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閉……閉上眼啊!」我大叫。

沒有原因的。
就是內心忽然湧起一種可怕的危懼感,驅使我……我閉眼。

同時,彷似本能,我立刻摟著藍巧怡,逼使她跟我一起蹲下低頭。

我無法解釋自己此刻的行為,


但我肯定……非常肯定如果這刻我們不閉眼……

會死。

「亦……凡……怎麼了……?」
「殊~」

一秒、兩秒、三秒……不知多少分鐘,直至到我覺得「影子」離我們遠去,我才敢瞇出一條眼逢。

我確認危機消除了,才緩緩鬆開摟著藍巧怡的手。



我倆蹲著對望。

「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不知道……」

「……」藍巧怡理所當然地非常疑惑。

我駭然想起遺漏了什麼,霍然站起,然後又嚇得退跌地上。



藍巧怡的表情大概跟我一致,非常,非常的驚嚇。

但我們的驚嚇表情加起來,都不及沈在南一人。
如果驚嚇表情分了等級,我們就是八級,而沈在南的表情是一百級的恐怖程度。

臉是鐵青的,全無血色的鐵青。
嘴巴是張大的,張大的程度幾乎扭曲下顎,
雙眼是暴撐的,暴撐的程度幾乎逼出眼球。

但最可怕是……

「為……為什麼……他……」我咽下口水,問:「他是死了嗎?」

我知道沒可能的,因為他是站著的。
但,他彷如石頭一樣文風不動,表情卻停留於驚恐,身體僵硬在一個詭異的走避姿態。



我無法直視他的表情再多數秒,因為很可怕。

如果他真的死了,他可能是被活生生嚇死的,
但如果他真的是死了,他是沒可能維持這種姿態。

「只有死人……才可以完全不眨眼……」藍巧怡聲音顫抖。

只有一個方法,才可以知道他是否死了。

我和藍巧怡相視,彼此的眼裡盡是惶恐。

我鼓起勇氣,戰戰競競地走近他,走近他那張可怕的臉,用手指放在他的鼻孔,嘗試感受他的呼吸。

三秒,我立刻縮手,拉著藍巧怡退離幾米遠,控制不了嘴唇顫抖:「死了……」



藍巧怡聞言一震,說:「怎麼可能……?」

「不要說了!這裡不安全……快走……」我緊張地說。

就這樣,我拉著藍巧怡,她捉緊著我,急步離開這個地方。

【42.5】

我當時只是平凡的中學生。

我知道天空宇宙、海深地極的浩瀚無際,

我們知道世界蘊釀太多未曾探知、不能探知的奧秘……



包括我們人類大腦未開發的10%,甚至更多……

記憶,沒有重量,卻能夠承載恆古洪荒始便存在的一切。

……

我以為,當時我只是一位平凡的中學生。

【42.666】

我們沒有其他藏身之所。

只好回到山景邨那空置的幼兒園裡,
雖然這裡空間大,但被四周的灰牆包圍,
感覺總比外面安全。



不……也安全不了多少……

我瑟縮在暗角,遠離這裡的窗,因為我不想看見外面的十個太陽,和街外恣意行走的小蛇。

藍巧怡坐在我旁,專心一意地看著自己從家中取回來的手機。

「原型……神話……心理學……」藍巧怡凝視手機喃喃自語。

「我想不出這些東西跟我們所遭遇的有什麼關係……」我疲倦地說。

「不……有關係的……至少……關於神話這方面。」藍巧怡思付說。

說什麼?

就是說關於「原型」這個專有名詞,藍巧怡上網詳細查過了,雖然維基百科的不能盡信,但至少給我們一點線索。

不過,那些網上的文字描述的確有點複雜難懂,不同網站的資訊混雜,其實所得的理解也十分零碎……

「原型……是一種人類對於萬物的共通感受方式,並潛藏在人的內心深處裡。」
「神話受到原型的影響……全世界各地有不同的神話,但絕大多數的內容都有一個相同的大架構……」
「因為這些神話的基礎都是受到原型的影響,不論是創造神話的古代人、還是聽著神話的現代人……」
「人的內心世界原本就具備相同的程式……」

