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砰!砰!砰!

男人聞聲後極為緊張,立刻跑往樓梯,小心翼翼地探頭望向下層。

「牠們是不是要破閘……?」我緊張問。

女人慌張,本能地掩護她三個兒子,說:「老公……怎麼辦?」



砰!

「用繩索離開吧!」我建議。

「不能!外面太危險!」男人嚴嚴說道。

砰!

我皺眉,難道待在這裡就安全嗎?



男人極慎重地對著女人說:「帶我們的兒子和這個少年到那邊的暗房,除非確定安全,否則不可以出來!知道嗎?」

女人雙目含淚,憂懼地問:「你想做什麼?」

砰!

「答應我,保護好孩子。」男人雙手搭在女人的肩,猶如臨終的托付。

這種情景……似層相識……
不在前世,而在今生……



「不可以!」我應該是激動,所以拉著男人的手,說:「你想丟下你的老婆和孩子嗎?」

砰!

男人甩開我的手,說:「雖然我不能完全相信你……但……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下面的怪物以這種撞擊,很快就會破閘……沒有時間了……」他望向他的老婆、他的兒子,虎目噙淚,說:「你們要活下去,我愛你們。」

女人摀著嘴巴,眼淚不住。

「爸爸……爸……」同樣泣不成聲的兩個男生想衝往這個爸爸那裡,想阻止他,想攬住他,卻被那較年長生得像阿呆的少年兩手拉著後面的衣領,說:「快躲進那邊。」

這個阿呆,臉上有兩行眼淚。我知道,他是一位堅強的人。
雖然生得像阿呆,卻很有作為哥哥的風範。

砰!



「快!」男人喝道。

於是,女人推著我和男孩進到暗房間,房間非常狹小,其實不能稱為房間,根本如同多啦A夢在大雄房間裡的衣櫃。

我和女人和她三個孩子擠身在一個像衣櫃的房間裡,而且很黑。

屏息,靜待。

我聽見最小的男孩喘泣的聲音,然後女人輕聲警告:「殊~不要作聲。」

果然他沒有聲音了,但在黑暗裡,我還是瞥見小男孩的淚光,強忍一切。

砰!



這是最後的一聲撞擊,之後有好幾分鐘,我們都聽不見樓下的聲音。

難道男人解決了下面的怪物?
不……不會……

「是……不是……」那最小的男孩再度開聲,我立刻捂著他的嘴巴,超輕聲說:「有人正在上來。」

「是什麼人?」女人輕聲問。

我搖搖頭,說:「但我聽到腳步聲……」

「聽好了……」太黑了,我看不見女人的眼神,如果我看得見,那一定是一雙非常非常勇敢而堅定的眼神,她說:「你們以後要好好相處……不要再吵架……」

「少年,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拜託你了,我去引開他們,求你不要讓我的孩子跟我一起做傻事。」女人說畢,便打開門衝出房間……



三位男生即時想跟著女人衝出去,想阻止她……

但我瞬即關上門,轉身阻擋門口,然後我一隻手指豎在唇邊,示意安靜……

請安靜……

請忍耐……

阿翔和那最小的男孩瞪著我,唯有阿呆明白……明白局勢。

過了很久,外面再沒有聲音,連腳步聲都沒有,看來剛才的腳步聲真的不是屬於那個男人,如果是男人回來的話,女人早就回來了。

……

但現在都沒有聲音,更證明一件事……



女人真的引開了剛才即將上來的怪物。

但,這並不代表現在已經安全。

那麼,何時才為之安全?
一小時?兩小時?等天光……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會是現在……

只是我沒想到……

叩叩叩……

只是一門之隔的敲叩聲,
讓我感到一陣凜冽的寒意。

叩叩叩……

如果是那男人或那女人,他們會直接用說話叫我開門……

如果是怪物,牠會直接推開門……

叩叩叩……

絕對不會是這種從容不逼的叩門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