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突然,
不知從哪裡飛來一本硬皮書砸中沈在東的頭部,
硬皮書落地之際,我也從他側邊擦身逃離。

「快走啊!」說話的人,是藍巧怡。


藍巧怡竟在轉角處等我。



但是,
藍巧怡身旁還有一個人,他是……

「別多問!出去再說!」藍巧怡緊急說。

踏出圖書館,聽見警車鳴笛由遠至近,我們沒有多想,一直向屋邨方向逃跑。

「又有三個少年從圖書館出來了!」
「剛才殺人的不是一個年輕人嗎?」


「要……不要捉住他們?」
「警察快到了!」

我不知自己跑了多久,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劇烈的狂奔,現在我才深刻感受到生死懸於一線的腎上線威力,

一直跑……跑……街上很多蛇……跑……為什麼這麼多蛇……?

我繼續向前跑……直到我們覺得已經沒有人追來……

我們才敢在這看似隱蔽的地方停下來,喘氣。



這裡是大興邨某座的地下角落。

「你們……你們為何在這裡出現?你是……你是沈在南?」我氣吁喘喘地問。

「我是沈在南……」沈在南虎目含淚,哽咽說:「古亦凡……幸好你們沒有死……我現在就只有你們了……」

雖然他看似沒有敵意,但向來掉以輕心都沒有好結局。

「你為什麼在這裡?你……」我退了一步,把藍巧怡從他身邊拉到我身邊,戒慎地說:「你是誰?」

「難怪你會這樣問……」沈在南說:「其實……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他苦笑了幾聲。

他救了我,難道他也是從課室裡成功逃出來的同學?



但我皺眉,想起一件令人難過的事,問:「那麼……你認識剛才要殺我的兩個人嗎?」

「沒有印象,但可以知道。」沈在南說:「我昨晚回到家的時候,立刻翻看一些班照……當然……我也知道剛才那個是我的哥哥。」

「你還未說課室裡發生什麼事。」藍巧怡嚴肅地問。

沈在南搖搖頭,茫然望著自己雙手,說:「你們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殺的……」然後他全身發顫,眼裡盡是驚怖。

「到底……」我問。

「閉眼……開眼……課室裡的同學……全部同學……」沈在南低著頭,渙散地說:「好多血……好多血……成間房都是紅色的……」

「他們死了?為什麼?」我問。

沈在南慢慢抬頭,雙眼佈滿血絲,說:「我……我不知道……你們要信我,真的不是我……」



我和藍巧怡相視一下,估計同樣覺得沈在南有點怪。

「對了?藍巧怡,剛才我們分別後發生什麼事?為什麼你們又會遇上的?」我問,我還未問對講機的事。

「首先要跟你說對不起,因為我看見街上實在太多奇怪的現象,所以我禁不住再次走到圖書館,想找回昨天看見的書,或者會找到一點相關線索。
我沒有事前跟你說,因為不想你擔心,想我應該會速去速回。
原本我是在圖書館附近遇見他的,最初我對他都抱持懷疑……」藍巧怡望向沈在南說:「因為……髮型雖似……但我還不敢肯定他到底是沈在南抑或是沈在東假扮……」

「嗯……」我摸著下巴,打量眼前的沈在南,說:「的確,如果是沈在東,他一定是『喪屍』,如果是沈在南,他就可能是能夠開啟結界的林依晴最後離開課室後的生還者。」我再向藍巧怡催促地問:「那麼妳是怎麼知道他是沈在南而不是沈在東呢?或者他換了個髮型呢?」

是的,他們兩個是孖生兄弟,唯一的分別就是沈在東的是中間分界,沈在南是平蔭的。

「你沒有留意嗎?」藍巧怡指著他的頸,說:「瘀痕。」



「喔!」我恍然大悟,說:「原來是你!」

我想起了昨天我和藍巧怡被眾同學圍攻的混亂情景,那時候原來就是沈在南想用鉛筆插我,幸好藍巧怡及時用椅子砸過去,弄傷他的頸部。

「那時候我砸的,肯定是沈在南。」藍巧怡篤定說。

「對不起……」沈在南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歉意地說:「那時候我實在有點害怕……」

我不打算說什麼原諒的廢話,也不打算罵他發洩不滿,一來不值得,二來他畢竟救了我。

「妳再遇見他之後發生什麼事?」我問。

「後來?後來我跟他一起走進圖書館,本來想找個位子談一談,但卻目睹你跟盧立峰對峙的一幕,那時候我們知道你被包圍了,幸好沒有被他們發現,所以才救到你。」藍巧怡自然道出,但明明中間缺少了一個情節。

「但妳的對講機是被什麼拿走了?」我疑惑地問。



「對講機?」藍巧怡一臉奇怪,邊從袋裡取出一部……

對講機?

她說:「對講機一直都在我的衣袋裡。」完全不像說謊……

但此刻令我感恐怖的不是對講機,
而是那個站在牆壁後面伸出來的影子……

「我……我還有件事……」沈在南雙眼再次透出剛才的恐懼,似乎回憶著可怕的事情,說:「昨天其實……我……」

那個影子的頭部晃啊晃的,還有頭頂蠕動著的東西,如果這是某生物的影子,那可能不是人類所認知的……

「那些同學……那些同學……他們……是……」我低頭望著自己雙手,就好像……他真正恐懼的不是腦裡回憶的畫面,而是,

……自己的雙手。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