哈比避開的同時,一手抓著我的手臂。

不妙……

哈比反守為攻,將電擊器按到我的胸膛上。

「嗞……嗞嗞!!!」電流散佈全身,猛烈的痛楚讓我幾乎昏闕。

「感覺點呀?哈哈!」哈比不讓我掙扎。

我全身無法動彈,麻痺的感覺不斷衝擊。

「嘻嘻嘻嘻嘻!」

「呀!!救命呀!!」

一個不斷求救,一個瘋狂大笑。

難道,我始終只是個失敗者?

不,我無法接受……

我強忍痛楚,雙眼盯著擰笑的哈比,緩緩傾前,拼盡渾身的力量反抗。

「重有力?」哈比也頓時驚呆了。

我甩開哈比的雙手,先是頭撞,後是電擊。

「你去死!」我大喊。

哈比渾身僵硬,「嗞嗞」的聲音從電擊器散出。

我要讓他感受痛苦的滋味。

此刻,我聽不見一切聲音,眼神裡滿是憤怒。

我要生存,我要活到最後。

然而,就在哈比即將崩潰的瞬間,世界變天了。

「…」

一陣白光將世界包圍,刺眼的光芒讓我不得不放手。

「咩嚟架!!」我大喊。

強光維持十秒之久,才真正結束。

「…」

我打開眼睛,發現世界失去邊際,只有無窮盡的白色。

而眼前站著另一個人。

哈比。

他也不明所以,四處張望。

本想繼續攻擊,卻發現手上的電擊器消失了。

緊接著,我聽見另一把聲音。

「恭喜兩位。雖然尷尬,但都要咁講。」陳上帝開懷地說:「你哋兩個同時完成緊任務。」

同時完成任務?

「你嘅意思係……」我問。

「火場入面嗰個人死得太及時。」陳上帝解釋道:「正常嚟講,由『任務完成』同『真正獲救』之間隔左大約十秒時間,而啱啱如果我唔係出手阻止,你就會死喺佢手
上。」

「哦?」哈比覺得有趣,同時盯緊我:「即係話,我大難不死?」

「咁我嘅任務又點?」我追問。

「以而家嘅情況,你哋兩個都介乎喺完成同未完成之間。」陳上帝說道:「所以,不如就加入額外一個環節,決定你哋兩個邊個成為最後嘅生存者。」

還沒有結束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