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於是,我拉開鐵閘一半,探頭視察,確定外面沒有危險,我們便彎身步出。

雖然那地方就在對面,可是鐵閘鎖上,而且被貼上警察封條,我們只好衝上平台,在那地方的天窗爬下去。

「跳下去嗎?很高……」阿B說。

「我有繩索。」我拿出昨日引警下去的繩索,以同樣的方式綁在兩端,說:「小心下去……我昨晚在這裡用清潔劑同漂白水製過毒氣,但現在應該安全。」



我們身手敏捷,所以安全落地。

環顧四周,都是火燒的痕跡,一片頹垣,但昨晚燒焦的怪物屍體已經被搬走了。

我又想起梁sir昨晚所說,世界所有部門都會如常運作,街上的屍體會有衛生署的人來收取。換句話,怪物們有意識,有組識,甚至高效率……

再想,若根據梁sir當時跟我的對答交流,牠們甚至沒有失憶。
但牠們絕對是缺少了一份在今生原有的情感,包括對人的情感,卻多了一種彷彿穿越過地獄的怨恨和幽深的思維。

但那些全身佈滿鱗片的怪物又是不同的,牠們全無意識,到底牠們又是來自哪裡呢?我看不像是……原本的人類……



……

希望在這裡不要碰見牠們,哪一種都不好!

我謹慎地步入右邊的辦公室,地上一片文儀用品的殘骸,全部檯椅都被燒毀破爛。

「似乎沒有可吃的東西!」阿翔說。

「不要緊……我們可以看看這裡有沒有廚房的地方,又看看有沒有剩餘的食物。」我說。



「我跟阿B去吧!你們再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用的物資。」阿翔說。

辦公室,剩下我和阿發。

「這裡似乎沒有什麼可用的物資……」我檢視每一張焦黑破爛的辦公桌。

「阿凡……」

阿發叫我,我回頭望去,只見他一臉凝重。

「阿凡……我說如果……如果……我們……」阿發支吾以對,吞吞吐吐,令我好不耐煩。

「說吧!」我邊說邊拾起一塊燒焦的爛鐵,端詳後便扔到一邊,這原本該是一部IPad。



「如果我們成為你的敵人,可否……」阿發似乎猶疑該怎樣說:「可否放過我兩個弟弟?」

我皺起眉。

我們怎會成為敵人?

「不……」阿發緊張,笑笑說:「我只是說如果,你都知道……這世界出現了變化,今天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我只是說如果……」阿發再認真地說:「如果……」

「放心,我真的不是那些隨意就可以殺人的人……」我說:「你看見我昨晚殺那蛇怪,都是因為自保……而且……牠已經不是人類,嚴格而言,我沒有殺人。」我說謊,因為我已經殺了大哥哥,正如人所說,我的雙手沾了鮮血。

阿發點點頭,說:「總之,你可以殺我,但……請你放過我的弟弟。」

「好!但你也要應承我!」我說。

阿發認真地聽我說:「如果我對你構成威脅,你都可以殺死我,但絕不可以拿我身邊的人威脅我。」



「誰是你身邊的人?」阿發問。

「我嫲嫲,我世上就只剩下她一個親人了。」我心情低落地說:「還有……一個女孩,她是我的同學……名叫依瑞……」

我……

「妳同學的名字……?」

我……在說什麼?

「很奇怪,她是少數民族嗎?還是外國人?」阿發問。

「不,我說錯了,她的名字叫……」我努力回想,憶記……終於……出來了……說:「藍巧怡。」



阿發先是一愣,一秒又若無其事說:「這兩個名字相差甚遠,為何你會說錯?」

「我不知道。」我聳聳肩,再一次望向四周,說:「看來,這裡不會有可用的物品,但居然給我找到一張燒剩一半的外賣紙。」我撿起地上的爛紙,想起之前叫外賣的念頭,笑說:「但沒用,這裡沒有電……」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我倆同時一愕。

鈴鈴鈴……鈴鈴鈴……

聲音來自那房門後。
已有 0 人追稿