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時間,晚上八時。

阿月離開後,我們也從教會的後花園攀爬離開。

在外舉目望天,夜空的月亮還是墨綠色的,它在一切如常的街道上,散發只有我們知道的詭異。

當然,我們還是沒辦法當作沒事發生地各自回家。



「還沒有問她為何月亮變綠了。」我嘆氣說。

不過我問,她也未必會答。

「不過聽她的說法,並不如我們最初的猜想……」藍巧怡安慰說。

「對……如果她的話可信,至少我們並不是在什麼異世界。」我左右兩望,細察街上的行人。

我和藍巧怡都試圖把事情變得稍微令人安心。



我倆沒地方去,暫時還坐在教會的門外。

「話說回頭,我對剛才阿月的說話很有保留。」我說。

「但她說我們的同學已經變成了危險的死人,這不像是假話,的而且確,剛才補習班時,我們的同學是有點怪怪的,下午發生那些不可思議的事,又的確無可推諉。」藍巧怡分析著。

「但與其說這女人想幫助我們,倒不如說她想利用我們……」我說。

藍巧怡忽然站起,我奇怪地問:「妳想去哪?」



「我們先去一去圖書館。」藍巧怡答。

「圖書館?」我疑惑。

「你還記得阿月曾經提個一個詞語嗎?」藍巧怡認真問。

「她說過很多詞語。」我搔搔頭。

藍巧怡搖頭說:「不,有一個特別的詞語!」

我回想,阿月說得最多應該是個「死」字。
一時說我們死了,一時說我們的同學死了,一時說我們會死,更說所有人都會死。

「『原型』。」藍巧怡說。



「『原型』到底是什麼?」我很迷惑。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聽過這個詞語,但我知道網上的資訊未必詳細,我還記得以前去過大興圖書館,經過心理叢書的書架,有一兩本書都有提及『原型』這個詞語,反正我們現在也……」藍巧怡仰望月亮,即使不說一話,我也明白彼此的憂懼,她說:「就去圖書館找找看,或者我們可以了解更加多。」

在這裡行過去,大約十多分鐘吧。

「但圖書館是密封的環境……」我有點擔心:「阿月說過,我們的同學會隨時出現。」

「不用害怕,圖書館的環境也不是『一覽無遺』。」藍巧怡按著我的頭說。

「誰說我害怕?」雖然我當然會害怕,說:「但難道妳就沒有想過……會死嗎?」

藍巧怡聞言一愣,恍然地說:「就是因為怕死,所以才要找出真相……你也說了,阿月什麼也不告訴我們,我們只能自己去尋找。」

「妳說得也是……就好像那時候有勇氣離開課室一樣……」我試圖給自己信心。



藍巧怡說:「當時我根本沒有勇氣離開。」

「但……妳還是離開了。」我說。

「沒有……我是被你拉著走的。」她卻說。

反正結果一樣,我們都離開了。

「好吧!無論如何,我們先去一下圖書館,順道上網搜尋一下關於麥榮安教授是什麼人。」我抖摟精神說。

其實我心裡很擔心仍然困在結界裡的人,希望阿月所說的都是胡言亂語,他們沒有死,更希望救了我們的林依晴最終無恙。

「這就對了,拿出你逃離課室時的勇氣吧!」藍巧怡笑笑說。



可是,當我們來到大興圖書館的門前,卻發現我們都忽略了一個重點……

今天,圖書館已於下午五時關閉。

我看見圖書館閘門下的鎖頭,嘆氣說:「如果這時候……林依晴在這裡就好了……」

「為什麼?」藍巧怡奇怪地問。

「因為林依晴懂得解鎖。」我感慨。

「算吧……但她可能已經死了。」藍巧怡的直言,令我有點哀傷。

「也可能還生存著……」我說。

……



「我的確還生存!」林依晴的聲音。

我聞言一震,立刻回望。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應該很高興,
但……又很害怕。

林依晴就在我們眼前,她身穿校服,展示跟平時碰見朋友一樣的笑容。

在詭譎的月光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