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你……你是誰?藍巧怡在哪裡?」我的語氣應該非常驚恐:「你……你究竟想怎樣?」

可是接下來,我不停地問……

對方都沒有再回話。

冷靜……冷靜下來才能夠知道下一步應該怎樣……



剛才的聲音是誰?好像一群人同時說話,男聲女聲……詭異地一致。

我扔下對講機,心想不能坐以待斃。

我站起來,拿起背包,戴上口罩,打開鐵閘,

才想起我根本不知道藍巧怡的家在哪裡,也不知道該往哪裡找她。

我頹然坐地,抱著頭。



很想哭……

可否,有人代替我去面對世界?

我打開自己手寫的筆記簿,想著……想著……

「記憶……遺傳……」我默念,然後想起它。

它,昨天那本麥榮安著的《記憶的遺傳者》,真的有這樣一本書嗎?
我忽然想,那本書應該不只是用來釋放毒氣,而是真的有這本書的存在!



內心的「直覺」驅使我站起來。

於是,我離開社康大樓,踏出街外,但我發現……不……我看見……四周……

幻覺嗎?

街上……很多蛇……
樹木、花糟、行人路上、路軌上,都佈滿小蛇,蠕動,吐舌。

我左右觀看,行人都對這些可怕的小蛇無動於衷,就好像對天上的十個太陽無動於衷。

一路上,疑感、戒慎、戰競……

我來到大興圖書館。



圖書館門外張貼告示,表示昨晚有人畜意破壞圖書館門鎖,這屬於刑事罪行,事件已交由警方跟進。

圖書館內人不多,我直接前往昨晚藍巧怡待過的位置,雖然我不肯定,但大概是在那邊……

她就在那邊遇見阿月……

沒想到,我要尋找的目標很快出現。
《記憶的遺傳者》,麥榮安著,並不是擺放在心理學的書架上,而是考古學的書架上。

當我伸手觸碰時,一把近距離的聲音令我心猛然一震。

「古亦凡。」

我別個臉,



「盧立峰……?」我下意識往後退一步。

他卻步向我,臉上漾開燦爛的笑容,後面背著一個結他袋。

「我知道你遇上麻煩了。」他善意地說:「我想我可以幫到你。」

我退後,再轉身,發現自己被包圍了。

「古亦凡……」沈在東搔搔頭,一臉無知,無害地說:「一場同學,我們一定幫你。」

我知道……我甚至肯定,他們不是我原本的同學。

我配合地笑了幾聲,然後快速從黑色背包裡取出手槍,直指著盧立峰。



盧立峰歪著頭,保持泰若自如又嘔心的笑容。如果是真正的盧立峰,他才不會有這種反應!

明知結果,我卻扣板。

「去死吧!」我扣板,射下小便式的水柱。

明知如此,我卻愣了半秒,

然後才把手搶全力扔向盧立峰。

他一手接住,然後從他背著的結他袋取出了一把斧頭,

是一把斧頭。

他說:「很久以前,我就最喜歡用這種簡陋的武器了。」



很久以前?

我也立刻從黑色背包裡取出唯一像樣的武器……嗯……只有這個短鐵通,使力一點應該能夠殺死人,然後指著他說:「你……你不是想在這裡殺人吧?那些同學是你殺死的吧?」

「我怎會殺死他們?」盧立峰一口否認。

「這裡是圖書館,你們怎……」話音戛然而止,血濺一地。

因為斧頭已經砍在剛走過來的圖書館女職員的頸項上,有鮮血汨汨流出,盧立峰使力把帶血的斧頭拔回,扭一扭肩,輕描淡寫地說:「這身體平時只顧讀書,缺乏操練,現在的孩子真的可憐。」他晢白的臉已被血濺成魔鬼的妝容。

下一秒,圖書館充斥尖叫聲,混亂的人群走避聲……

至少這一刻,那些路人是正常的,原來他們也有懼怕的反應。

而,我還在原處,盧立峰還在原處。

盧立峰手握斧頭在笑,笑得得狡黠,
我手握鐵通在震,震得很無力。

他斧頭的血一滴滴落下,
我的汗珠一滴滴滑下。

他一步一步慢慢走近,就好像知道眼前的獵物根本無處可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