「其實我很蠢,我真的不明白。」我頹然地說:「不過我想到對現況唯一的解釋……」

「什麼?」藍巧怡認真地問。

「只有一個解釋……就是我們都中了神經病……」我苦笑著,繼續妄自說:「或許我們精神分裂,不……是人格分裂……所有人都是我們殺的……而且我們有被害妄想症……」我抱著頭說,越說越難過。

這些都是晦氣說話。
我很清楚知道,自己不是精神病,但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精神病。

但再想多一層,精神病的不會知道自己精神病。

藍巧怡完全忽略我的說話,認真地問:「亦凡……你有沒有聽過集體潛意識?」

「我只是初中生……不是心理學家。」我說。

「你看看這個網站……這一段……」藍巧怡把手機遞到我面前。

「在人的潛意識裡,存在著超越人所能體驗的『全人類共通的內心世界』,這就是『集體潛意識』。人類壽命有限,再長不過百年,但我們的內心世界裡,堆積著幾千年、甚至幾萬年人類內心世界的相通『回憶』。換句話,潛意識裡所包含的要素,並非只有當事者個人的記憶和思想而已,還包含了個人體驗和記憶的全人類歷史、觀念、智慧,有如第一代祖先的記憶,透過遺傳因子而代代相傳。」

我呆呆看著發光的手機屏幕,思考著什麼。

「古亦凡……你想到什麼?」藍巧怡望著我問。

「我想到……神話……」我有點頭痛,皺著眉,努力地說:「綠色的月亮……十個太陽……還有蛇……這些好像都是從古代流傳下來的神話故事,難道有關係嗎?」

藍巧怡點點頭,說:「我都在想著這些東西的關係……」

「十個太陽是中秋節的傳說。」我歪著頭說:「那個嫦娥的丈夫把九個太陽射下來……其實那十個太陽就是太陽女神的兒子。」

藍巧怡截住我的話,說:「除了是中國古代的傳說外,其實西方亦有很多關於太陽的神話,都是把太陽當作成某女神的兒子。」

「但人類把太陽供奉為神並不稀奇,畢竟有太陽才有生命。」我說:「這是古代人正路的思維。」

太陽和月亮我沒有興趣聽太多,但我想知道的是……蛇……

不知為何,想到這個字,我內心就會不寒而慄,感到危險。
為什麼?我很想知道……

「至於關於蛇……蛇幾乎是所有中國、西方都有牠的傳說,而且通常跟創世有關。例如聖經裡面說蛇是惡魔,在創世紀時代引誘人類犯罪。但在中國古代神話裡,蛇是吉祥物,創世的女媧也是女首蛇身的。關於蛇的傳說……真的很多……希臘神話中有美杜沙……」

「美杜沙?」我心一凜,說:「那個滿頭都是蛇的女人嗎?」

「纏著龍鳞的頭,像野豬一般的獠牙,青銅的手爪,金色的翅膀。任何直望美杜莎雙眼的人都會變成石像……」藍巧怡讀出維基百科上對美杜莎的描述。

我吸一口氣,因為她的畫像真的很可怕。

「古亦凡……其實我在想……會不會……」

「不!但神話都是假的啦,都是古代作家所寫的故事書,又沒有科學根據。」我知道藍巧想說什麼。

「我說,如果……如果我們擁有『集體潛意識』,擁有祖先給我們遺下來的記憶……」藍巧怡說。

「這太荒謬……」我打斷說:「難道妳想說以前真的有十個太陽?」

她所說的,全都顛覆著人類對世界的認知,對神話來源的理解。

靜了片刻……

可是,我卻聽見從閘門外的偏僻走廊傳出一踏一踏的腳步聲,

腳步聲在冷清的幼兒園內迴盪……

由遠至近……

腳步聲戛然而止。

然後,我們又聽見……

抓刮鐵閘門的尖銳之音,彷彿由上而下、由左至右……一下一下……緩慢地刺入耳膜……

毛骨悚然的感覺,令我倆彼此靠近。

如果,我說如果鐵閘外面真的有什麼東西想透過抓刮破門進來,那個一定不會是擁有正常思考的人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