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

林依晴。

她為何會在這裡出現?
我從來都不知道她有夜晚做運動的習慣?
我從來都不知道她夜晚會穿著校服做運動。

而且我想不明白……發生了下午的事情,為何她還有這種好心情去做運動。



無論我多麼希望林依晴就是林依晴……

【30】

因為她的確很可疑。

「其實我們又不必一定要進去。」藍巧怡說。

「為什麼?」林依晴微微側頭的表情就像在說「我辛辛苦苦幫你們解鎖現在妳都在說什麼話?」,而實際她是說:「但你們不是說要進去尋找資料嗎?你們又說那個原本追殺你們的女人提及什麼『原型』。」



「但你手機有上網嘛。」藍巧怡簡短回答。

「如果手機可以取代圖書館,圖書館一早倒閉了。」林依晴笑了笑。

「為什麼?」藍巧怡的語氣開始帶點質疑:「妳就那麼想我們進入圖書館裡面嗎?」

我不作聲,但心裡同樣覺得林依晴很可疑。

但是……



林依晴面對藍巧怡不太友善的質疑,沉默了一會,然後說:「因為……因為你們都不相信我……」然後她把手機遞給藍巧怡,語帶失望地說:「我的手機可以上網,圖書館的門亦打開了。」

「林依晴……」我不好意思,因為我知道被懷疑的感覺不好受。

「我回家了。」林依晴就這樣一句,轉身,踏步。

我看著她的背影,一步一步遠去,沒有回望,也沒有停留的打算。

然後,我又想起下午還在課室的時候,所有同學都懷疑我和藍巧怡,只有一位同學相信我……

「喂……林依晴!」我叫住她。

【31】

「你真的信我?」



我點點頭,但藍巧怡表情不悅。

我不知道眼前的林依晴是不是真的林依晴,但是如果她真的是林依晴,就不能夠在這種環境下撇下她一人吧?雖然她本來是來輕鬆做運動的……

嗯……
當日林依晴為我倆冒險,為何我就不能為她冒險?

這時候,我、藍巧怡和林依晴已經走進了圖書館,正如藍巧怡提醒,圖書館並不符合「讓身處者一覽無遺」的空間條件。

環境昏暗,圖書館只有窗外微弱的光線透進來,我們都分頭尋找有關敍述『原型』的書藉。

我在心理學的書架上東張西望。

藍巧怡卻不知走到圖書館的哪一處。



林依晴在我附近正掃視著書架上的書,忽然輕輕叫我:「亦凡……」。

「怎麼了?」我停在一邊,隨手拿起一本弗洛依德翻一翻。

「你知不知道為何我當時會選擇相信你們?」林依晴問,表情平淡。

「因為我不是可疑的人囉!」我笑笑說。

林依晴認真地搖搖頭,說:「三年級的時候,那時候的我在老師眼中是個得頑皮的學生,周圍跑跑跳跳,又沒有記性,經常欠交功課,大人罵我身為女孩子,卻像個野孩子,有時候我會被同學欺負奚落,老師明知道的,但老師不理,我都明白,因為老師覺得我是罪有應得……」

我想起了,想起我最初認識她的時候,正正就是小學三年級,我們放學時在同一隊歸程隊。

對了!我們是同一間小學。



林依晴感嘆說:「但全靠你……我先開始醒覺自己的問題……」

「我?」我很詫異,想起那時候我記得她,只不過因在歸程隊散去時,我經常跟林依晴比拼誰最快到達輕鐵站,我當時就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可能忘記,有一次我跟你比拼走路快,結果我跌倒了,我那時候還以為你會嘲笑我,然後越過我一走了之,誰知你竟然回頭,幫我撿回散落一地的課本。」林依晴感激地說。

「就是這樣?」我好奇。

她從書架中取下一本書,說:「你那時候伸手過來,說了一句。」她翻開手上的書本,又說:「我想跟你做個朋友。」

「我哋握握手,做個好朋友。」

潛藏已久的記憶被忽然喚醒……

的確有過這樣的一幕。



但其實我不太理解自己當時為何會有這樣的舉動,我真的忘記了。

「那時候開始……我就有了朋友。」林依晴翻著手中的書,我瞥見那本書的書名叫《過度活躍症的教與學》。

「謝謝你……」我搔搔頭,說:「謝謝你答應做我的朋友。」

「所以那時候開始,我就決定要努力讀書,然後服用藥物,減輕自己的徵狀。」

「服藥?」我驚訝。

她點點頭,很淡然地說:「小時候的我被診斷有過度活躍症,專注力缺乏,醫生說服藥能夠讓我專心做好一件事。後來,我的成績突飛猛進,還跟你入讀同一間中學。」

雖然我不知道當年我與她成為朋友跟她立志要正視自己的問題然後用功讀書有什麼關係,但我還是衷心佩服她的堅毅。

林依晴合上書,把書放回書架,說:「對了?與其在這裡找書,不如去那間電腦房上網查一查你們所說的資料?」她指一指電腦室,說:「雖然我可以用手機查,但始終覺得用桌上電腦會好些。」

我望去她手指指向的電腦室,小小的房間,沒有窗,只有門,進內的空間必定一覽無遺。

林依晴以無害的眼神詢問我,意下如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