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現在的時間,八時三十分。

「我以前都說過了!我以前經常在爸爸的鋪頭玩,所以也學習了如何幫人開鎖,解鎖。」林依晴邊說邊研究著鐵閘門下的鎖。

「你真的是林依晴嗎?」藍巧怡第三次問了。

「我是真的林依晴啦!」林依晴嘆氣說:「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我跟你們一樣,是鼓起100%勇氣離開課室的!」



林依晴告訴我們,她是繼我們離開課室後離開的,原因就是她保護了我們,所以最後也被大家懷疑她是事件主謀,加上我們班的同學生性凶殘,最後她唯有逼於無奈逃離課室。

整件事聽起來非常合理。

「妳說我們的同學生性凶殘?」藍巧怡皺眉。

「不是嗎?」林依晴歪著頭,理所當然似的。

林依晴短短的反問,終止了這個話題。



不過說到這裡,我也有點慶幸,如果不是我們的同學太橫蠻自私,就不會逼使我們踏出課室的門。

所以說,人都是逼出來的。

「但我可沒有遭遇你們所說的事情,聽起來很驚險。」林依晴說畢,鎖頭已經解開,放在一旁。

「那你有沒有留意到綠……」我說到一半,被藍巧怡即時打斷,說:「你有沒有發現離開學校後有什麼異樣?」

林依晴愣了一下,然後臉色沉重,點點頭,說:「有……」



我倆望著她,她仰望著天,答:「綠色的月亮。」

「除了當我離開課室後,回頭發現課室裡根本空無一人,然後更發現颱風早就離去,我想,最令我感到可怕的就是這個月亮了……我也想……天文台一定會報導這個天文異象,但似乎沒有。」林依晴從袋裡取出手機。

「原來你的手機有上網功能?」我說。

林依晴點點頭,說:「手機是現代人必備品,上網也是!不過我們學校嚴格規定我們不能帶手機上課!」

對了?我們好像忘記問她……

「妳為什麼會過來這裡?雖然我知道你的家就在大興,但我想妳平時應該不會特意來圖書館這裡吧?」我問。

「我本來想去的地方是大興運動場,只是巧合經過這裡。」林依晴語氣自然地說。

「做運動?自己一個?」藍巧怡質疑地問。



林依晴點點頭,說:「怎麼了?不相信嗎?你們還是懷疑我不是林依晴?」

「當然不是啦!」我否認說。

「那麼……」林依晴別個臉,指著已經打開了門的圖書館入口,說:「為何還不進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