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空盪盪的破廢幼兒園……
緊閉的鐵閘大門……
不尋常的抓刮之聲……

恐懼籠罩……

但除了等待外面的東西自行離去,別無其他的想法。



在處於緊張戒慎之際,藍巧怡握在手中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是誰?」我緊張地問。
「不知道……」藍巧怡手機屏幕顯示的是一組未知的電話號碼。

7888 9993

藍巧怡望向我,以眼神詢問我的意見。
我點點頭,示意即管接聽。



藍巧怡把手機調教擴音,接聽。

「喂?」藍巧怡。

「喂?藍巧怡?真的是妳嗎?太好了!終於找到妳的電話!我真的試了很多個電話號碼!」男人的聲音。

「麥教授?」我一句就認出。

「古亦凡,你也在嗎?」麥教授的語氣透出欣喜。



「你逃了出來嗎?你在哪?到底昨天發生什麼事?你跟我原原本本好好地解釋!」我激動說,但仍然壓低聲線,深怕觸動遠處鐵閘門外的東西。

「怎麼了?聽你壓低聲音的語氣,是不是有什麼危險嗎?」麥教授聰明地說。

無論如何,在恐慌的極點、非常不知所措的時候,每個正常成年人的說話聽起來都十分可靠。

所以,我決定把昨晚麥教授跟我通完電話後所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他。

我以谷阿莫的描述語速在五分鐘內講述完畢。

另一邊,鐵閘外的抓刮聲音,聽起來越發尖銳狠勁,好像要把鐵閘門直接刺穿抓開。

「聽好了!古亦凡。你們目前的情況很危險!」

我知道我知道!



「你們要盡快!盡快離開!」

「你說什麼啊?我該怎樣離開啊?」我很亂。

「凡……凡……」藍巧怡捉緊我,她顫慄的眼珠子盯著我右邊看。

我眼睛慢慢轉到右邊……

右邊,緊閉的窗外,數十條看不見尾部的小蛇不知從那裡作為起點凌空延伸過來,有些卻貼在窗邊蜿蜓,數十對圓圓的血色蛇眼緊盯著我們,修長的眼瞳彷彿反映著我們的驚惶。

「快!快離開!你們沒有後門嗎?」麥教授催促。

倏然,數十條蛇一同以蛇腹吸吮在玻璃窗面,蠕動,壓逼,蠕動,壓逼……



「後門都鎖了!」我急答。

「那麼有沒有什麼工具可以破門走?」

蠕動……壓逼……蠕動……壓逼……

「工……工具……我只有鐵通……就只有鐵通……」我慌張說。

呲呲呲……的聲音……
且伴隨閘門外刺耳的抓刮聲……

「你們還有什麼還有什麼啊?」麥教授焦急。

壓逼……蠕動……壓逼……蠕動……
終於,玻璃窗開始出現一道裂逢。



【44】

「還有什麼?我……還有什麼…………漂白水……清潔劑……」我焦急:「還有……還有……米酒……」

「這些看似沒用的東西是誰給你的?」麥教授問。

「這時候問這些……?」我走音地說。

「袁越月嗎?」麥教授問。

「就是你的助手圓圓圓啦!」我大喊。

「對了!就用那枝米酒!」



「米酒?」我愣住。
「米酒。」對方堅定。
「米酒……」我思考。

「這米酒含高濃度酒精,有刺激性氣味,把酒精撥過去那些蛇身上吧!應該會有點效的。」麥教授冷靜地說。

原來如此……但……為何……
不!現在不是想為何的時候!

裂逢在玻璃窗上極速生長蔓延,
終於,
一秒後,
玻璃到達可承受的臨界點!

碎片,在眼前散落了一地……

十多條黑蛇同時張口,向我們發出震懾的嘶鳴。

我踏前擋在藍巧怡的前面,我把米酒瓶緊握在手,扭開樽蓋,然後一手撥過去!

果然,黑蛇被灑酒後,頓時退回窗外,牠們的眼神彷彿存在人性,懷恨又畏縮。

我舉起米酒,向牠們踏前一步,牠們便縮回退去,消失在窗外某個轉角處。

同時,鐵閘外的抓刮聲也消失於耳。

「怎麼了?你們死了沒有?」只剩下麥教授的聲音。

藍巧怡依然握著手機,但整個人都嚇傻了,慢慢才回復過來,緩緩地說:「對不起,我沒事……」

「對……應……應該沒事了!」我說,對麥教授說,也是對藍巧怡說。

「好吧!我告訴你們!你們的危機還未解除,但對你們來說,無論你們躲到那裡,都是不安全的。因為你們剛才遇見的怪物……」

「等等!這是什麼怪物?」我急著說。

「我告訴你,世界將會越來越多這些怪物……」麥教授語氣嚴肅。

「怎麼會有這些怪物出現?」我問。

「古亦凡,你知不知這為什麼天上會出現十個太陽,為什麼街上都是蛇?」麥教授問。

「幻覺……」我不假思索。

「這不是幻覺,是真真實實存在的。」他認認真真地說。

「到底……?」我問。

「太陽……誘發他們潛在的基因,觸發遠古的意識,意識一旦改變,力量甚至會改變人類的體質。」麥教授說:「外面的人……不!我意思是全世界的人都開始逐漸發生異變……」

我遠望著已經破碎的玻璃窗外,遠望著「異變世界」的天空。

「那麼……我們該往哪裡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